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B的QE退市策略未必要跟聯儲局

這篇由Société Générale集團首席經濟師Olivier Garnier在FT撰寫的文章,探討ECB在QE的收水及退市策略內容有趣,值得一看。 ECB exit strategy need not mimic the Fed’s A different sequencing mix between tapering and rate rises should not be ruled out 文中主要討論ECB在停止資產購買計劃及加息兩件事的處理上,是否有需要跟隨聯儲局的做法,先停止購買資產,然後才加息至一個「正常」水平。Garnier的看法是歐央行其實不需跟隨這個次序,他提出的原因主要有兩個。 首先,聯儲局當年是在利率下降至近零息水平後,才推出QE;聯儲局的立場,是QE為利率政策在零息下限面前有失效的情況,所以改用QE刺激經濟,即是QE是替代利率政策的工具。Garnier就指出,歐央行的立場一向是QE為利率政策的輔助工具,而非替代;事實上,歐央行在2015年3月推QE後,就曾兩次減央行存款利率(Deposite Facility rate),因此歐央行如果想同聯儲局一樣,認為退市的策略是將當日救市政策倒轉行一次的話,歐央行或應先加息,再停買債。 另一個原因,是在現時聯儲局似是有意加快調升利率的速度,這會令美元長債息率上升,這亦有機會傳到歐元市場,令歐元長債息率過早上升。由於資產購買計劃的主要功效在於調控長債息率,因此歐央行維持一定的資產購買行動,或可減低長債息率過度波動。Garnier認為合理的做法,是歐央行維持買資產的做法一段時間,但就減少購買金額。 總括而言,他的建議是歐央行在利率方面應採「closer to zero for longer」的態度,即加息令負利率政策不再,但就保證利率會維持在接近零息水平一段時間。資產購買方面,則採「smaller for longer」的方向,即延長資產購買計劃,但減少每月購買金額。

歐央行購買利率低於央行存款利率債券的詳情

今日歐央行進行貨幣政策會議,公佈不論利率及資產購買規模都維持不變。 Monetary policy decisions 歐央行在上次會議公佈,將放寬各旗下各國家央行購買債券時,不可買入利率低於Deposit Facility Rate(DFR,亦稱作央行存款利率)的限制,今次會議後就正式公佈放寬限制的詳情。 ECB provides further details on APP purchases of assets with yields below the deposit facility rate 歐央行的公告指,只有在各旗下地區央行在購買國債時(亦即在Public Sector Purchase Program之中)才會放寛上述限制,換言之歐央行在購買Cover Bonds、資產抵押債券(ABS)及企債時,仍要會受DFR的限制,即現時的利率不可低於-0.4厘。 歐央行又強調,旗下各國家央行在買國債時,亦應先購買利率高於DFR的債券為先,在有需要時才購入利率低過DFR的債券。

歐央行無債可買 開始考慮Yield Targeting?

今個星期歐央行議息,會否再加推刺激政策其實我無明確的看法,但近日見到一個有趣的討論,值得了解。 根據瑞信最近一份研究報告《I’ve been expecting you, Mr Bond scarcity …》指出,其實歐央行資產購買計劃中購買國債的部份,可能快將出現在個別地區無債可買的情況。 上圖為瑞信就歐央行在區內各國仍可買國債的時間估算,其中可以見到葡萄牙已無債再合適歐央行購買,而德國國債所餘下的時間亦大約只有兩個月。 這個情況令歐央行面對困境,要不就改變一系列可買國債的條件,或者就推出新的貨幣刺激政策。而近日受熱烈討論的一個新政選擇,就是歐央行將資產購買計劃,由現時定量(即是預先定下每月購買的規模)改為定價,明確定下各國債券的長債息率目標,實行Long Term Yield Targeting。 先簡單講一講背景資料,現時各國央行的所謂「基準利率」都是隔夜至一星期的短期利率,而以往央行一般只管短期利率而任由市場決定長期利率;直至金融海嘯後,各主要央行才推行QE政策來主動調控長綫利率,但通常的做法都是定下每月的國債購買量,長綫利率高低某程度仍由市場決定。現時這個Yield Targeting的建議,就是歐央行明確指出「理想」的長綫利率,而該行將透過買賣國債來「維持」這長綫利率水平。 這個建議之所以獲討論,是因為在今年Jackson Hole會議中,歐央行的委員Benoit Coeuré在講稿中提到,以下為相關的段落: A target focused on short-term interest rates makes sense when this is the main policy variable, but if short-term rates are persistently pushed towards the lower bound, monetary policy has to focus on a wider constellation … Read more

IMF: 歐央行的負利率有效 但是….

IMF早前的一篇網誌,指歐央行的負利率政策有一定效用。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這篇網誌引述IMF自家的研究,指負利率成功降低銀行的貸款成本,令金融市場更為寬鬆;負利率亦強化歐央行前瞻指引的功效,亦令到企業及家庭可以用更低的成本借錢,有助提高通脹及經濟增長。 但IMF提醒,負利率的功效會遞減,因為銀行未必可以跟隨調低貸款成本至負數,所以建議歐央行在未來多著重利用QE等資產購買計劃來刺激經濟。 參考報道:The ECB’s Negative Rate Policy Has Been Effective but Faces Limits via Econ記者

ECB首日購3.5億歐元企債

ECB的企債購買計劃上星期三(6 月8 日)開始執行,而昨日ECB亦公佈了首日的購債規模高達3.48億歐元,大幅高於分析員預期的1.7億至2.1億歐元。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WSJ訪問的分析員指,如果ECB每日都以這個規模購入企債,每月的購企債金額將高達70億歐元。

ECB暫繼續拒接受希債作抵押品

週四(6月2日)歐央行議息會議結果,大致上貨幣政策不變,只上調了通脹及經濟增長預測。 但除此之外,另一值得留意的歐央行議題,是該行拒絕向希臘國債批出豁免,決定希臘國債仍未能成為歐央行認定可的合資格借貸押抵押品。需要豁免的原因,是希債被信貸評級機構定為非投資級別,歐央行正常情況下不會接受作為抵押品。現時歐央行拒批出豁免,即是持有希臘國債的金融機構仍未能用希債向歐央行借取資金。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希臘方面一直希望因為該國剛在上週與歐盟及IMF大致就完成第一輪援助的審核,及次輪協援助的協議達成基礎共識,就可以令歐央行自去年二月以來首次要接受希債作抵押品。但在議息會議後的記者會上,Draghi指會議中官員有商討這問題,但決定在第一輪援助的審核完全完成前,仍不會批出豁免。 據FT報道指,希臘總理Tsipras對內閣成員表示,有信心援助審核會在短期內完成,而歐央行將隨之批出豁免。

路透:歐央行初期只每月買50至100億歐元企債

路透5月25日的報道引述指,歐央行下月開始購買企債的行動,初期只會每月買入約50至100億歐元企債。 [contentcards url=”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r-exclusive-ecb-credit-buying-to-start-small-betting-on-issue-boom—sources-2016-5″ target=”_blank”] 這與早前報道過,歐元區內合資格供歐央行購買的企債供應不多,三月時幾間投行估計供應只有約5000億歐元,而路透的報道則指出現時估算供應約有6000億歐元;再加上這些企債大多是由法國、荷蘭等地的企業發行,可能令寬鬆政策傾向利好這些大國。 報道指,歐央行仍憧憬購企債可以產生「滴漏效應」,最終令其他國家的企業更願意發行企債,並令中小企的借貸成本下降及更積極發債。但在這目的達到之前,歐央行仍只會傾向購買較少的企債,亦因如此,歐央行並無為企債購買量定下每月目標。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報道又引述Thomson Reuters數據指,自歐央行公佈買企債計劃後,企債發行量已有所增加﹐。自3月第二個星期至今,歐洲的非金融企業只發行了610億歐元的歐元計價債券,較2015年同期多50%,但新發的企債中七成來自德國、法國及英國,而當中只有三間企業乎合歐央行購買的資格。

Draghi教德國人投資:不一定要將錢放在存款戶口!

歐央行行長Mario Draghi早前接受德國《圖片報》訪問,並於週四(4月28日)刊登,訪問全文的英文版本可以在歐央行的網站找到。 其中一段《圖片報》記者問Draghi:德國人的存款在低息政策下「正像陽光下的牛油一樣在慢慢溶化」(melting away like butter in the sun),你看不見嗎? Draghi就解釋,其實不只德國人要面對低息,而且低息環境的成因是經濟正值低通脹低增長,如果現時加息可能令經濟更差及引發通縮。但《圖片報》記者指,德國人感受到的好像是低息的負面影響較多,例如退休存款變得更為困難…. Draghi解釋真正重要的回報是扣除通脹的實質回報,德國人可能眼見90年代的利息較現時高,但其實當時的通脹更高,所以實質回報其實當時較低;另外,Draghi又告訴德國的居民,他們不一定要將錢放在存款戶口的,因為外面有很多其他投資渠道。 《圖片報》記者追問:「德國人要怪就只好怪自己?」 Draghi否認,並重申投資的方法真的很多,他特別提到美國人都面對了七年的零息,但當地的金融系統仍然運作正常,不少資金仍可以取得合理的回報。 Draghi對德國朋友這番教導,各位讀者又怎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