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os焦點 — Kevin Spacey 談新聞、文化

今年Davos最值徥睇的,毫無疑問是這個Kevin Spacey的專訪。雖然訪問中,Spacey無談及太多House of Cards(在初段談了少許),及美國政治(都多過談及HoC的篇幅),但主要的論題 — Spacey的演藝生崖及對美國文化的看法 — 比起上兩者更有趣。 其中一段我有共鳴的,是Spacey講到美國新聞頻道的問題,他指目前新聞頻道往往會全日不斷重複報道同一條「所謂突發新聞」,「為何不每日花當中兩小時報道一些癌症新發現?點解要不停重複同一條新聞?」不知讀者有何感覺覺,但我做了記者幾年,Newsroom長年都會開著電視看新聞台,那些新聞台每三十分鐘就將同一條(其實不太重要甚至無內容的)新聞重播一次?這不是在浪費AirTime?(連Spacey都如是說!)這樣的新聞台,看超過1小時就已經令人煩躁!(試想不少記者要在Newsroom看一個整天!)而這不又是在浪費電視台記者的採訪才能(如有)嗎? 另一段令我有共鳴的,是Spacey指他歷來最愛的電影,是Stanley Kubrick導演,笑匠Peter Sellers主演的《Dr. Strangelove 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Bomb》,Spacey形容這套電影「完美,有齊所有好電影應有的元素」。    其實如果你是本網的長期讀者,可能你會知道《Dr Strangelove》亦是我最愛的電影,當然我非專業電影人,難以像Spacey一樣評價這電影。我喜愛這套巨著的原因,是因為這套可能是歷來經濟學含量最多的經典電影。你可能不知道的是,當年Kubrick拍這套電影時,請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Thomas Schelling做顧問,而這套電影是關於一個重要Game Theory概念!(詳細解釋,請看這篇文章) 最後,我想提別提出Kevin Spacey 在Davos出席一個宴會時,被問到Donald Turmp與其《House of Cards》角色Frank Underwood有何分別時,他作出極有趣的回應:「One of these characters is a fictional character, and the other is a fictional charac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