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E今日開始購買企債行動

今日英倫銀行會進行第一輪企債購買行動,而今日主要集中購買公用及工業企業的債券,例Rolls-Royce、Royal Dutch Shell等的企債。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FT報道引述美林的英鎊企債指數,英鎊計價的債券有效孳息由公佈計劃前的2.5厘降至現時的2.2厘。 ———–BoE to buy corporate debt in latest QE round via 金融0.1

英倫銀行前行長King出任Citi顧問 FT:要改革「過冷河」制度

Mervyn King

FT的社評指,前英倫銀行行長Mervyn King出任Citi顧問一事,再一次引起公眾對這類「旋轉門」安排的不滿,並認為全球各國時候改革「過冷河」的安排,例如成立委員會審批前官員的任職安排,否決不合適的職位。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該社評列舉出多位出任官職後投身銀行業的人士,包括前德國央行行長Axel Weber就出任UBS的主席,聯儲局前主席Ben Bernanke就與歐央行前行長Jean-Claude Trichet一同出任PIMCO的董事,瑞士央行前行長Philipp Hildebrand就為Blackrock擔任副主席,而歐盟委員會前總裁José Manuel Barroso則出任Goldman Sachs主席。 via Econ記者

英倫銀行解構:中國經濟放緩對英國有無影響?

英倫銀行早前在季報中有一個有趣的研究名為《How could a shock to growth in China affect growth in the United Kingdom?》,主題就是如果中國增加放緩,英國經濟會受多大影響。 研究首先要找出中國經濟影響英國經濟的渠道,而首要考量的渠道為貿易渠道。目前出口佔英國GDP三成,所以若果出口受打擊將,英國經濟必然受影響。 但其實英國直接出口中國不多,只佔總出口不足4%;所以中國放緩對英國影響不大? 但中國同時為全球最大的出口國,所以中英之間又會有著無數的間接貿易關係,例如美國及歐元區的出口中,就各有約一成是出口往中國,當中國經濟放緩影響歐美經濟,歐美又是英國主要出口地區,英國經濟亦會隨之受影響。 另一個中國可以影響英國經濟的途徑就是金融市場。雖然英國銀行業與中國直接的關連不多,只有1.6%英國銀行海外貸款(Foreign Claims)是借予中國銀行體系,但與上述貿易問題一樣,間接渠道的響力可能更大。 其中一個所謂的「間接渠道」就是香港,研究指出,如果將香港包括在「中國關連」之內,英國銀行予中國的借貸額高達5300億美元,相當於英國銀行體系外借貸的16%。而中國經濟放緩亦可能令中國及世界各地的資產價格下跌,例如去年夏天的中國股災所示範,這令以短期內令英國企業的融資成本急升及令英國人的財富減少。 主要商品價格會隨中國經濟下跌,亦會轉過來影響英國經濟。中國的需求佔全球石油需求近一成,亦佔全球銅需求及鋁需求近50%及40%,所以中國經濟放緩將會拖累這些商品的價格。英倫銀行的研究指,商品價格下跌,會令能源及生產成本都會下降,理應對英國經濟有支持,可抵消上述負面效應的一部份 。 講了這麼多研究方法,是時候講估算數字。下圖為英倫銀行的估算數字,淺藍綫為如果中國GDP減少1%,於之後20個季度對英國GDP的影響。可以見到長綫而言只會令英國GDP減少0.1%,但短期則可令英國的GDP減少最0.15%。 這幅度絕對不算大,相比之下美國(紫色)及歐元區(黃色)GDP減少1%的長綫影響都超過0.3%,而歐元區經濟問題帶來的短期打擊更可高達0.5%。 為了令讀者更易明白影響的幅度,研究以IMF去年10月對中國經濟增長所作預測作基礎,假設今明兩年中國經濟增長較預期低1.5個百份點(如下圖),跌至約4.5%,再計算英國經濟增長的變幅。 下圖為推算結果,首兩年因中國經濟放緩1.5個百份點,英國經濟增長率(下圖黃綫)會放緩0.14個百份點,但到第三年就可回復正數;藍棒則顯示中國放緩對英國GDP總額的打擊,長綫而言這打擊只會有0.2%,而最嚴重只是在第二年,對英國GDP帶來0.3%的打擊。 總括而言,英倫銀行的研究指出中國經濟放緩對英國經濟的打擊有限,但提醒讀者上述的推算模型可能忽略了個別間接影響因素,例如中國對歐美經濟的潛在影響,令估算低估了中國經濟的影響。 以下為英倫銀行研究員講解這個研究:

總結英倫銀行評論Brexit的風險

週四(5月12日)英倫銀行公佈議息結果,繼續維持利率不變,這決定無人覺得有驚喜。反而英倫銀行同時公佈《Inflation Report》及Mark Carney在記者會上的講話,多次提及Brexit對英國經濟的影響,就吸引到更多人的注目。 Carney在記者會上講,Brexit有可能令英國陷入技術衰退、英鎊大跌及區內物價急升等情況。其實Carney的講話,不少都是建基於《Inflation Report》內的分析,而事實上今次的《Inflation Report》難得有極詳細的Brexit探討,值得細看。 首先《Inflation Report》中有一篇短文,簡單探討Brexit公投對英國匯市的影響。可以從下圖見到,自去年11月18日至今的英鎊實質匯率指數跌約9%,英倫銀行就利用在Bloomberg上的新聞報道談及「Brexit」及「EU referendum」的次數,與英鎊的跌勢透過Regreesion分析出,受「Brexit」情緒憂慮而出現的匯率跌幅佔比。 上圖黃綫就是英倫銀行以Brexit新聞報道推算出的英鎊滙價變幅,可以見到單是Brexit消息都已經可以令英鎊跌約4%,佔11月中至今跌幅近一半。 另一個預視Brexit公投會令英鎊下跌的指標,是外匯期權市場,下圖為英倫銀行於5月4日記錄的英鎊兌美元及歐元call/put期權Implied Volatilities差距,可以見到市場預計在公投後英鎊下跌的機會較大。 同一篇短文中,英倫銀行亦有就公投對利率市場及股票市場的影作評估。文中指出,公投消息對利率的影響不大,可能是反映市場對公投結果將如何改變利率曲綫無甚共識,亦正因如此公投前後的到期利率期貨推算的Implied Volatilities顯著上升。 用相同方法檢視股市的反應的話,研究指亦無法清楚見到公投消息的影響,只見到業務較著重英國本土的股份的回報期內低於FTSE指數,或反映公投的影響。 《Inflation Report》另一個與Brexit相關的研究,是不確定性的影響。英倫銀行的研究利用在財經新聞中出現「Uncertainty」相關的字詞數量,來推測市場對不確定環境的憂慮,這可從下圖紫綫看到「Uncertainty」相關字眼自去年底開始急升,並且大部份都與公投相關。而上述的英鎊實際匯率指數的Implied Volatility(啡綫),都顯示公投令前景不確定性增加。 不確定性上升有何問題呢?英倫銀行研究員文中指,不確定性提高會令家庭增加儲蓄並減少消費;而企業則會在不確定因素消散之前,延遅投資;而不確定因素更可能令企業傾向顧用短期工,多於作長綫投資。而不確定因素更可直接令資產價格下跌,例如因為市場要求的風險補償(Risk Premia)增加將令融資成本上升,令企業盈利受壓。 Brexit對英國經濟有何潛在直接影響呢? 在《Inflation Report》的最後段就作出一個詳細探討。首先一些基本數據,歐盟為英國的要貿易夥伴,與歐盟的國際貿易佔英國貿易總額約一半,其中佔出口44%及入口53%;除此以外,到英國投資的FDI中有48%來自歐盟,而英國的海外FDI則投資於歐盟,可見兩者的關係極為密切。 所以其中一個潛在影響英國經濟的因素,是公投英國人民選擇了Brexit,英國雖與歐盟重新商討貿易協議,期間將為英國經濟前景將極度不明朗,並出現上文提過的一系列問題;而因為英國國內的勞動法例及國內勞工遷移走向都可能Brexit而需要作轉變,再加上外資投資額減少可能令企業投資新科技的進度減慢,這些都可以直接影響英國經濟的供應面,及英國國民收入的增長。 如果上述情況再加上英國國內金融資產價格大跌,將可能令銀行的融資成本上升,這將令英國國內企業及居民的利息開支上升,或會拖累該國非金融資產例如房地產的價格,再進而影響居民消息及投資意欲。 在上文引述過研究顯示Brexit消息令英鎊自去年11月下跌約4%,而英倫銀行認為當確定要脫歐,英鎊匯價可能會進一步急跌。英鎊下跌,一方面會令入口價格上升,令居民減少消費入口產品,有助改善貿易赤字;但另一方面英鎊下跌亦會降低英國居民的實質收入,可能令居民減少消費。而在供應層面,由於不少企業投資新產能時,都要依靠入口原料,故英鎊下跌亦可能影響英國企業的投資意欲。 總括而言,英倫銀行的研究認為入口減少令貿易逆差縮細,雖可令英國的國民收入上升,但相信不足以補償經濟長期不明朗,及金融市場趨緊的負面影響,所以國民收入相信會因Brexit而下跌。另一方面,雖然經濟將轉趨疲弱,會拖低通脹,但該行相信在Brexit初期仍不足以抵銷因英鎊大跌而令物價上升的效應。 故此,Brexit相信會令英國同時出現高通脹及經濟放緩。報告又指出一些可能令經濟放緩加劇的潛在問題,其中一個問題是英國的經常帳赤字相當嚴重(下圖),而經常帳赤字可以得以維持是因為同時英國獲得大量外國FDI及金融資產流入,這類資金流入的總額相當於英國GDP 16%,而歐盟正是這些流入資金的主要來源之一。 報告擔心若公投後英國人選擇了Brexit,海外投資者可能不太再願意持有英國資產,令資金流入減少;這令英國將難以維持高經常帳赤字,並會對英鎊匯價帶來更大的沽壓,令通脹及經濟放緩惡化。 另一個會令情況惡化的因素,是因為英國銀行系統內過半短期批發資金是以外幣計價,這令銀行有潛在外匯風險。假若銀行的流動資金在Brexit公投後因上述問題減少,可令整體資本市場都出現流動性問題,推高流動性的溢價,令企業發債融資的成本更高。 不過英倫銀行強調,近年該行與多間央行有Swap line的協議,需要時可與加拿大央行、聯儲局及人民銀行等各大央行借取大量外匯,相信可維持銀行體系內外匯流動資產的需求。 英倫銀行亦指出,Brexit同時可以令歐元及歐元資產格大跌,拖累歐元區經濟,反過來又會令歐元區對英國出口的需求大減,加速英鎊下跌。 上述就是英倫銀行對Brexit影響的簡單評估,可以見到其實分析都只是局限在大方向,但並無就經濟放緩及通脹的幅度作出估算,這是因為英倫銀行強調不會為脫歐情境作預測,以免干預政治局面所致。但當然,有不少批評指英倫銀行現時的預測已是在干預政治,但Carney多次強調,今次對Brexit的論述只是盡該行的職責,提醒經濟的潛在風險。

超級央行議息日 – 知唔知單係星期四有幾多個央行加/減息? 

昨日(3月17日)對於有觀察全球貨幣政策走向的朋友(例如筆者)是相當「疲累」的一天,因為極多個國家的央行在這天進行貨幣政策會議,更重要是不少央行都有作出利率更調整。

Read more超級央行議息日 – 知唔知單係星期四有幾多個央行加/減息? 

英倫銀行通脹報告(2016年2月號)

 英倫銀行上週四(2月4日)進行議息會議,今次會議同時發佈了一年四期的《通脹報告》。 《通脹報告》是英倫銀行用以向公眾解釋英倫銀行對經濟看法,及貨幣政策背後的考量的渠道,所以看《通脹報告》應可一探英倫銀行的政策走向。 較重要的當然是英倫銀行對英國經濟及通脹的預測,下圖括號內的號字為11月報告的預估數字,括號外則為今期數字: 可以見到,未來三年GDP增長都有所調低,例如今年的增長率就由2.5%下調至2.2%,明年的則由2.7%調低至2.4%; (下圖為英倫銀行預測GDP增長的信心區間:愈深色的區域有出現的機率愈低,而最淺綠色以內所有區域則包含90%出現機率) 今年首季的通脹預測,亦由上期預估的0.7%下調至0.4%;明年首季的通脹率亦相信只會回升至1.2%,較上期預測的1.5%為低。 (下圖為英倫銀行預測通脹走勢的信心區間:愈深色的區域有出現的機率愈低,而最淺紅色以內所有區域則包含90%出現機率;左圖為今次預測,右圖為上期預測,兩者都是以市場推算的英國利率走勢作基本假設。)    這些預測,英倫銀行是基於以下一系列基礎假設推算而來:        當中包括包括: 1) 環球經濟 預期歐元區按季增長約不足0.5%及通脹維持於約零水平 美國按季增長亦僅僅高於0.5%,而通脹維持於1% 新興市場則全年整體增長3.25%,而中國全年增長約6.5% 2) 英國本土開支 預期消費開支以每季0.75%增長,而企業投資則以1.25%按季增長 物業投資則按季增0.75%,而樓價則每月以0.5%速度上升 值得留意是,英倫銀行對通脹的假設仍相當樂觀,例如英國物價是受外圍因素(如油價)拖累才不能達致2%目標,該行指英國春季期間燃氣價格跌5%,但同時預計非能源入口價格將有一定升幅,兩者可相互抵消。 而該行更對國內生產力上升有相當樂觀的預測,認為未來一兩年將有顯著回升(如下圖),將可帶動工資水平上升,推動通脹。      Inflation Report Press Conference – February 2016 http://www.bankofengland.co.uk/publications/Pages/inflationreport/2016/feb.aspx

Cashless 經濟?  其實鈔票需求愈來愈高(至少英國係)

英倫銀行上週發佈新一份季刊,其中一章談及英國現鈔貨幣的流通情況及存在價值,頗為有趣。先看以下三個圖,較上方的圖為英國流通現鈔的總量(綠色,右軸),及其對GDP的比例(藍綫,左軸)。 可以見到不單鈔票總量不斷上升,就算其對GDP的比率,亦在2000年代後期回升。但從以下一個圖可見,即時交易使用現金的次數無明顯上升,反而使用Debt Card交易的數量就自2000年來升5倍。 這顯示英國經濟使用鈔票作即時交易的情況雖傾向減少,但整體對鈔票的需求,又有增無減。英倫銀行這份報告就簡單講述幾個對鈔票需求的來源。 首先都是要估算因日常交易而產生的鈔票需求,而下列為英倫銀行就金融機構、消費者及零售業,因為交易需求而「留起」的現鈔總值估算。 合共的現鈔總值介乎150億至190億鎊,這約佔流通現鈔總值600億鎊的25-32%。 第二個對現鈔的需求來源,就是居民將錢放在床下底(意指將現鈔儲在家中或其他非金融體系的地方,英文為Hoarding),儲錢以備不時之需的需求。英倫銀行2014年曾以問卷方式,去了解這個情況,徥出結果是18%的受訪者有這儲現鈔的習慣,以之推算被儲起來的現鈔總值約為30億鎊。而2012年英倫銀行旗下Financial Services Compensation Scheme (FSCS) 的調查,則得出50億鎊這個估算。但英倫銀行都認為不論30億或是50億鎊,都是明顯低估的,因為無人會如實的告訴他人,在家中藏起的現鈔有多少。 上述兩種現鈔需求都有海外版本,即是有海外的交易需求,亦有海外人士的儲現鈔需求。但兩者英倫銀行都無實在的數據,唯一比較清楚的是國外外滙兌換商,對50鎊紙幣的需求較高。 除了國內及海外的需求,還有第三類經濟體對鈔票有明顥需求,這就是所謂的Shadow economy,即是那些在政府規管、稅務及觀察範圍以外的經濟行為,簡單講就係洗黑錢、在黑市市場買賣違禁品(如犯毒、嫖妓等)。這類市場普遍為避開執法人員的耳目,以現金交易為主是必須的,而這又產生對現鈔的交易需求及儲備需求。 根據Institute of Economic Affairs 2012年的一份報告估算,Shadow Economy的規模約為英國GDP的10.3%,但就較1990年代未期的規模有所減少,這令英倫銀行傾向認為,Shadow Economy產生的交易需求,並無令現鈔需求增加。那相關的現金儲備需求呢? 可惜,英倫銀行無足夠的研究數據,去推論這方面的需求。 這份簡單報告的結論? 在這個年代非現金交易的使用雖然更為普遍,但不等如現鈔的需求必定會減少,英倫銀行認為現鈔需求受居民交易需求以外,亦受其他更多需求因素影響。而該行的判斷,是未來對現鈔的需求將有增無減,亦因而會在2016年推出新的Winston Churchill肖像新5鎊紙幣,再下一年則推出Jane Austen肖像的新10鎊紙幣,以應付需求。 The future of cash – Quarterly Bulletin article Despite some reports that cash is in the final stages of its life, the demand for cash continues to grow. … Read more Cashless 經濟?  其實鈔票需求愈來愈高(至少英國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