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係QE (量化寬鬆)呢?

QE即係Quantitative Easing 嘅簡稱,中文就譯作量化寬鬆(量寬)。 自金融海嘯後, 多個央行減息去到零息下限,即係名義利率唔可以低過零太多,否則會迫使銀行同居民持有現金,令貨幣政策傳遞失效。所以央行改用利率之外嘅工具黎調控經濟,而QE就係其中之一。

ECB的QE退市策略未必要跟聯儲局

這篇由Société Générale集團首席經濟師Olivier Garnier在FT撰寫的文章,探討ECB在QE的收水及退市策略內容有趣,值得一看。 ECB exit strategy need not mimic the Fed’s A different sequencing mix between tapering and rate rises should not be ruled out 文中主要討論ECB在停止資產購買計劃及加息兩件事的處理上,是否有需要跟隨聯儲局的做法,先停止購買資產,然後才加息至一個「正常」水平。Garnier的看法是歐央行其實不需跟隨這個次序,他提出的原因主要有兩個。 首先,聯儲局當年是在利率下降至近零息水平後,才推出QE;聯儲局的立場,是QE為利率政策在零息下限面前有失效的情況,所以改用QE刺激經濟,即是QE是替代利率政策的工具。Garnier就指出,歐央行的立場一向是QE為利率政策的輔助工具,而非替代;事實上,歐央行在2015年3月推QE後,就曾兩次減央行存款利率(Deposite Facility rate),因此歐央行如果想同聯儲局一樣,認為退市的策略是將當日救市政策倒轉行一次的話,歐央行或應先加息,再停買債。 另一個原因,是在現時聯儲局似是有意加快調升利率的速度,這會令美元長債息率上升,這亦有機會傳到歐元市場,令歐元長債息率過早上升。由於資產購買計劃的主要功效在於調控長債息率,因此歐央行維持一定的資產購買行動,或可減低長債息率過度波動。Garnier認為合理的做法,是歐央行維持買資產的做法一段時間,但就減少購買金額。 總括而言,他的建議是歐央行在利率方面應採「closer to zero for longer」的態度,即加息令負利率政策不再,但就保證利率會維持在接近零息水平一段時間。資產購買方面,則採「smaller for longer」的方向,即延長資產購買計劃,但減少每月購買金額。

日央行大戰日本10年期債息

昨日在經濟新聞記事錄上打了以下這一條簡訊: 日本十年期國債息率升至0.15厘 | 經濟新聞記事錄 日本十年期國債息率升至0.15厘,為去年一月推出負利率政策後最高的水平。 由於市場解讀日央行對10年期國債孳息目標定在0息的意思,是0息上下0.1厘的區間,現時升過0.1厘令市場擔心日央行無力控制長息利率。當然,要留意日央行官方並無設下這個目標區間。 重點是因為市場解讀日央行對10年期國債孳息目標定在0息的意思,是0息上下0.1厘的區間,所以當升過0.1厘令市場擔心日央行無力控制長息利率。 由於這條只是狀態文學一般的簡訊,其實我是略去了一個好重要的內容,而亦因而忽略了之後日央行的應對行動,令到這條簡訊登出不久就過時了,現在我特意補充一下,給大家一個較完整的畫面。 其實昨日上午是日本國債交易員頗留意的時段,原因是日央行在昨日早上10時10分會公佈其定期購買日本五年及十年期國債行動,由於日本10年期國債的息率升過了0.1厘的市場信心關口,高達0.115厘,不少交易員都期待日央行本週會採定息不定量的方式購入日本國債,即是指定一個息率水平(如0.1厘)然後無限量在市場接貨。 但在10時10分日央行正式公佈,就10年期日本國債,該行只會購入4500億日圓的債,雖然仍較上週的購買量增加了400億日圓,但與交易員預期的定價不定量預期相距甚遠,因此交易員開始沽售日本國債,10年期債息就抽升至0.15厘的水平。 其實正常而言,日央行除了在早上10時10分會買債,亦通常會在同日的下午2時正作另一些買債計劃,因此交易員都在心等待2時的來臨,看看日央行會否回應市場的不安情緒。 點知日央行突然出奇不異,在昨日下午12時30分推出定息不定量的安排,以0.11厘的價錢(要留意債價與債息相反,所以這是高於市場的價錢購入債券)大手購入日本10年期國債。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消息一出,日本10年期國債息率顯著回落,到下午2點已經回落至0.09厘,回到市場預期的合理水平。 精采吧…. 資料來源: Snap AV: BoJ attempts a bit of yield curve control Disconnect between BOJ, investors roils Japanese markets- Nikkei Asian Review

歐央行購買利率低於央行存款利率債券的詳情

今日歐央行進行貨幣政策會議,公佈不論利率及資產購買規模都維持不變。 Monetary policy decisions 歐央行在上次會議公佈,將放寬各旗下各國家央行購買債券時,不可買入利率低於Deposit Facility Rate(DFR,亦稱作央行存款利率)的限制,今次會議後就正式公佈放寬限制的詳情。 ECB provides further details on APP purchases of assets with yields below the deposit facility rate 歐央行的公告指,只有在各旗下地區央行在購買國債時(亦即在Public Sector Purchase Program之中)才會放寛上述限制,換言之歐央行在購買Cover Bonds、資產抵押債券(ABS)及企債時,仍要會受DFR的限制,即現時的利率不可低於-0.4厘。 歐央行又強調,旗下各國家央行在買國債時,亦應先購買利率高於DFR的債券為先,在有需要時才購入利率低過DFR的債券。

ECB內部已為QE收水作盤算

Bloomberg昨週一這篇報道引述消息人士指,歐央行內部的共識是當要結束QE,就會採用類似聯儲局當年方式,每月減買100億歐元資產,直至完全停止為止。目前的QE最少到明年三月,並相信歐央行會加長QE推行時間。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但消息已令市場有退市憂慮,亦令歐洲股市輕微受壓。 ———–ECB Said to Build Taper Consensus as QE Decision Nears via 金融0.1

歐央行無債可買 開始考慮Yield Targeting?

今個星期歐央行議息,會否再加推刺激政策其實我無明確的看法,但近日見到一個有趣的討論,值得了解。 根據瑞信最近一份研究報告《I’ve been expecting you, Mr Bond scarcity …》指出,其實歐央行資產購買計劃中購買國債的部份,可能快將出現在個別地區無債可買的情況。 上圖為瑞信就歐央行在區內各國仍可買國債的時間估算,其中可以見到葡萄牙已無債再合適歐央行購買,而德國國債所餘下的時間亦大約只有兩個月。 這個情況令歐央行面對困境,要不就改變一系列可買國債的條件,或者就推出新的貨幣刺激政策。而近日受熱烈討論的一個新政選擇,就是歐央行將資產購買計劃,由現時定量(即是預先定下每月購買的規模)改為定價,明確定下各國債券的長債息率目標,實行Long Term Yield Targeting。 先簡單講一講背景資料,現時各國央行的所謂「基準利率」都是隔夜至一星期的短期利率,而以往央行一般只管短期利率而任由市場決定長期利率;直至金融海嘯後,各主要央行才推行QE政策來主動調控長綫利率,但通常的做法都是定下每月的國債購買量,長綫利率高低某程度仍由市場決定。現時這個Yield Targeting的建議,就是歐央行明確指出「理想」的長綫利率,而該行將透過買賣國債來「維持」這長綫利率水平。 這個建議之所以獲討論,是因為在今年Jackson Hole會議中,歐央行的委員Benoit Coeuré在講稿中提到,以下為相關的段落: A target focused on short-term interest rates makes sense when this is the main policy variable, but if short-term rates are persistently pushed towards the lower bound, monetary policy has to focus on a wider constellation … Read more 歐央行無債可買 開始考慮Yield Targe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