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這個有趣實驗對各位有何影響? Richard Thaler在FT一文就提出這「N層思維」行為,實際上與股市投資者的行為相似。

凱恩斯的著名投資理論,就是股市有如「集體選美遊戲」。如果選美結果是由觀眾公投而得出的話,投票人要贏的話,他要做的不是選出「最靚」的女生,而是要選出其他投票人會選的那位女生。

在這個例子中,「最靚」就有如2/3遊戲的0,某程度是「正確」答案。但若果其他參與者的準則不同(2/3例子中就是推演次數不同),你要做的就是選出其他人會選擇的一個,而非你應為最好的一個。

股市呢?除了要知道股份的Fair Value,你亦需要了解其他投資者的思維。到底其他股民認為某股票的估值有幾高?這比股份真正股價更重要。

還有一點,Thaler在FT文中提醒投資者,要了解股市整體思維的轉變:

The typical long run for a portfolio manager is no more than a few years; often just a few months! So to beat the market a money manager has to have a theory about how other investors will change their minds. In other words, their approach has to be behavioural.

到底股市整體的推演有多少層? 如上述兩次實驗,不同群組有不同的情況(NYT讀者推演兩層,或是FT讀者推演三層)。那你會不會再用以前投資港股的思維,投資現在有滬港通左右及大陸企業當道的港股?


如果大家對Thaler及行為經濟學有興趣,想知更多,我會鼓勵大家買他的新書《Misbehaving》,入面有更多類似的有趣故事及理論。

註1: 其實以純理性推論,你的起點可以是67,如果67是平均數,2/3就是45;45的2/3就是30,30的2/3就是20,20的2/3就是13,這第四層思想的答案相當接近FT版的「答案」, 惟這並非常見解釋方法。

資料來源:

NYT《How Readers Fared in Upshot’s Number Puzzle

FT 《Keynes’s ‘beauty contest’》

登記本網Newsletter,就可以不定期收到專業嘅經濟學術及經濟時事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