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E今日開始購買企債行動

今日英倫銀行會進行第一輪企債購買行動,而今日主要集中購買公用及工業企業的債券,例Rolls-Royce、Royal Dutch Shell等的企債。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FT報道引述美林的英鎊企債指數,英鎊計價的債券有效孳息由公佈計劃前的2.5厘降至現時的2.2厘。 ———–BoE to buy corporate debt in latest QE round via 金融0.1

OECD:英國Brexit後不宜採「香港模式」

OECD

Brexit之後英國可以採用任種經濟模式仍未有答案,其中一個建議是英國「善用」脫歐後對稅制自由控制,大幅減稅變成低稅港,有人稱這為「香港模式」。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OECD的內部分析文件指,相信Brexit後英國會更積極推出稅務優惠,但相信英國採香港模式的機會不大,因為英國的財政開支負擔頗重,減稅令財政策不穩或反過來打擊英國長遠發展。 參考報道: Tax haven route won’t work for post-Brexit UK, OECD says http://buff.ly/29oPMrw From Tax haven route won’t work for post-Brexit UK, OECD says via Econ記者

Thomas Piketty 辭任 Corbyn 經濟顧問

Piketty_in_Cambridge_3_crop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週二英國工黨黨內通過對Jeremy Corbyn不信任動議後,著名經濟學者Thomas Piketty週三就宣佈退任Corbyn的經濟顧問一職。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Piketty 向Sky TV指,他個人相當憂慮Brexit及工黨極度無效用的助選工程。這是繼前英倫銀行委員David Blanchflower在週二請辭後,另一位經濟顧問「跳船」。Joe Stiglitz亦為Corbyn的經濟顧問,但未知他會否請辭。 From Thomas Piketty quits as Jeremy Corbyn adviser over ‘weak’ EU fight via Econ記者

Rajan對Brexit的看法

印度央行行長Rajan宣佈九月後不再連任後,仍然相當活躍。除了在上週先後兩次出席演講活動,在上週五他亦就Brexit接受印度電視台訪問,而印度央行亦將有關訪問放到官方youtube頻道,讓公眾收看。 以下為部份Rajan的觀點: – Brexit會否令更多「反國際貿易」政治領䄂出現,仍有待觀察 – 投資者要預期Risk off情緒會維持一段時間,但重要的問題是情緒穩定之後資金往哪裡走 – 當年雷曼事件,市場上有大量金融機構槓桿過高,令金融系統出現問題,拖累全球;今次Brexit的影響仍有待觀察,要留意長遠會否影響企業盈利,但目前金融市場流動性充足,與雷曼事件不太相似 – 印度的出口不算與英國太大關連,而且印度的經濟基礎良好,加上經濟較依賴本土多於外圍,故不太擔心受影響;印度央行亦會讓市場決定盧比匯價,不會特別去干預 From Dr. Raghuram G. Rajan, Governor’s interview on Brexit with ET Now, June 24, 2016 (An Update) via Econ記者

消息: 一旦Brexit ECB保證穩定金融市場

brexit

路透報道,歐央行消息人士指一旦英國公投決定脫離歐盟,歐央行將會在翌日公開保證會盡全力保護金融市場的流動性充裕。 http://buff.ly/1UaPzbC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相信屆時會推出的措施將包括與英倫銀行開啟Swap Line,互換歐元及英鎊以確保金融系統可取得足夠流動貨幣,而兩間央行的行長Draghi及Carney將會在23日公投當日會面,商討有需要時應急措施。 From Exclusive: ECB would pledge to backstop markets after a Brexit – sources via Econ記者

英倫銀行解構:中國經濟放緩對英國有無影響?

英倫銀行早前在季報中有一個有趣的研究名為《How could a shock to growth in China affect growth in the United Kingdom?》,主題就是如果中國增加放緩,英國經濟會受多大影響。 研究首先要找出中國經濟影響英國經濟的渠道,而首要考量的渠道為貿易渠道。目前出口佔英國GDP三成,所以若果出口受打擊將,英國經濟必然受影響。 但其實英國直接出口中國不多,只佔總出口不足4%;所以中國放緩對英國影響不大? 但中國同時為全球最大的出口國,所以中英之間又會有著無數的間接貿易關係,例如美國及歐元區的出口中,就各有約一成是出口往中國,當中國經濟放緩影響歐美經濟,歐美又是英國主要出口地區,英國經濟亦會隨之受影響。 另一個中國可以影響英國經濟的途徑就是金融市場。雖然英國銀行業與中國直接的關連不多,只有1.6%英國銀行海外貸款(Foreign Claims)是借予中國銀行體系,但與上述貿易問題一樣,間接渠道的響力可能更大。 其中一個所謂的「間接渠道」就是香港,研究指出,如果將香港包括在「中國關連」之內,英國銀行予中國的借貸額高達5300億美元,相當於英國銀行體系外借貸的16%。而中國經濟放緩亦可能令中國及世界各地的資產價格下跌,例如去年夏天的中國股災所示範,這令以短期內令英國企業的融資成本急升及令英國人的財富減少。 主要商品價格會隨中國經濟下跌,亦會轉過來影響英國經濟。中國的需求佔全球石油需求近一成,亦佔全球銅需求及鋁需求近50%及40%,所以中國經濟放緩將會拖累這些商品的價格。英倫銀行的研究指,商品價格下跌,會令能源及生產成本都會下降,理應對英國經濟有支持,可抵消上述負面效應的一部份 。 講了這麼多研究方法,是時候講估算數字。下圖為英倫銀行的估算數字,淺藍綫為如果中國GDP減少1%,於之後20個季度對英國GDP的影響。可以見到長綫而言只會令英國GDP減少0.1%,但短期則可令英國的GDP減少最0.15%。 這幅度絕對不算大,相比之下美國(紫色)及歐元區(黃色)GDP減少1%的長綫影響都超過0.3%,而歐元區經濟問題帶來的短期打擊更可高達0.5%。 為了令讀者更易明白影響的幅度,研究以IMF去年10月對中國經濟增長所作預測作基礎,假設今明兩年中國經濟增長較預期低1.5個百份點(如下圖),跌至約4.5%,再計算英國經濟增長的變幅。 下圖為推算結果,首兩年因中國經濟放緩1.5個百份點,英國經濟增長率(下圖黃綫)會放緩0.14個百份點,但到第三年就可回復正數;藍棒則顯示中國放緩對英國GDP總額的打擊,長綫而言這打擊只會有0.2%,而最嚴重只是在第二年,對英國GDP帶來0.3%的打擊。 總括而言,英倫銀行的研究指出中國經濟放緩對英國經濟的打擊有限,但提醒讀者上述的推算模型可能忽略了個別間接影響因素,例如中國對歐美經濟的潛在影響,令估算低估了中國經濟的影響。 以下為英倫銀行研究員講解這個研究:

總結英倫銀行評論Brexit的風險

週四(5月12日)英倫銀行公佈議息結果,繼續維持利率不變,這決定無人覺得有驚喜。反而英倫銀行同時公佈《Inflation Report》及Mark Carney在記者會上的講話,多次提及Brexit對英國經濟的影響,就吸引到更多人的注目。 Carney在記者會上講,Brexit有可能令英國陷入技術衰退、英鎊大跌及區內物價急升等情況。其實Carney的講話,不少都是建基於《Inflation Report》內的分析,而事實上今次的《Inflation Report》難得有極詳細的Brexit探討,值得細看。 首先《Inflation Report》中有一篇短文,簡單探討Brexit公投對英國匯市的影響。可以從下圖見到,自去年11月18日至今的英鎊實質匯率指數跌約9%,英倫銀行就利用在Bloomberg上的新聞報道談及「Brexit」及「EU referendum」的次數,與英鎊的跌勢透過Regreesion分析出,受「Brexit」情緒憂慮而出現的匯率跌幅佔比。 上圖黃綫就是英倫銀行以Brexit新聞報道推算出的英鎊滙價變幅,可以見到單是Brexit消息都已經可以令英鎊跌約4%,佔11月中至今跌幅近一半。 另一個預視Brexit公投會令英鎊下跌的指標,是外匯期權市場,下圖為英倫銀行於5月4日記錄的英鎊兌美元及歐元call/put期權Implied Volatilities差距,可以見到市場預計在公投後英鎊下跌的機會較大。 同一篇短文中,英倫銀行亦有就公投對利率市場及股票市場的影作評估。文中指出,公投消息對利率的影響不大,可能是反映市場對公投結果將如何改變利率曲綫無甚共識,亦正因如此公投前後的到期利率期貨推算的Implied Volatilities顯著上升。 用相同方法檢視股市的反應的話,研究指亦無法清楚見到公投消息的影響,只見到業務較著重英國本土的股份的回報期內低於FTSE指數,或反映公投的影響。 《Inflation Report》另一個與Brexit相關的研究,是不確定性的影響。英倫銀行的研究利用在財經新聞中出現「Uncertainty」相關的字詞數量,來推測市場對不確定環境的憂慮,這可從下圖紫綫看到「Uncertainty」相關字眼自去年底開始急升,並且大部份都與公投相關。而上述的英鎊實際匯率指數的Implied Volatility(啡綫),都顯示公投令前景不確定性增加。 不確定性上升有何問題呢?英倫銀行研究員文中指,不確定性提高會令家庭增加儲蓄並減少消費;而企業則會在不確定因素消散之前,延遅投資;而不確定因素更可能令企業傾向顧用短期工,多於作長綫投資。而不確定因素更可直接令資產價格下跌,例如因為市場要求的風險補償(Risk Premia)增加將令融資成本上升,令企業盈利受壓。 Brexit對英國經濟有何潛在直接影響呢? 在《Inflation Report》的最後段就作出一個詳細探討。首先一些基本數據,歐盟為英國的要貿易夥伴,與歐盟的國際貿易佔英國貿易總額約一半,其中佔出口44%及入口53%;除此以外,到英國投資的FDI中有48%來自歐盟,而英國的海外FDI則投資於歐盟,可見兩者的關係極為密切。 所以其中一個潛在影響英國經濟的因素,是公投英國人民選擇了Brexit,英國雖與歐盟重新商討貿易協議,期間將為英國經濟前景將極度不明朗,並出現上文提過的一系列問題;而因為英國國內的勞動法例及國內勞工遷移走向都可能Brexit而需要作轉變,再加上外資投資額減少可能令企業投資新科技的進度減慢,這些都可以直接影響英國經濟的供應面,及英國國民收入的增長。 如果上述情況再加上英國國內金融資產價格大跌,將可能令銀行的融資成本上升,這將令英國國內企業及居民的利息開支上升,或會拖累該國非金融資產例如房地產的價格,再進而影響居民消息及投資意欲。 在上文引述過研究顯示Brexit消息令英鎊自去年11月下跌約4%,而英倫銀行認為當確定要脫歐,英鎊匯價可能會進一步急跌。英鎊下跌,一方面會令入口價格上升,令居民減少消費入口產品,有助改善貿易赤字;但另一方面英鎊下跌亦會降低英國居民的實質收入,可能令居民減少消費。而在供應層面,由於不少企業投資新產能時,都要依靠入口原料,故英鎊下跌亦可能影響英國企業的投資意欲。 總括而言,英倫銀行的研究認為入口減少令貿易逆差縮細,雖可令英國的國民收入上升,但相信不足以補償經濟長期不明朗,及金融市場趨緊的負面影響,所以國民收入相信會因Brexit而下跌。另一方面,雖然經濟將轉趨疲弱,會拖低通脹,但該行相信在Brexit初期仍不足以抵銷因英鎊大跌而令物價上升的效應。 故此,Brexit相信會令英國同時出現高通脹及經濟放緩。報告又指出一些可能令經濟放緩加劇的潛在問題,其中一個問題是英國的經常帳赤字相當嚴重(下圖),而經常帳赤字可以得以維持是因為同時英國獲得大量外國FDI及金融資產流入,這類資金流入的總額相當於英國GDP 16%,而歐盟正是這些流入資金的主要來源之一。 報告擔心若公投後英國人選擇了Brexit,海外投資者可能不太再願意持有英國資產,令資金流入減少;這令英國將難以維持高經常帳赤字,並會對英鎊匯價帶來更大的沽壓,令通脹及經濟放緩惡化。 另一個會令情況惡化的因素,是因為英國銀行系統內過半短期批發資金是以外幣計價,這令銀行有潛在外匯風險。假若銀行的流動資金在Brexit公投後因上述問題減少,可令整體資本市場都出現流動性問題,推高流動性的溢價,令企業發債融資的成本更高。 不過英倫銀行強調,近年該行與多間央行有Swap line的協議,需要時可與加拿大央行、聯儲局及人民銀行等各大央行借取大量外匯,相信可維持銀行體系內外匯流動資產的需求。 英倫銀行亦指出,Brexit同時可以令歐元及歐元資產格大跌,拖累歐元區經濟,反過來又會令歐元區對英國出口的需求大減,加速英鎊下跌。 上述就是英倫銀行對Brexit影響的簡單評估,可以見到其實分析都只是局限在大方向,但並無就經濟放緩及通脹的幅度作出估算,這是因為英倫銀行強調不會為脫歐情境作預測,以免干預政治局面所致。但當然,有不少批評指英倫銀行現時的預測已是在干預政治,但Carney多次強調,今次對Brexit的論述只是盡該行的職責,提醒經濟的潛在風險。

英倫銀行通脹報告(2016年2月號)

 英倫銀行上週四(2月4日)進行議息會議,今次會議同時發佈了一年四期的《通脹報告》。 《通脹報告》是英倫銀行用以向公眾解釋英倫銀行對經濟看法,及貨幣政策背後的考量的渠道,所以看《通脹報告》應可一探英倫銀行的政策走向。 較重要的當然是英倫銀行對英國經濟及通脹的預測,下圖括號內的號字為11月報告的預估數字,括號外則為今期數字: 可以見到,未來三年GDP增長都有所調低,例如今年的增長率就由2.5%下調至2.2%,明年的則由2.7%調低至2.4%; (下圖為英倫銀行預測GDP增長的信心區間:愈深色的區域有出現的機率愈低,而最淺綠色以內所有區域則包含90%出現機率) 今年首季的通脹預測,亦由上期預估的0.7%下調至0.4%;明年首季的通脹率亦相信只會回升至1.2%,較上期預測的1.5%為低。 (下圖為英倫銀行預測通脹走勢的信心區間:愈深色的區域有出現的機率愈低,而最淺紅色以內所有區域則包含90%出現機率;左圖為今次預測,右圖為上期預測,兩者都是以市場推算的英國利率走勢作基本假設。)    這些預測,英倫銀行是基於以下一系列基礎假設推算而來:        當中包括包括: 1) 環球經濟 預期歐元區按季增長約不足0.5%及通脹維持於約零水平 美國按季增長亦僅僅高於0.5%,而通脹維持於1% 新興市場則全年整體增長3.25%,而中國全年增長約6.5% 2) 英國本土開支 預期消費開支以每季0.75%增長,而企業投資則以1.25%按季增長 物業投資則按季增0.75%,而樓價則每月以0.5%速度上升 值得留意是,英倫銀行對通脹的假設仍相當樂觀,例如英國物價是受外圍因素(如油價)拖累才不能達致2%目標,該行指英國春季期間燃氣價格跌5%,但同時預計非能源入口價格將有一定升幅,兩者可相互抵消。 而該行更對國內生產力上升有相當樂觀的預測,認為未來一兩年將有顯著回升(如下圖),將可帶動工資水平上升,推動通脹。      Inflation Report Press Conference – February 2016 http://www.bankofengland.co.uk/publications/Pages/inflationreport/2016/feb.aspx

Davos 焦點 — 卡梅倫的獨腳戲

執筆之際,今年Davos早已完結,但我仍希望可以整理多幾個好看的環節同大家分享。 例如David Cameron 這個session相當值得睇。整個台上無主持,就只有Cameron一人,連Q&A環節都由他自己負責。講題正是今年英國早重要的議程:英國是否脫歐。在台上Carmeron 花了十多分鐘,簡單解釋了其「不脫歐,要的是改革歐盟,重新與歐商討英國入歐盟的協議」的立場。 他舉例指,如去年希債危機中,歐盟成立希臘穩定基金需要英國出資金,但對英國人這是不可接受,因為歐元問題要一個非歐元國出錢解決,是不合理的。他指出這類例子說明英國與歐盟的關係,有重新協商的需要。

英國「非現金交易」超過五成

QZ引述英國Payments Council的最新報告指, 現金交易佔英國所交易量跌至48%,為該機構歴年來首次錄得現金交易佔比少過半數。(非現金交易是包括支票、信用卡及Debt Card、網上交易、電話交易等)。   要留意這個數包括企業間交易,如果只以消費者交易計, 現金交易的佔比仍過半數(52%)。 現金交易愈來愈少當然是大趨勢,除上星期提及丹麥正打算容許部份商鋪拒收現金,QZ亦刊出一個有關美國使用現金習慣的圖表,現金交易(量計)只佔四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