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息下限? 歐央行研究話見唔到喎

歐央行四位經濟學者今個月刊出嘅工作論文就指出,利用2007年至2018年嘅銀行數據顯示,歐央行2014年採用負利率政策之後,一直都見唔到有受零負下限嘅限制,利率攻策仍然有刺激經濟嘅效用,同理論所講嘅大大不同。

全球負利率債總額降至10.7萬億美元

Bloomberg報道根據Bloomberg 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Index數據,指截至上週全球負利率債券的總值達10.7萬億美元,按月跌10%,並相對6月時的高位12.2萬億明顯有距離。 而負利率債的主要「產地」為日本,該國佔去5.4萬億美元負利率債,其次為包括德國、法國、荷蘭、西班牙及比利時等的西歐,共佔44%。美國則只有約220億負利率債,佔全球約0.2%。 ———– Negative-Yield Debt Falls to $10.7 Trillion After September Rise via 金融0.1

V教授:負利率政策無用

Yanis Varoufakis

前希臘財長Yanis Varoufakis在Project Syndicate撰文指,歐洲央行的負利率政策不會鼓勵商界投資,反而只能傳遞央行對經濟前景悲觀的訊息,反而令商界投資減少。 The Politics of Negative Interest Rates 他指出,當商界眼見央行拼命推出刺激政策,只會令通縮預期自我實現。他指出可幸仍有個別央行官員有真正對抗通縮的創見,例如英倫銀行首席經濟師Andy Haldane指出,全面推廣電子貨幣可以令負利率政策成效更大;而近日聯儲局的John Williams提出調高通脹目標或推行NGDP目標政策(NGDP Targeting),都是可取的建議。 參考報道:The Politics of Negative Interest Rates via Econ記者

IMF: 歐央行的負利率有效 但是….

IMF早前的一篇網誌,指歐央行的負利率政策有一定效用。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這篇網誌引述IMF自家的研究,指負利率成功降低銀行的貸款成本,令金融市場更為寬鬆;負利率亦強化歐央行前瞻指引的功效,亦令到企業及家庭可以用更低的成本借錢,有助提高通脹及經濟增長。 但IMF提醒,負利率的功效會遞減,因為銀行未必可以跟隨調低貸款成本至負數,所以建議歐央行在未來多著重利用QE等資產購買計劃來刺激經濟。 參考報道:The ECB’s Negative Rate Policy Has Been Effective but Faces Limits via Econ記者

黑田東彥:負利率政策開始見效

黑田東彥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指,負利率政策開始見到效果,成功拉低日本的孳息曲綫,刺激商業投資。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目前日本10年期國債孳息,已跌至歷史新低的-0.21厘,黑田又特別提到四月份日本新屋動工錄得按年9%升幅,可見房屋投資已回升,黑田相信資本投資增長亦趨穩。 但他亦承認,目前的貨幣刺激政策未有為消費市道帶來增長。 From Negative rates slowly lifting Japan’s economy: Kuroda- Nikkei Asian Review via Econ記者

FT新短片系列—PunkFT 用漫畫簡介負利率的問題

FT聯同經濟學漫畫Punk Economics的David McWilliams合作,創作出PunkFT這個解釋經濟現象的動畫,好有趣~ 而今次的題目為負利率~ 而其實Punk Economics以往的短片都相當可觀,例如這條講解銀行危機的都值得一看: From Negative rates defy gravity | PunkFT via Econ記者

負利率下的贏家? 愛爾蘭央行從負利率賺近3000萬歐元

by HeadCase via Vimeo (https://vimeo.com/121763217)

愛爾蘭央行公佈年度報告,2015年度該行錄得22.4億歐元盈利,並會將當中的18億歐元交予愛爾蘭財政部。 年報當中一個有趣的數字,是年內由於歐央行實行負央行存款利率政策,銀行及政府在區內央行存款,亦都要向央行支付負利率;愛爾蘭央行更因此要獲得2850萬歐元的「(負)利息收入」,這數字遠較2014年度的430萬歐元為多。 以下為愛爾蘭央行為年報做的簡介短片:

瑞士Alternative Bank Schweiz : 點解唔可以向客戶收負利率?

瑞士央行由2014年12月開始採用負利率政策,至今已一年多;當地的銀行與其他負利率地區的銀行一樣,央行向他們在央行的存款收取負利率時,普遍都只自行負擔這成本,不將負利率轉嫁予存戶;就算收取負利率,亦通常只向大額客戶收取(UBS為一例)。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但瑞士就有一間銀行直接向所有客戶收取負利率,這間銀行就是Alternative Bank Schweiz (ABS)。 WSJ早前總結ABS的經驗寫成一篇報道《Negative Rates: How One Swiss Bank Learned to Live in a Subzero World》,值得參考。 ABS於去年十月公佈,今年會開始向存戶收取最少0.125厘的利息。一個相當有趣的問題,是自從公佈負利率後ABS的客戶行為有否大變。據ABS公佈,自十月公佈將收取負利率後的兩個月,ABS錄得1797個取消戶口的申請。事實證明負利率會趕走存戶? ABS網站: Home :: Alternative Bank Switzerland 先看一看新開戶數量吧,同期的新開戶數量為1830個,故存戶數量實際上錄得33個淨增長。而到負利率正式執行後的兩個月(今年一月及二月),存戶的淨增長仍然錄得上升,由33升至59個。 當然,存戶數目是不是最重要,其實戶口內的資金有否流走才是重點。按ABS的披露,由去年十月至今年三月存款總額大約錄得4%的跌幅,即約5650萬美元。事實又證明負利率會趕走存戶?這只是對了一半,ABS解釋存戶只是將錢由存款戶口調往投資戶口,期內ABS管理的資產實際是大致不變的。 WSJ的文章訪問ABS的行政總裁Martin Rohner,Rohner指在決定是否向存戶收取負利率時,ABS內部有極大的爭議,擔心新政策會引來大量投訴。但由於ABS的資產負債表中有極大量為存款,只有少數為信貨及投資資產,如果ABS不向存戶收取負利率,其利潤將會大跌。 Rohner又指,負利率收費確實令部份只為低收費而來的客戶,但又因為負利率收費的新聞,反而令ABS更廣為人知,更多客戶知道到該行對社會及環境價值的看法,成功吸納新客。 ABS的營運宗旨是「具道德的銀行」,做生意會同時考慮社會及環保價值。WSJ指ABS的其中一個投資項目,是投資在一間專為有精神健康問題的女性提供工作機會酒店。 參考報道: Negative Rates: How One Swiss Bank Learned to Live in a Subzer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