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央行研究顯示用另一計法的話 消售稅上調對日本GDP增長影響全消

日央行一份研究指出,如果不用官方的問卷調查方式計算GDP,改以稅收數據估算GDP,2014年日本的經濟規模會由官方的525萬億日圓,變為556萬億日圓,而增長率亦會由0.9%上升至2.4%,所謂的上調消費稅打擊就完全消失。 FT報道指,日央行研究員認為近年日本官方GDP數據開始與其他經濟數據不太一致,例如GDP數據顯示家庭消費大幅多於儲蓄,而企業的經營盈餘亦持續減少;但其他數據則顯示一般消售者的銀行戶口現金上升,而企業的盈利及稅務都有所上升,畫面相當不同。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可惜這份研究是以日文成文,我無法作更詳細的分析。有興趣的讀者可自行透過這連結觀看原文研究研究 ———–Japan revamps GDP numbers over accuracy fears via 金融0.1

Toyota 工廠推全夜班工作安排

日經報道,Toyota 將在日本車廠推純夜班工作選擇,員工將可不再日夜輪班,選擇只做夜班,人工仲會更高。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正常而言,Toyota工廠員工可能一個星期要早上6-7點上班,下一個星期則下午4點上班。但為迎合要部份照顧小孩的員工,2013年起工廠推出全日班的上班時間的選擇,而今次推出全夜班就是為平衡純日班工種的影響。 全夜班的工作安排,會由員工自願參與,Toyota亦將這計劃交予工會考慮。 參考報道: Exclusive: Toyota to offer nighttime-only shifts- Nikkei Asian Review via Econ記者

IMF:安倍經濟學是時候再上箭了

Adenomics 3 Arrows - failed

IMF製作了一條短片,講述該組織認為Abenomics的成效,同埋政策建議。 片中一個頗明確的訊息,是IMF認為Abenomics的三支箭都未能達標,有需要Reload。IMF認為日本政府需要誘使企業提高薪酬以刺激通脹,僱用更多女性、年老人士及海外人士,及改革僱員合約。另一方面,IMF亦提出建議助日本減低負債水平,例如慢步上調消費稅,控制公共醫護開支。 詳細的建議,各位可IMF網站上的《How to Reload Abenomics》中細讀。 How to Reload Abenomics

為日央行QE有ETF可買 日本基金開發新款ETF

FT報道,日本的基金管理公司為了令日央行有足夠的ETF可以購入,就算明知市場需求可能不大,仍特意開發一批乎合日央行購買條件的ETF。首批將會於本週四(5月19日)開始公開發售。 去年12月日央行公佈新增一項購買日股ETF的條件,就是ETF追蹤的指數主要購入「有投資在實體及人力資產」的上市企業。這些新條件的內容包括要求指數內的企業要(見下圖): – 在實體資產或科研上的投資有持續上升趨勢; – 在人力資源的開支有上升趨勢,例如顧員數目、薪酬開支、顧員職業發展、甚至在改善工作環境、提供幼兒看護資助上的開支; – 上述兩類投資可以令企業的潛長潛力上升,例如透過改善企業管治,令企業的生產力、盈利能力或企業價值等有上升趨勢。 不難想像,一般基金公司根本不會為日本股票編製具這類條件的指數,因為上述的條件都是為安倍經濟學的成果服務,多於令投資有更高回報。 報道指,就算指數編製公司努力迎合日央行的要求,仍遇到不少困難,例如不少積極作資本投資的企業短期的盈利表現都會較差;另外不少上市企業都不會向外公佈薪酬數據;這都令指數編製公司相當難做。 儘管如此,基金公司仍然成功開發出這類「實體及人力資產投資為重」ETF,首批三隻將在週四正式上市。

安倍經濟顧問浜田: Helicopter Money頗危險

Money from Heaven?

安倍晉三的特別經濟顧問浜田宏一在Project Syndicate撰文,反對日本採用Helicopter Money。他指Helicopter Money的問題,是對財政決策者的「定力」極度依重,若果財政決策者屆服於政治利益的要求,Helicopter Money好容易引發高通脹。 對於Adair Turner在新書《Between Debt and the Devil: Money, Credit, and Fixing Global Finance》中建議日本應採用Helicopter Money的,浜田宏一指Turner書中提及的1930年代日本例子就是最好的反例。 早在1931年時任日本大藏大臣高橋是清就使用Helicopter Money來推動日本經濟復甦,但當高橋被軍國主義支持暗殺後,其接任人放任貨幣及財政開支增長,令日本經歷急速通脹,最終在因二戰才終止。 浜田宏一認為這證明Helicopter的潛在問題,正是財政決策者容易向政治現實屆服。他認為安倍政府現行的經濟刺激政策已開始有成果,所以不用急於推行Helicopter Money [contentcards url=”http://buff.ly/24bG0y5″ target=”_blank”] Econ記者 from Money from Heaven?

日央行行長黑田東彥:Helicopter Money是違法的

黑田東彥

日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在議息會議後的記者會上表示,Helicopter Money這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合作的經濟刺激方法,在日本是違反憲制。 Helicopter Money的基本運作,就是由央行印製新銀紙,再交予政府作財政開支之用。黑田指:「成熟經濟體早就從歷史中學會貨幣及財政政策分家,央行只負責貨幣政策。」他續說:「我不相信在日本現行法制容許推出Helicopter Money。」 黑田在會上指日央行會在有需要時,通過加大現行的量、質寬鬆及負利率政策去為日本經濟提供進一步的刺激。 [contentcards url=”http://buff.ly/26yYFCq” target=”_blank”] Econ記者 from BOJ’s Kuroda rules out ‘helicopter drop’- Nikkei Asian Review

IMF再下調全球經濟增長預測 預期2017新興市場反彈

IMF公佈2016年4月的《World Economic Outlook》,整份報告的題目為《Too Slow for Too Long》 ,就是說環球經濟前景,在金融市場不穩定出現復甦放緩的情況。 IMF 2016 World Economic Outlook IMF Chief Economist Maury Obstfeld introduces the World Economic Outlook 2016 and highlights the Fund’s findings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policymakers going f… 其中較多人注目的2016及2017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測,都分別較一月時作的預測有所下調;2016年的全球增長預測為3.2%,較今年一月預測的3.4%低0.2個百份點;而2017年的增長預測則為3.5%,較一月時下調0.1個百份點。但如果與2015年全年增長3.1%相比,IMF仍預期今明兩年全球增長會有微微增速。 IMF預測成熟市場今年會維持1.9%全年增長的速度,而新興市場則會增長4.1%;報告指,中國增長放緩(預計由6.9%下降至6.5%)、石油輸出國經濟持續走弱、石油以外的商品價格續跌、拉丁美洲經濟疲弱等,都是拖累全球經濟增長的原因。 惟IMF報告相信,2017年新興市場的經濟會出現復甦,增長速度升至4.6%,預期幾個近年已陷衰退的國家,包括巴西、俄羅斯、中東及拉丁美洲諸國,都相信可在2017年出現反彈;例如巴西的2017年增長預測為0%,俄羅斯則由去年的-3.7%大幅回升0.8%。這些顯著反彈,將有助抵銷中國經濟增長進一步放緩(預期2017年增長跌至6.2%),為新興市場經濟帶來的壓力。 但成熟市場2017年增長仍只會與現時相約,微微升至2%。報告指出,日本打算2017年增加銷售稅,相信會對經濟增長帶來打擊,令2017年的增長預期大降至-0.1%,為拖累成熟市場整體增長的主因。

日央行推負利率! (及背後的技術問題 )

日本央行終於有新刺激經濟行動出台,在今早(1月29日)的議息會議後,日央行宣佈維持現有的QE(在日本會特別稱為QQE,Qualitative and Quantitative Easing)每年購入80萬億日圓金融資產外,在2月16日開始日央行亦會開始推行負利率政策,銀行存放資金在央行時將要支付0.1%利息。 但要留意,今次的負利率政策,與之前瑞士的負利率政策一樣,不是一下子全數銀行在央行資金都要支付,日央行特別推出分段式利率政策,當中只有一部份銀行資金要支付負利率。    (利申,我對日本貨幣政策系統認知有限,以下為我即時的的理解,如有疑問請自行詳閱日央行的解釋) 1)按日央行的聲明,央行會按銀行於2015年1月至12月期間的數字,計算各銀行存放在其央行經常戶口(Current Account)內的資金平均數,這個銀行存款數額,在新政下仍會獲得日央行支付正0.1%的利率。 2)而銀行存放在日央行內的Required Reserve,及銀行在日本海嘯及地震援助時獲得的資金,則會收取0%利率。 3)除上述兩項以外所有存放在日央行的資金,銀行則要支付-0.1%的利率。 在日央行的聲明要點中,日央行自問自答「這三段式制度會否令負利率政策失效?」,日央行指出金融市場的交易價格往往是按買賣方的邊際得益/損失而定,而三段式利率下-0.1%利率是會應用在銀行額外存放的資金上,故相信金融資產價格亦會隨之改變。 另一個問題,是利率可以有多負? 日央行首先承認負利率政策可以為銀行及金融機構盈利帶來打擊,這亦為推出三段式機制之因;另外一個影響負利率政策的行為,是銀行大幅調高其現金持有量,這個情況下,日央行將會從該銀行的零息層中減去相應的金額,令該行變相要為現金支付負利率。  在該問答中,日央行特別提到現行多個負利率國家,負利率的額度可以頗大,如瑞士為-0.75,瑞典-1.1,丹麥則-0.65,似是示意該行仍有大量空間減央行存款利率。 最後我們不妨一向日央行對日本經濟增長及通脹的預測,可以見到通脹率新估算到到2017年才可以升至2%   

剪髮貴咗 工資加咗 日本通脹來了?

這段Financial Times的Video頗有趣,說的是日本10分鐘剪髮店QB HOUSE,決定將在4月將剪髮的價格由1000日圓調高至1080日圓,為日本的「通脹製造業」最新的成功例子~ 為甚麼要加價?誠如片中所講,QB House要對租金等成本的上升,而下月日本政府亦會將銷售稅由5%調升至8%,故以就連以「平靚正」為招徠的QB House都決定加價。 回歸基本為何日本要「製造通脹」?是因為安倍政府相信通過物價上升是可會鼓勵居民增加消費,一來通脹預期可以令百姓有意欲提前消費(註1),二來當消費增長會為企業帶來「額外」盈利,可誘使他們增加投資,做到「Kickstart」經濟的效果。而最終目標就是通過這些因素令企業增加工資,令百姓的收入,特別是Real Income 增長。 「安倍經濟學」推行了年多,成效如何?這是個未有定論的題目。以較多人看重的指標之為Core Inflation Rate,截至1月按年僅升0.7% ,跟安倍政府的目標仍相距頗遠。而今BOJ(日央行)亦公布Corporate Price Index(註2),按年升幅為1.8%,較預期的2.1%為低,而按月數字與Core Inflation一樣錄得跌幅,某程度見之前所引發的通脹已出現疲態。早前有評論認為日本經濟及通脹在加銷售稅之前會因為提前消費效應而走高,可是最終兩者都沒有出現。由此路進,當銷售稅提高後經濟及通脹情況相信會更不理想。 除通脹率外,另一個為日本經濟觀察者所重視的數字是工資水平,但近月多個工資數字都不大理想,個別數字更顯示今年大多數的日本打工仔的基本工資並無上升。這問題就來了,當剪髮價格都在安倍「製造通脹」帶動下而加價,人工不加就勢會令日本打工仔的生活擔子加重。 但終於在今日傳出好消息,按Financial Times報道(Toyota與工會達成協議,旗下五萬名員工會平均每月加薪2700日圓,這為自2008年以來首次加薪。同時,Honda亦會加薪平均2200日圓,Toshiba亦會平均調高1000日圓至2000日圓。 當然,FT都疑問到底2700日圓的加薪可否為日本帶來其所需的「良性通脹循環」(註3),指2700日圓只夠大家在美國一家人食餐麥當勞(註4),加上日本今時今日只有五分之一的工人為工會之,而且大部份都屬合約員工,未必能受惠於加薪。Credit Suisse首席日本Economist直指: 「(This) fail to lead to any meaningful positive base pay hike in all-worker terms。」 而誠言,本人對日本「製造通脹」的工程成效仍不太看好,因為引發通脹的最重點是制造「通脹預期」。「通脹預期」是甚麼?其實當你去買東西時會想到「都係買左先,唔係好快又會加價啦!」,這便是真正可以推動通脹的預期,但這情況有否在日本出現?這便要各位經常去日本的日本通解答了。但我從外媒的報道看來,這提前消費的情況已開始減退,而這不是個好情況。 當然外媒不能盡信,希望各位日本通在這題目上多多指點。 ------ 註: 1. 當預計某件你想買的產品之價格將在短期內提高,較「理性」的做法是提早買入。 2. Corporate Price Index 類似Producer Price index ,可以視為Consumer Price Index 的前瞻指標。(詳看:http://www.investopedia.com/terms/d/domestic-corporate-goods-price-index-japan.asp) 3. 物價上升帶動工資上升,再而帶物價及工資持續上升。 4.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