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話你知,美國加息路線圖會係點!

IMF發表新一份Global Financial Stability Report 的第一章,這次的內容包括全球金融風險的轉變及預估美國退市路線等,內容明顯較上星期公布的第二及三章更精彩。 先來簡單概述今年的全球的金融風險與上年如何不同。從圖一可見,IMF認為今年在「新興市場風險」中明顯較去年為高,原因是美國正在退市週期當中,這些市場流動性將收緊,同時外圍經濟會變得波動,這都會影響新興市場。 另一方面,在「信貨風險」及「貨幣與金融風險」兩方面,今年的情況就較去年為好。前者是因為全球的銀行體系都得到一定的強化,特別是歐元區銀行的資本水平明顯提高,並可從歐元區銀行的Price-to-Book Ratio及Credit Default Swap的息差下降見其情況有好轉。而「貨幣與金融風險」方面,隨著美國退市貨幣政策出台,全球信貨水平將會收緊,但IMF相信各國的金融市場仍能因為美國經濟復蘇而保持強韌的表現。 整體而言,宏觀經濟風險會與去年持平。 ----------- 另外,各主要先進國內的金融機構的負債有明顯好轉,從下圖可見希臘、愛爾蘭、英國及美國金融機械之負債極大幅減少。外債方面就以英國的表現,減債幅度達該國GDP的1.67倍! --------------- 而大家最關心的美國加息時間表,IMF估計以基準假設推算,將會於2015年第二季正式加息!(見下圖) 但IMF都有提供兩個Alternative Scenario,一是退市不順利情況,二是推遲退市情況,前者是預算退市期間出現高於預期的通脹、而同時因為市場擔心金融穩定性,而令利率在預估加息時間前抽高,這樣加息會在2015年第二季前發生!後者的情況是指上述的情況令美國經濟重陷衰退,迫使聯儲局要暫緩退市,這樣加息可能便要等到2016年次季! 而IMF報告又預視加息將對全球經濟有顯着影響,其中要注意的是美國的Term Premiums!研究顯示當美國的Term Premiums增加,將會顯着推高其他國家的長債息率,打擊其他經濟體的增長。 Term Premiums是指投資持較長年期的債項所要求的回報,而目前正受QE所壓,退市勢令其抽升,研究指美國Term Premium上升會令其他先進國的Term Premium跟隨上升(見圖,如美國的上升1點厘,英國的大約會跟隨上升0.45-0.65厘),這將令全球長債息率抽升,減低全球投資需求及投資者的風險胃納。 近年美國企業大量發債,且債務質素漸差,令加息的影響加強。又加上近年投資者多以ETF及Mutual Fund等投資企債市場,這往往令加息走資時,出現整體市場流動問題的機會更大! 由此可見美國退市的潛在危機不細的!!     報告來自IMF: http://www.imf.org/external/pubs/ft/gfsr/index.htm  

諾獎得主R.Shiller: 未來幾年都唔會有衰退

點解未來幾年都唔似會有衰退?R.Shiller係呢條Tweet帶我地去睇一個圖: Furman's blog chart 4 of hours worked in manuf suggests, with new record high of 42, no recession for years to come. http://t.co/KYGH2dwwnj — Robert J Shiller (@RobertJShiller) April 8, 2014 以下便是最重要的一個圖,圖中可見每次衰退出現,美國工人每週平均工時都會大跌(見下圖灰色區域),但現在平均每週工時升至42小時,係68年來新高。咁個理論簡單來說,就係如果真係衰退,就唔會咁多野做啦! :O) Source:Business Insider 

IMF為香港把脈 :內地經濟是重要風險因素

IMF代表團發表對香港經濟的總結報告明確指出,內地經濟放慢會成為本港增長的憂慮因素: 香港屬小規模開放型經濟體系,容易受全球發展影響。美國有秩序地退出非常規貨幣政策,雖收緊本地 的資金流動性,但美國經濟轉好的利好因素可抵銷其負面影響。 然而,退市措施若加劇資本流向及金融市場波動,或會帶來顯著的負面影響。香港與內地更緊密融合,同時帶來機遇及下行風險。 內地經濟成功轉型,雖然短期內可能會拖慢增長步伐,中長期而言卻可帶來重大益處。但內地若出現不利情況,或會打擊經濟信 心,並透過貿易及金融渠道對香港造成負面影響。香港主要的本地風險來自物業價格失序調整,而觸發經濟活動、銀行貸款、家 庭資產負債與物業市場之間的惡性循環。 而報告又指,本港與內地的金融系統的連系相當緊密,為重要風險: 內地相關的貸款–自 2010 年以來銀行體系的信貸水平一 直迅速增長,主要由於內地相關貸款上升。近年銀行向内地非銀行類客戶提供的貸款和有關風險承擔顯著增加,以廣義計算佔銀行體系總資產的比例上升至 19%。這包括借予內地企業在香港的關聯機構在香港以外(包括內地及其他地區)使用的貸款、香港銀行在內地的附屬公司所借出的貸款,以及香港銀行借予海外公司在內地使用的貸款。隨著內地和香港日益融合,金融聯繫持續深化,當局須密切注視相關的風險, 並與內地監管機構維持緊密合作。 當然IMF講的「與內地監管機構維持緊密合作」,唔是指看內地「唯命是從」,而是加緊監管! 報告亦講到最多港人關心的樓市: 物業市場政策–長遠解決住屋問題的關鍵在於確保市場有足夠 供應。因此我們歡迎當局最近公布計劃增加房屋(包括公營房屋單 位)供應,此措施有助解決不均的問題。然而,這項措施需時,因此目前在市場上升周期實施逆周期審慎監管及財政對策,有助促 進市場有秩序的調整,以及維持金融穩定。當局退出逆周期審慎 監管措施應視乎宏觀金融體系風險退減的程度。財政措施(印花稅) 亦可因應市場正常化的步伐逐步撤銷,一旦市況急速調整則可加快撤銷步伐。 印花稅可在適用時撤,這又會給大造文章的了。 :o) 而對聯匯制度,IMF報告就一槌定音: 匯率–聯繫匯率制度是最適合香港的匯率制度。經過三十年來 建立的公信力,聯匯制度是一個透明而有效的機制。配合穩健而 主動的金融監管和規管、審慎理財以及靈活的市場,聯繫匯率制 度一直行之有效,使香港成功應對不斷轉變的全球環境。代表團 工作人員認為香港對外收支狀況與其本身中期基本因素及可取的 施政框架大致相符。 (引文內的Bold字體為作者所加)

歐洲經濟也見《必要的沉默》?

上週四(4月3日)歐央行議息,決定「保持沉默」,不減息亦不做量寬,令市場再次大失所望。 市場擔心的是歐元區經濟會重現通縮,令經濟就算不再次衰退亦會出現停滯。以3月分的歐元區通脹率只有0.5%(按年),不單低於上月與及市場預期,更是2009年11月來最低。 個別國家(特別是經濟衰退最嚴重的一群)如希臘、塞浦路斯都出現通縮,就算是經已見好轉的西班牙及愛爾蘭都只有接近零的通脹。更不要說通脹距離歐洲央行的目標2%,甚至跟所謂「危險界線」的1%也有距離。 而在實體經濟層面上,該區域目前只有0.2%的季度增長,說不上完全的經濟復蘇。結果連IMF都出口,指歐元區會見「Low-flation」的情況,及應考慮減息。故歐央行這時候出手,其實完全符合預期。   但,他們決定保持沉默。 當然話佢「沉默」只是說其行動上,話語上其實不然。在議息會議後,歐央行行長Mario Draghi不斷出口維護其決定。他先指出「沉默的必要,因為他認為目前通脹低是受能源及食品價格過低影響、又預計通脹會由4月回升、更直言2016年的通脹預期接近2%目標,所以不行動有理。之後,佢更「出口術」指「議息會議中其實討論過推QE」、「QE 仍是我們會考慮的工具」等等。 ------- 寫到這裹,我想說一說歐央行這一串的行為如何完全體現了「必要的沉點」信奉者的行為心理。 的確,沉默不行動有時是有理由的,但更多時候所謂的理由其實是自欺的,更甚者是背後其實往往有「說不出口」的原由。歐央行不減息合理嗎?要對明顯的通縮風險,而經濟毫無過熱時,減息的害處不多。如果經濟真的隨減息而過熱,立時加息應能將經濟受控,但反而行動過遲大有機會將一眾正有復蘇的國家推回困境。 當然,你可以說行動的成本不非,有副作用,所以沉默是金。我同意的,QE是有其見顯的副作用的(可見這)。問題是,你又為何要說「QE 仍是我們會考慮的工具」之流的話?這行為背後的心理,不像是「其實我知道『行動』好過沉默,不過我真係做唔到呢….」 誠言,如過沉默真的是必要,又何需寫一篇數百字的文章去解釋呢?如果減息真是較差的選擇,又何需告訴我你考慮過呢? 還是事實上在行動與沉默之間,你明白前者可能是更好的選擇,但你因為怕,怕承受不起行動的成本,故決定沉默,令自己「心安理得」。到問題來到門前,就跟自己說事情無可避免的,這件事的成因好多,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釋清楚云云。 早有金融海嘯初期,歐央行面對快將來到的危機,它決定加息,因為控制通脹是其「本份」,而所謂的經濟危機「都未出現,我地都係安守本份好些。」結果,歐元區花了四年仍未完全解決到。 行動有成本,沉默無咩?   ------- Extended Reading: The Euro Zone Economy Is Feeling Frost In The Spring 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euro-zone-economy-feels-spring-frost-2014-4#ixzz2yCGnKEw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