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時會見到有人以「經濟學都唔作道德批判嘅」來述經濟學者無情感的形象,但其實呢個睇法唔太全面。

我相信大部份經濟學學生(特別是有經歷過高考的人)都會知道由Milton Friedman早年的Positive Economics概念,大意是指經濟學作為一門實證科學,在推論時應客觀事實而本,集中處理「What is」的問題;而「應唔應該」這類「What ought to be」的問題,因為後者為Normative Economics的範疇,就要分開處理,不可影響客觀的推論過程。

問題是不少人會認為Positive Economics就完全代表著經濟學,這有點不太全面。當然,Friedman認為經濟學的發展方向應該著重於Positive Economics,但這並不等同經濟學完全否定Normative Economics的存在意義,重點反而是作出normative的決定前,經濟學人可以先參考客觀的實證結果,即是以positive為本,再以之作normative的建議 。

一個更有趣情況,是道德這類課題近年更進入了Positive Economics的領域,即是假設道德成為人類行為選擇中一個重要因素,再觀察其行為的推測有何影響。哈佛大學教授Ricardo Hausmann就在Project Syndicate寫了一篇《The Moral Identity of Homo Economicus》,主要介紹在經濟學中加入道德等因素的研究。

The Moral Identity of Homo Economicus by Ricardo Hausmann – Project Syndicate

文中他主要講及兩本書,分別是George Akerlof 及 Rachel Kranton的《Identity Economics》,及Sam Bowles的《The Moral Economy》,當中主要講及一個重點,就是經濟學一向假設人的「喜好」(Preferences)是固定的(準確少少是Exogenous),但如果將之變成模型內的變量之一(即是變成Endogenous),經濟學的推測力會否有改進呢?這是行為經濟學的其中一個課題,亦是知名的Ultimatum Game其中一個重要含意。

返到去「經濟學唔作道德批判」呢句。Well,「經濟學模型唔作道德批判」係一定正確的;「經濟學者唔作道德批判」九成時間都唔正確的;「經濟學唔作道德批判」? 我無從判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