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Minneapolis 聯儲銀行總裁Narayana Kocherlakota在Bloomberg View撰文指,日本的低通脹問題一直無法解決,可能因為日央行一直不願示意短期通脹目標可高於2%。

Kocherlakota指自日央行2013年3月採取2%通脹目標,其實以CPI計算的通脹平均每年可達1.3%,較2013年前三年的平均0.3%,其實有不俗的改進;而就算聯儲局亦只能自2013年起錄得平均0.8%的CPI通脹,可見日本的表現不算太差。

但日本央行通脹仍未能達2%的目標水平,Kocherlakota指其中一個原因是日央行一直只游說國民建立2%的通脹預期,但不想出現高於2%的預期。Kocherlakota引述芝大商學院的Cynthia Wu及Kinda Hachem最近撰寫的論文,指大眾的通脹預期主要建基於日常可觀察的價格升幅,但央行則希望大眾「聽從」它們的講話去組織通脹預期,如果兩者有衝突時,居民會跟從舊有的通脹走勢多於聽從央行。

Kocherlakota指出,假若日央行將短期的通脹目標提高(例如至4%),物價升幅相信會更快,製訂薪酬及價格的人士亦會因而更留意央行的講話,令央行的言論更具公信力。

訂閱本網嘅Substack Newsletter,就可以不定期收到經濟學術及經濟時事討論文章。
Previous articleDraghi: 低息係病徵而非病因!
Next article日央行將推新消費開支指數
Econ記者網站新聞團隊(絕大部份時間其實得一個人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