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glitz :無自由的民主 只會帶來貧富懸殊

無自由的民主制度(illiberal Democracy) ,仲可以帶來持續的經濟繁榮?定還是係只係令富者愈富? 係遮打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下,相信唔少香港人都諗過呢個問題,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Joseph Stiglitz近日係匈牙利布達佩斯的Central Europe University 演講時,就直接指出無自由的民主制度,唔可以帶來全民共享的經濟繁榮,反而會帶來貧富不均。 #104878901 / gettyimages.com Stiglitz認為,長綫社會要有生活水平改善,要集齊三大條件:資本累積、資源分配效率改善與及整個社會重視學習。而最後者能出現的條件就是要有「真正的自由民主」。他認為科學同知識本身,就是要挑戰固有權威(Authority),要創造一個「重學習」的社會就先要這個社會本身夠開放,可以制衡「反科學」的論述,以容許令新科技出現改進社會。 而假若自由民主倒退,出現「假民主」的話,好多時會的問題就是貪污會拖垮制度,他指如果法制無法保障窮人的權益,「就有可能有人會將制度變成只為權貴服務,最終只會加刻貧富不均。 讀者要留意,Stiglitz講的自由民主,主要係講人民要有創新空間及平等權利,而唔等於係所有事情上都交由「市場」決定,政府「坐埋一邊咩都唔好插手」,相反, Stiglitz 認為在不少情況下,政府主動干預可以增長社會整體「學習」能力。一個較明確的例子就係知識產權制度,因為私人市場科技發展,就是靠知識產權限制其他人學習或使用某些科技,以提高企業可從科技發展的回報,以鼓勵私人市場發展科技。問題是這反過來令資識傳播速度減慢,不少重要科技因產權理由,難以再改進及應用,社會整體受損。 #96520587 / gettyimages.com 這令政府有需要管制科研市場,甚至直接資助科研,以提高社會效益。而正因為政府有這重大的責任及影響力,所以社會更需要有自由民主制度去制衡政府的行動,以確保政策是以所有市民利益為依歸,而非傾斜向某些人或界別。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Central Europe Universty 是由索羅斯開辦的,所以佢係席上聽眾,而首富Bill Gates都係坐上客,唔知佢對知識產權個部份內容又點睇呢。 不過更重要的是,各位香港人,你地又點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