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力推電子交易 倡議商店可拒收現金

根據QZ報道,丹麥財政部正倡議新政鼓勵國民多用電子交易,容許餐廳、汽油站及服裝店等店鋪不再接受顧客使用現金付款。(丹麥講故佬指出,超市不包括在內。) 財政部認為,這做法可以令商鋪更易做生意,及促進全國經濟。這說法從何而來? 根據丹麥財政部長,因為店鋪有不時存放大量現金同時,店主往往亦要設置大量防盜設備,加上現金找續浪費店員時間,及處理現金的行政成本(如存錢入銀行),加起來使用現金的成本不少。 這看來有點好笑,但按QZ引述一份2013年McKinsey 發表的研究指,使用現金對社會的成本實非微不足道。以較極端例子俄羅斯計,社會成本的比例估計可達該國GDP 1.1%水平。 所謂的社會成本主要包括銀行處理現金的行政費用,亦包括政府及銀行進行的防偽,甚至印製(或鑄造)現金的成本,我們一方面可以講這筆錢在完全無現金的(平行)時空,是可以完全節省的,但較實際的看法,是比較俄羅斯這現金量較多的國度,與「正常」國家如美國的比較。從圖中可見,成本差距仍達0.5%GDP。    另外該研究又指,使用現金的比例愈高,該地區的黑市商業交易愈多。做過生意的都會知,現金生意在報稅方面比較「靈活」。另外,目前不少非法商業活動(如召妓、犯毒等)在零售層面仍是以現金交易為主,如果現金的流通量大減,有論者認為可能有令犯法活動減少之效。(按:本網記者對此說法不太同意)    到底丹麥這個「實驗」成果如何,仍先要該國成功立法才能試驗,要如過新政獲通過,最快2016年一月可推行,屆時再行觀察。 另一方面,香港金管局又如何看待現鈔未來路向的問題呢? 我早幾天在信報看到這段報道: 金管局總裁陳德霖表示,過去十幾年,港元鈔票的流通金額及每年印鈔張數持續增加,預期未來港元鈔票的需求仍會繼續增加。他說︰「過去十幾年來電子貨幣愈來愈普遍是不爭的事實,用信用卡、八達通,減少很多硬幣的需求。隨着經濟增長,遊客增加……有些遊客是不會重複的,新來的遊客換了港幣一千幾百, (將港幣) 帶走不回來,所以我們預期需求還會增加。」 雖然陳德霖事實上無這樣說,但如果「旅客不停帶走鈔票」成了我們增發現鈔的主因,相對丹麥的實驗,我們的「鈔票政策」都頗…..應該說「實際」、「務實」? 或是欠「前瞻」及「實驗精神」?

大陸信貸危機一到,香港銀行真的頂得住?

|原載於《香港3.0》| 週五朋友傳來一則即時財經短文,題為《港銀持有近三萬億內地貸款》,文中無咩內容,實際上只是一堆數字,一堆香港銀行借左幾多錢予大陸相關銀行及企業,其實這則新聞無被做大,因為這短訊的性質是金管局的新聞稿一則。 但在網上的反應則相當不同,大部份網友對這則新聞感到相當憂慮,而則頁的「讚」數出奇地多至近500個(要知道正常的財經新聞讚數是單位數),今日連「知名網民」(?)健吾都以截圖分享了這新聞!(下圖) Post by 健吾. 咁這個數字是否真的值得大家的憂慮呢? 先同大家解釋,數字的來源是金管局週五公布的《季報》,而所述的是截至今年3月底,香港銀行對中國內地相關貸款總額為28,670億港元。 問題是,這個近3萬億的金額是否值得大家擔心呢? 那我們就要先答一個問題,就是這筆數到底算不算大?按金管局提供的數字,這3萬億佔本港銀行業總資產大約14.4%,而同報告亦提供了銀行的資本充足比率(Capital Adequacy Ratio)為15.9% (見註)。所以從表面看來,就算這3萬億港元的內地相關貸款聽日全數變壞帳,理論上香港銀行體系是食得落的。 但請注意,上述句子的重點是「理論上」同「表面看來」。 其實有關本港銀行的內地相關貸款問題,有不少外國機構都關注,例如本月初評級機構Fitch就發表報告,指金管局的數字其實有「估細數」的傾向!該組織自行通過大量中港貿易數據做估算基礎,得出本港銀行的中國內地相關貸款總應為7980億美元,即62244億港元(以1美元兌7.8港元計),足足較令大家震驚的3萬億多了一倍。 而Fitch的數字亦指出了一件相當有趣的事,就是香港對大陸的融資額,實為亞洲區內最多!其他地區(包括新加坡、澳門、馬來西亞等國家)對中國的融資額加超來,其實都不過4000億美元,即香港批出的3分2,可見其實中國企業相當依賴本港金融系統的! 如果你同我一樣相信Fitch提供的數字,馬上就可見到香港銀行體系是完全食唔落這批壞帳的! 那下一個問題是,中國人會不會走數?我會答你走晒3萬可能唔會,但快要出現走數是一定會出現的情況,因為大陸的經濟現時面對的是極嚴重的債務危機,而這危機會爆可說是一定的,問題只是在那個層面爆,與及誰受害。(有關中國債務危機的分析,個人推薦陸龜兄的一系列文章。詳看 這裡、這裡及這) 但無論是貪官或是個別土豪商人,誰會在內地的債務危機中受害,港銀借出的大陸相關債務都要面臨一定的違約潮,即大量內地相關壞帳會同一時間湧性。我雖然堅信香港銀行體系的底子是良好的(資本充足比率近16%是相當理想的),但在現代的銀行系中,「信心」兩字對銀行的營運仍具相當重要的角色。不論是存戶開始對銀行的穩健性起疑而撤資,或是銀行因對自身的信心不足而開始對借貸條件收緊,都勢會引發惡性循環,令銀行的營運及盈利受打擊。 另一大問題,是若大陸貸款違約潮出現,大有機會伴隨而來的是大陸人從香港樓市撤資。我之前說過香港樓市可以下跌,而對經濟不會有大影響,但大陸有信貨危機與及違約潮的話,分析就要修正,因為樓市大跌將會有可能令更多違約出現,反過來又會令銀行收緊借貨條件。這樓市下跌與香港銀行信貨緊縮的惡性循環式,將會本港的實體經濟就難再獨善其身。特別是近年以「二按」「三按」等借錢投資或做生意的港商,就最危險了。 當然這只是個「未日博士」式的預言,我想實際情況未會必會咁壞,但我希望讀者可以提高警覺。誠然,IMF早就在今年兩次就香港經濟情況發表報告時,都特別有提到中國內地相關貸款持續急升會帶來重大的風險(我早前亦曾作過報道:詳見這裡及這裡),而金管局內部對有意見表示關注,更要求銀行改善貸款的質素,但消息指相關的「新政」要到2018年才會正式推行,即係中國借貸危機玩完都未推出到。亦希望港媒同行可以在這方面多加報道,因為現時的報道實少得可憐。 ────────────── 註: 要留意資本充足比率的計算分母為Risk-weighted Asset Value(即經風險權重調整的資產值),而通常這數字會較總資產值為細,所以簡單的資本比率(即Equity/Asset) 可能不足15.9%。

向大陸借貸過多 金管局叫銀行「小心啲」!

The New York Times報道,由於本港銀行對大陸的貸款金額連年上升,而隨著中國硬着陸的風險愈見明顯,金管局正積極研究提高本地銀行的資本水平要求。 這樣做的原因,是希望降低大陸若出現經濟危機及信貨緊縮時,可能帶來的負面打擊。報道指,以金管局的計算去年本港銀行系統向大陸借貸的總額大增32%,至4650億美元。但信貨評級機構Fitch本週一(6月9日)就公佈,有關的大陸融資金額可能更高,高達7980億美元!而按Fitch的數字,香港對大陸的融資額為亞洲區內最多,其他地區(包括新加坡、澳門、馬來西亞等地方)對中國的融資額亦不過4000億,可見香港在中國信貸危機的前提下,風險最高!(見下圖)Fitch更指 「中國硬着陸的機會不大,但出現的話對香港的打擊會很嚴重!」 (A ‘hard landing’ for China’s economy is a low-probability — but high-impact — downside risk to banks in Hong Kong) 文中指出,金管局希望銀行可減少對短期借貸的依賴,改為更多用年期較長的資金來源(例如Retail Deposit,即零售存款)作為融資來源,而當然這些「新政」亦為盡早推行Basel III的要求。不過,有外資「Wholesale Bank」就指,這種「新政」明顯是令傳統銀行(即接受散戶存款的那些)如匯豐、渣打等得益,那些主業做大額借貨、融資的銀行就要受害。 而NYT亦指,金管局的行動與早前IMF兩份香港經濟報告的提醒有關,詳情可睇返之前作的相關報道: 1) 《IMF:香港金融親中招風險》 2) 《IMF為香港把脈 :內地經濟是重要風險因素》 不過,講左咁多,其實有關的新政預期會係2018年升會實行。銀行金融監管政策,從來都係講多過做的,到時中國借貨泡沬都爆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