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ard Thaler與Malcolm Gladwell對談

Misbehaving Blog Logo

如果各位有收看上次分享過,由Richard Thaler講解《甚麼不是行為經濟學》的片段,其實除了說Freakonomics不是行為經濟學,Thaler亦講了Malcolm Galdwell的書不是行為經濟學。 在《Richard Thaler with Malcolm Gladwell on Misbehaving》這個講座就會由Gladwell訪問Thaler,沒有不看的理由。

真·經濟學者共識: 聯儲局下星期應該加息

新一期IGM Forum又來啦,今次的主題正是全球關注的「聯儲局下星期應否加息」! 從圖中可見,多達43%的受訪學者同意聯儲局下週應該加息,並有5%表示非常同意,合共48%;如果再按受訪者自認對答案的信心加權,同意的比率增至58%,非常同意的亦升至7%,合共65%。   看來經濟學者都傾向同意聯儲局下星期要加息,但原因呢? 知名學者Daron Acemoglu認為,長期低息環境會令資源出現錯配,情況就似上次金融危機爆發之前。    史丹福大學的金融學者Darrell Duffie就指,目前美國的宏觀數據很不錯,只要無突如其來的打擊出現,聯儲局應該加息。    貨幣制度學者Barry Eichengreen指出,上一個月的就業數據理想,令他「不情不願地」寫上「同意」,但他會希望見到更多通脹率將會回到2%的證據。    有無學者反對呢,當然有啦。頂級經濟學者Robert Hall指,聯儲局明顯高估「自然失業率」,亦不明白「自然失業率」正不停下跌。這意味著聯儲局高估經濟復蘇的進度,及通脹上升的速度。    而200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Eric Maskin亦指出,目前美國通脹太低,是反對下週加息的重要原因。  到第二條問題,就是聯儲局是否早就應該加息呢?今次頂級學者的共識就傾向不同意,可以見到不同意的比率高達48%,另加14%強烈反對;如果以信心加權計,不同意的比率上升至54%,強烈反對的更升至23%,合共77%「不同意」。    Robert Hall為極度反對的人士之一,他認為聯儲局的職責是要令通脹穩定,即是說通脹未達標亦應該繼續「放水」。        Eric Maskin亦認為美國不論通脹及復甦都太慢,低息政策合適。   同意下週加息的Darrell Duffie亦認為無證據顯示加息太遲,因為通脹仍算太低,職位增長亦只算是剛剛好。   上一條問題,Richard Thaler認為下週加不加息都無分別,而在這題他亦表示不覺得加息太遲,但他的原因較有趣:「聯儲局早應將利率調低至負息,美國政府亦應該建更多基建,但國會不容許。再者,通脹太低。」   

季季都要報業績 所以上市公司投資策略短視?

美國上市企業過份看重短期盈利表現希望以短期季度的漂亮業績來支持股價,形成所謂的Short-Termism (短視主義)。這問題更登上美國總統選舉的討論之中,Hillary Clinton 就在七月提出多項政綱中提及,希望解決企視的短視問題。 現時美國上市規則,要求上市公司每個季度公佈業績,這個做法就被人認為可能助長短視主義。今期芝大商學院的IGM Forum就向多個頂級經濟學者詢問,對季度業績規例助長短視主義的說法認同與否。 第一條問題就是: 如果美國上市公司不再需要每季公佈業績,企業管理層會否變得更重視長綫表現? 可以見到,贊同的比率最高,高達36%;反對的比率,就算加上強烈反對,都只為21%。如果改以經濟學者對答案的信心程度加權調整後的數字看,同意的比率上升至43%。 看來經濟學者傾向同意季度業績令企業短視,但原因呢?個別學者都有陳述原因。例如著名學者William Nordhaus雖然讚成,但就指他不相信這個規則變動會帶來大改變,因為可能就算非必須,上市公司會照舊季度公佈業績。    相似的答案亦見於耶魯的Larry Samuelson,及MIT的Richard Schmalensee。前者認為其實一年都係好短,目光長一些都不算是長;後者則認為無季度比較是事實,但好難有大轉變。    答得最肯定的學者,要數Richard Thaler,他的回應是直接一句同意,並附上一條Link,指這是實證證實的情況。       該link 是連結到一篇題為《Real Effects of Frequent Financial Reporting 》的論文,由三位學者(City University London 的Arthur Kraft、Duke University 的 Rahul Vashishtha及Mohan Venkatachalam)撰寫。 該文分析1950年至1970年美國上市企業由年度業績,改為季度業績,對企業投資決定的影響。文章的結論正是業績匯報的的次數愈多愈近,企業管理層的投資取態愈短視。 但總括而言,多數投贊成的學者,其實對都不太相信改變業績匯報的密度,會帶來太大的效應,只是同意該句子的大方向。 這亦是第二條調整問題想要找出的答案: 到底股東會否因這個改變而得益? 明顯可見,不肯定的佔比最高,高達36%,而同意的比例就降至14%。原因正是如學者Barry Eichengreen 所述,就算短視問題真有改善,亦投資者亦要負上透明度減少的代價,所以是否得益,仍不明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