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係QE (量化寬鬆)呢?

QE即係Quantitative Easing 嘅簡稱,中文就譯作量化寬鬆(量寬)。 自金融海嘯後, 多個央行減息去到零息下限,即係名義利率唔可以低過零太多,否則會迫使銀行同居民持有現金,令貨幣政策傳遞失效。所以央行改用利率之外嘅工具黎調控經濟,而QE就係其中之一。

聯儲局的2%通脹目標 — 要調節或是要砍掉重練?— Brookings的星級學術研討

上星期一(1月8日),Brookings Institution舉辦了一場極之值得留意的貨幣政策講座,論題是聯儲局的2%通脹目標是否有需要調整?甚至聯儲局是不是要另選貨幣政策目標。

英倫銀行前行長King出任Citi顧問 FT:要改革「過冷河」制度

Mervyn King

FT的社評指,前英倫銀行行長Mervyn King出任Citi顧問一事,再一次引起公眾對這類「旋轉門」安排的不滿,並認為全球各國時候改革「過冷河」的安排,例如成立委員會審批前官員的任職安排,否決不合適的職位。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該社評列舉出多位出任官職後投身銀行業的人士,包括前德國央行行長Axel Weber就出任UBS的主席,聯儲局前主席Ben Bernanke就與歐央行前行長Jean-Claude Trichet一同出任PIMCO的董事,瑞士央行前行長Philipp Hildebrand就為Blackrock擔任副主席,而歐盟委員會前總裁José Manuel Barroso則出任Goldman Sachs主席。 via Econ記者

Bernanke談Brexit的經濟後果

Bernanke最新的網誌談論Brexit影響。他認為短期英國經濟會受極不確定性影響,不論投資、營商及就業等都會受打擊,而資產價格例如樓價下跌都會令經濟情況惡化,唯一「樂觀」的情況是英鎊大跌可能令出口回升。 長遠而言,英國會因為金融業離開而受打擊,同時所謂的Brexit好處如「不受歐盟規管」將不會成真,因為在新的歐盟貿易協議下,相信仍有需要與歐盟就多項法規達成新共識。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歐盟方面就可能要面對區內更多國家要求「自主」的聲音,如果有歐元區內國家要脫歐將可能令歐元區內出現銀行擠提及國債急跌等問題。 但Bernanke相信Brexit不會引致金融危機,因為各國央行對融資及金融市場狀況的監控,加上各央行之間透過swap line確保各國有足夠的外幣流動性,所以風險仍然可控。 但他重申Brexit的風險在於政治,最差的可能尚未來臨。 From Economic implications of Brexit via Econ記者

【經濟學生必看】伯南克教你簡單經濟數量分析 – 油價點解會同股市齊上齊落?

伯南克(Ben Bernanke) 的Blog再出新文章, 今次的內容頗認真,是伯南克對近日油價的問題的思考-近日油價與美股有同上同落的情況,到底是發生咩事? 先作一個劇透,Bernanke的結論是油價與股市的走勢, 有一部份是受「第三方共同因素」影響,而令兩者走向相同; 但另一方面,Bernanke的估算模型無法完全解䆁油價的跌幅,所以有其他因素在推動油與股的correlations上升。 這個結論有點「阿媽係女人吧」? 是的, 所以這不是推介文章的原因; 其實這篇文最值得看的, 是Bernanke親自示範如何進行簡單的經濟數量分析, 大專程度的經濟學生可能可從中得到一些啟發。 好, 現在一齊跟Bernanke做這個「習作」。 首先, 我們要睇的是油價與美股 (以S&P 500作為標準) 的correlation的較長綫走勢,以確立目前的情況,到底有多「特別」。 從Figure 2可以見到油價與S&P500 的correlation 由2011年至2015年的變化, 清楚可見的是correlation的走勢極為波動, 時正時負, 看似兩者其實並無既定的走勢關係。但如果將期內的correlation度數計個平均數,就會得出0.39, 即是期內油價仍傾向與美股有正向關係,同升同跌之說仍算合理,但同時近期的Correlation其實並不算特別高。 之後伯南克就開始尋找一些「共同因素」,希望可確立一些可同時影響股市及油價的改變,來論證兩者的高Correlation並非因為油價直接影響股市所致。Bernanke 估計「共同因素」可以是「環球經濟需求的改變」,可以想象,如果全球經濟需求下降,企業的盈利預期會受影響,令股價下跌相當合理,而油價作為其中一類主要商品的價格,價格因為需求減少而下降實為正常。 問題是,如何驗證呢? Bernanke 今次就參考知名宏觀經濟及油市場研究學者James Hamilton,於2014年底一篇博文中使用的方法。方法就是用銅價、10年期美國國債債格及美元匯價,作為環球需求的「替代量度」,由於三者皆能反映投資者對環球及美國經濟走向的看法,但又不會直接受油價「自身因素」 (例如原油供應量上升)影響,故驗證三者對油價改變的「解釋能力」,就大約可以知道環球需求對油價的影響有多大。 Bernanke 利用Regression來估算上述三大因素對油價的影響力,結果如下: (要留意油價變動及三個需求因素在進Regression前,都先用Log處理過。Regression是利用 2011年至2014年中的數據作估算。) 得出上述三個因素的「影響力」估值後,就可以試用這些數字「預測」如果油價只受「環球需求因素」影響下,油價的變幅會是多少?而更重要知道的,是這個「預測」數字與真實的數字,差別有多大? 對比結果如下,淺藍綫為「純需求因素」推算的油價,深藍綫為真實油價: 可以見到,「純需求油價」的跌幅遠不及真實油價的跌幅,Bernanke指「純需求因素」自2014年六月以來,只能預測到約40-45% 油價跌幅。 有了這一個「環球需求因素油價」(簡稱需求因素),就可劃分需求因素及油市場自身因素(簡稱自身因素)的油價變幅,然後可以用這兩個變幅,分別與S&P500的走勢計算Correlation,從而驗證油股的正向關係,是否只來自需求因素。 以下為需求因素的油價變幅與S&P500的correlation: 以下為自身因素油價變幅,與S&P500的Correlation: 可以見到,需求因素Correlation的平均數高達0.48,高於油價與股市原本Correlation的0.39,反映需求因素確是兩者正向關係的「主要來源」。 但另一方面,自身因素Correlation的平圴亦為正數(0.16),這與Bernanke的基礎推算相違。假設油價下跌而環球需求不變,理應的效果是企業成本下降及消費者的實質消費力上升,應對企業股價有支持,故自身因素Correlation應為負數。 這裏Bernanke 就教大家如何「修正」推算模型,以增強推論能力。Bernanke猜想上述的需求因素無計及投資市場波動性預期的改變,都可能同時影響油價及股市,所以Bernanke決定在原先Regression中加入VIX 變幅作解釋因素,再作一次新Regression推算,結果如下: 之後,就重做上述的過程一次,再次計算需求因素的油價及自身因素的油價,然後再用兩者分別與S&P 500計算出Correlation。 加入VIX 的需求因素correlation … Read more 【經濟學生必看】伯南克教你簡單經濟數量分析 – 油價點解會同股市齊上齊落?

德國出口高過入口有咩問題?

自從伯南克成為博客,他的言論看法登時再成經濟學界的焦點。博客首文為一連三集的《點解利率會這麼低》系列,這文已經成功引來Larry Summers及Paul Krugman的反駁,並在學界引發一輪熱議。但伯老並不滿足挑戰這兩位經濟強人,新一篇文章的矛頭直指更強大的目標— 德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