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個標題,大概你會以為這是一篇本土主義文章。唔好意思,那是個標題黨,其實這是篇經濟學術報道。

經濟學界對政治選舉議題一向有探討,因經濟學在美國某程度上是件政治工具,故經濟學者對政治往往頗有興趣。對於選舉,經濟學者都一小小的疑問,就是選民的投票取向左或是右到底是由甚麼決定的?市民主張自由經濟減少規管(較右),或是主張增加福利、大愛包容(傾左),是因為道德感召、價值觀主導,還是經濟生活需要使然?

不難想像,經濟學者多會傾向以後者作解讀,因理論建構較近現有經濟學框架。人本自利,故較高收入的人仕自然會較支持右傾政客,因其主張減少稅收或避免干預市場的政策,看似較易令有錢人得益。同理,生活較困難的朋友,自然又會支持會大派福利,關愛大眾的政黨。問題是,這種理論看似合理,但難以驗證,難度你可以將同一個人的收入高低調整,看看其投票取向的改變?這不太可能吧。

其實是有可能的,方法就是看看中六合彩(我用這個詞代替外國的彩票)會否改變市民的投票取向。University Andrew J. Oswald及 University of Melbourne應用經濟學教Nattavudh Powdthavee最近發表了一篇論文,名為《Does Money Make People Right-Wing and Inegalitarian? A Longitudinal Study of Lottery Winners》,內容是以英國人口普查數據內,研究有關市民中獎的數字及其政治取向關係。而他們的研究發現,數據上中獎真的會令選民的投票意向變得右傾!

1996年起,英國人口普查的問卷中開始有這一個問句:

“About how much in total did you receive? Win on the football pools, national lottery or other form of gambling”

而同時,問卷又會就受訪者的政治取向作出以下問題:

“Would you call yourself a very strong supporter of (Party reported to be closest to)? 1 = very strong; 2 = fairly strong; 3 = not very strong.”

兩位學者認為若將兩者一齊睇,便可為「收入對政治取向的影響」這名題作出實證探討,因為中彩票會為受訪者帶來突如其來的額外收入,這將取得接近「隨機性實驗」的效果,令這驗證更具啟發性。

為研究需要,兩名學者將受訪者投票取向簡單分成兩大方向,傾向投票予工黨(Labour Party,當然是英國那個而不是李卓人那個)定性為左傾人仕,而投予保守黨(Conservative Party)的則定性為右傾。在多年問卷答案中,他們找出8984個表明會投票於上述兩黨而同時又中過彩票的數據(但要留意,當中實際只有4217位不同的受訪者。對,平均每位都中過兩次獎!),其中541個數據為中獎彩金超過500英鎊。

簡單的組織數據後,得出圖一。所有於之前一年,無表示過支持保守黨的受訪者中,無中過獎的而會「轉右」的平均為13%,但在中過超過500英鎊彩金的人當中,「向右走」比率升至18%。當然這在統計上,未能實明甚麼,但已可見收入增長的影響力。

而通過Econometric模型處理,得出結果是受訪者「傾右」的程度,於1至7的比例上(1等於極度支持工黨……4等於中立…..7等於極度支持保守黨),平均會因為中獎而上升0.02。而如果集中看得獎超過500鎊的影響力,中奬後「右傾」的程度更會上升0.135。由此可見,在某程度上收入上升是會令「左派」變右的!

由於研究結果有趣,我特意訪問了Andrew J. Oswald教授,希望他可以解釋一下當中內容。(先說一下,Oswald是一位相當知名的經濟學家,特別是其在Happynomics上的研究,往往是極有分量的,所以可以問到佢是件榮幸的事。)

Andrew Oswald教授
Andrew Oswald教授

問: 我們在研究中見到(如圖一),中彩票會有幾個百份點的取向改變,但這算不算一個「顯著」的影響?

Oswald: 我們的結果顯示,中獎獎金超過500鎊的人會平均有5個百份點取向轉變,這是就這麼細的金額來說是相當大的的改變(試想贏大錢的朋友會幾大的轉變)我們亦要記著,大部份時間人們是不會改變其傾向的,所以這樣就引發到5個百份點的改變絕對不是件小事。而且個百份點在不少民主國家,是足以改變選舉結果的!

問: 你認為這種轉變,能否在長時間持續的呢?

Oswald:問得好,但我們不知道。

問: 你又認為這結果是否可廣泛應用?你估在其他國家會否出現同樣的研究結果?

Oswald:我認為,大方向上相似的研究結果會在其他地方出現,而我知道有研究生已經用美國的數字作相似的研究,亦找到相同的結果。

當然,這研究結果仍未能為「增加收入會令政治取態變右」一說立下確切的定論,要更多類同的研究再看看這個理論的準確性。

我起題時將這個結論放諸香港,可能會是言之過早,例如本地「左膠」的「左」,跟英國工黨的「左」是否相似,我相信要留待大家再討論。小記只是想說,如過你覺得你身邊的朋友,甚至女友太過「大愛包容」,不妨送張六合彩俾佢地,可能這會改變你的一生。 (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