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知你地知唔知(我就今朝先知),印度財長 Arun Jaitley黎左香港,而今朝出席左 APIC-India Capital Markets and Institutional Investors Summit。(下午仲會見左「超然的梁特」)。

在香港的期間他接受多間英文傳媒訪問,其中FT的訪問內容我最感興趣。早前同大家講解過,印度財政部建議改革印度央行議息機制(見《「印度央行獨立不再? 」 事件小總結》一文),當中最為人所非議的是這部份:

現時印度的貨幣政策基本上是由央行行長一人決定(而行長可向顧問委員會徵詢意見),新建議改由七人委員會共同議訂,這不是更好?問題是新的委員會將由三名央行職員(包括央行行長、央行理事及一名行委任的央行職員),另加四名印度政府委任的人士組成,即是政府委任的人員多於央行職員,某程度將貨幣政策由央行「移交」予政府,令不少評論擔心央行獨立將「不復存在」。

按現時的建議,四名政府委員實際上是由獨立遴選委員會提名,問題是印度的官僚及貪污情況難令人有信心「獨立」委員會有多獨立。

在FT亞洲版總編David Pilling主理的這篇專訪中,財長Jaitley就放風指財政部的對改革方案的立場並非如外界所述,他強調「財政部與印度央行在這件事上的立場是一致的。」

“The government and the bank are on the same page as far as this is concerned,”

Pilling 之後追問,財攻部是否會如個別分析員所建議,將委員會改為六人組成,而央行行長則「超然」於這個委員會,在投票出現平手情況時,央行行長才投下決定性一票。 Jaitley就拒絕確定任何有闗這方案的細節,只謂所有細節改動要先告知國會。這番言論看來相當正面,反映財政部相當尊重印度央行的獨立性,是吧?

但在同一個訪問,Jaitley被問到對9月29日印度央行的議息會議的看法時,他就直指「常識告訴我們,印度的利率應該下調。」

“Common sense says the rates should come down.”

他指印度的通脹問題已經完全受控,現時應該為聯儲局「飄忽不定」的利率政治做準備,所以應該減息。要留意的是,這個出口向印度央行施壓的言論,不只出現一次,而是先後在幾次接受國際媒體訪問都有提到!

CNBC (約1:25開始)

“As somebody who wants India’s economy to grow and who wants domestic demand to grow, I would want the rates to come down,” India’s Minister of Finance Arun Jaitley told CNBC .

Bloomberg(約2:40開始)

當然,他在多次訪問都有提到「減息與否都要由印度央行運用其專業知識決定」之類的講法,但這番講話是用以給予印度央行壓力,是頗明顯的。

特別是印度央行行長Rajan早前才重申,他不認同印度人應該將減息視作派糖,印度央行減心息與否的決定,應該建基於未來一年的通脹展望,而非短期的通脹數據。

Evernote Camera Roll 20150921 165339

從上述印度財長的言論,又則面反映出為何當日財政部建議改革貨幣政策委員會時,傳媒反應會如此大,正是因為印度政府、商界甚至國民,都迫使央行為短期經濟情況而減息的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