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T專欄作者Aaron Carroll的文章《Don’t Nudge Me: The Limits of Behavioral Economics in Medicine》值得一睇。

Don’t Nudge Me: The Limits of Behavioral Economics in Medicine

文中講述將Nudge方法用在病人身上不一定有效,例如一個新研究試驗為心臟病人提供電子藥箱,用以提醒病人食藥,而準時食藥的病人更可以參加大抽獎,而唔食藥的話又會通知親朋鼓勵他食藥,這個Nudge可謂萬無一失吧……結果是這個Nudge並不見效。

這個例子及這篇文章相當有趣,值得一看。亦請記住,好多時Nudge的方法並不一定有效,而行為經濟學的重點正是透過嚴謹的實證研究,以分辨出那些方法是有效,與及為甚麼這些方法有效。好多文章作者會宣揚大量有趣的Nudge方法,但有趣不等同有效,更不等同於行為經濟學。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