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即係Quantitative Easing 嘅簡稱,中文就譯作量化寬鬆(量寬)。 自金融海嘯後, 多個央行減息去到零息下限,即係名義利率唔可以低過零太多,否則會迫使銀行同居民持有現金,令貨幣政策傳遞失效。所以央行改用利率之外嘅工具黎調控經濟,而QE就係其中之一。

聯儲局前主席Ben Bernanke 係2002年提出嘅框架,當短期國債利率(不一定是國債,因為概念上應是短期零風險利率)跌至零息下限時,央行可以改以購買較長期嘅國債(當時的提議是兩年期內的國債),試圖壓低中期長期債券利率,將整條孳息曲綫壓平。

係金融海嘯後嘅實際操作入面,央行就會向銀行購入國債(亦可能是其他資產,包括按揭抵押債券、企債甚至ETF及股票等),而同一時間就向銀行發行新嘅銀行儲備(Reserve)黎找數。呢锢運作過程同一般嘅公開市場操作(OMO)相似,唔同嘅係央行所購買嘅資產唔再係短期國債(準確點應該說是短期票據),而係較長年期的國債及其他私人市場金融工具。

壓低長債息率,因為長債利率入面包含「流動性溢價」(Liquidity Premium)及「年期溢價」(Term Premium)等溢價。壓低呢啲溢價後,套利機制會令低溢價傳至其他風險資產,令其他風險資產都相對更為吸引。 當更多資金投入高風險項目資產價格上升帶黎嘅財富效應可以推動消費,用係投資嘅資金多左,亦應可提高實體經濟增長。呢個係QE理論上一個刺激經濟渠道。

另一個傳遞渠道係Stock Effect of QE。央行係市場上買入資產嘅同時,會創造出新嘅銀行儲備,亦即係所謂嘅「印銀紙」。儲備愈多(即央行嘅資產表愈龐大),亦即係經濟入面嘅貨幣供應愈多,理論上會有短期嘅刺激效應, 推高(名義)經濟增長。但要留意,理論上短期嘅貨幣供應增長係唔會刺激到實體經濟,只有預期永久嘅貨幣增長先會有效,因此學界對 Stock Effect 一直存有疑問。

另一個刺激渠道就係Signaling Effect。因為市場可以將QE作為解讀為央行傳遞訊息嘅工具,若果投資者深信央行對經濟走向有更準確嘅理解, 或者央行對未來貨幣政策有既定嘅想法,佢地就會試從 QE 嘅設定入面找尋端倪,推測央行嘅想法。例如無限期嘅 QE 3就可能被視為聯儲局覺得經濟短期內唔會有起色,所以會長期維持寬鬆貨­幣環境直至經濟改善為止。唔少相信Signaling Effect 為最主要 QE「功效」嘅學者甚至會指出, 就算 QE 提高貨幣供應嘅效應係零, Signaling Effect 亦可有效。

不過,一個常見嘅論述係零息環境下央行用接近零息嘅銀行儲備,同銀行交換同樣接近零息嘅國債,係銀行資產嘅角度睇係無實質改變,所以銀行嘅行為亦唔應該有太大嘅改變。
經濟學者John Cochrane之前Econ記者訪問時都提到呢個睇法,話QE只係央行用兩張十蚊紙同銀行交換一張二十蚊紙咁。要知道,由於各主要央行都會向銀行儲備付息,而儲備的利率又往往與國債的利率相約,所以上述的「兩張十蚊換一張廿蚊」的比喻,在大多數情況都合用。

呢個亦係唔少經濟學者認為Helicopter Money會較QE更有刺激經濟效用嘅論述基礎。因為QE只是央行用一種政府負債(這裏指銀行儲備,但要先假設將央行整合在政府之內,兩者的資產負債合而為一,詳見此文),同銀行換取另一種政府負債(這裏指的是國債)。但Helicopter Money本質上是央行直指向政府提供資金作財政開支之用,並確保政府不用歸還該筆款項,並可以「永久」增加貨幣供應,所以可以刺激實體經濟。


請Share篇文俾有興趣嘅朋友,否則篇文就會石沉大海。
本網只有極低微廣告收入。
如果你認同我地嘅內容有價值,不如直接贊助一下?
Tip Jar (Paya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