28.1 C
Hong Kong
16/10/2019 (Wednesday)

Tag: 聯儲局

聯邦儲備利率(Fed Fund Rate,FFR),為美國各銀行間互相借貸其放在聯儲局的儲備時,所要支付(或收取)嘅利率
聯儲局今年內無法加到息,已經慢慢成為市場人士主流看法。而聯儲局亦因此要繼續其向大眾解釋,為何基準利率需要維持在0-0.25厘水平這麼長時間。 今次同大家一齊讀的是三藩市聯儲銀行發表的Economic Letter,題為《Why So Slow?》,內容正是以自然利率(Natural Rate of Interest)來解釋,為何聯儲局可遲遲不加息。
聯儲局暫不加息,除了令投資市場更多不確定性,亦令到我這類經濟記者多些話題同大家分...
經濟學上有關失業率及通脹關係的理論中,有一相當技術性的名詞NAIRU, 全名為N...
聯儲局所謂的「加息」實際只是定下一個較高的Fed Fund Rate,然後用貨幣政策工具調整銀行體系內的銀行儲備量,引導市場力量令Fed Fund Rate走近聯儲局定下的目標水平。但這些貨幣政策需要一位執行者管理,這個角色在聯儲局系統內,是由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的公開市場交易台(俗稱The Desk)處理,而Simon Potter正是這The Desk的管理者。
在海嘯前聯儲局只需進行OMO(即出售國債)就可減少儲備供應,製造加息壓力,但在現時儲備極多的環境,聯儲局無可能可向銀行收回這海量儲備,亦即是OMO將大有機會失效。調升IOER有用嗎?這裹IOER陷入一個困境。在正常的貨幣政策環境,IOER上升會令「市面上可借」的儲備減少,銀行要借入儲備周轉,就只好提價以吸引其他銀行借出儲備。
美國聯儲局的議息會議後調高基準利率,但要成功加息其實有不少技術問題要解決。而技術問題的成因,正是QE令聯儲局資產負債表過大及銀行儲備過多。
NYT的經濟記者Neil Irwin寫了篇相當有趣的文章,討論一個相傳已久的說法...
之前同大家在《加息其實唔易-簡談聯儲局利率調控工具》一文中,談及過聯儲局在後Q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