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場新聞之死,帶來好多人討論所謂的「新媒體經濟學」。

但其實,學術界真的有研究「媒體經濟學」(Media Economics)的,內容當然不是大家經常探討的「一個新媒體點先賺到錢」,因為從較嚴謹的學術角度,這根本不是「經濟學」課題,只是Business Management 的課題(Well……香港人唔會分這兩回事是常識吧?)。

咁Media Economics講咩?同所有經濟學一樣,係研究人在不同Incentive(誘因)下其選擇會如何改變,而在Media 的層面,研究重心就包括「到底咩incentive 會令傳媒扭曲報道」、「到底傳媒報新聞係跟老闆旨意,定係大眾需求?」「咩政策可以保障新聞的準確性同多元化?」等。

我可以同大家講,在科技的進步下,Media Economics近年的成果同注目度急增,而這從最新的John Bates Clark Medal得主為主力研究Media Economics的芝大商學院教授Matthew Gentzkow得到可見。咩係John Bates Clark Medal? 這是一個表揚40歲以下的經濟學者的顯着學術成就的獎項,被視為「年輕版諾貝爾獎」,近年的得獎者不少都是相當出名的,包括Freakonomics的作者Steve Levitt 、 《Why Nations Fail》作者Daron Acemoglu等。

總之就係勁野啦。

-----------------

Matthew Gentzkow同拍擋Jesse Shaprio的一個研究《Media Bias and Reputation》,分析媒體有咩動機會去「扭曲新聞」?

兩位學者建立一個經濟理論模型,假設新聞業中有兩種「新聞生產者」,一種是「高質素」而另一類「普通質素」,兩者都會收到同一批raw (原始)新聞資訊,有時啲新聞內容係「傾左」的,有時又會係「傾右」的,但只有「高素質」的知道呢啲「左右」訊息真唔真。

好啦,當讀者分唔到一間媒體係「高質素」定「普通」,咁普通素質的傳媒會點樣做,去令你覺得佢係「公信第一」?一個做法就係「投讀者所好」。兩位作者舉一個較極端的例子,如果有日有條新聞講科學家發明左一件好突破的產品(我當係時光機啦),我明知寫出黎讀者唔會信,仲會覺得我報流料,而又唔可肯定是咪真料,咁就會傾向唔報。這個「唔報」的選擇,其實就係某程度上的新聞「取向篩選」(你可以叫佢自我審查)。

政治新聞都一樣,如CNN 旗下有分CNN International 同 CNN美國,後者報911新聞會較前者重美國主義。而香港來講,某果業報業集團記者,見到較「建制傾向」的新聞料,則可能傾向「低調處理」。(例如啲主場新聞背後秘聞?)這些都是所謂的Media Bias的例子。

--------------------------

按這個理論的推演,在咩情況下媒體會最忠於事實?
其中一個主要推論就是更多不同的媒體競爭,不論其目標觀眾群是左傾右傾,只要其動機是要建立「有公信力」的形象,傳媒界整體Media Bias就會減少。因為當有更多媒體報道相同的新聞訊息,讀者可以更易對照不同不同媒體的報道,媒體就要報道「真確」的資訊才能確立其公信力高的形象。

另一個方法是令讀者更易「找到新聞的錯處」。例如兩名學者指,天氣報告唔會有「投讀者所好」的情況,點解? 雖然唔少讀者都對天氣有自己的睇法(例如我地成日講「個天黑晒,實好快落雨啦~」、「天氣咁悶熱,實好快打風~」),但天氣報道好快就「派彩」,讀者好快知道傳媒報得岩唔岩。你「順住讀者心水」報天氣,但讀者聽日就知你亂報,「公信力」的招牌一日就保唔住。

所以,當一些資訊,讀會者好快可以分辨真唔真的話,傳媒報道相關新聞時會傾向較持平。研究就統計紐約的體育報紙,睇下佢地「估波」時會唔會有「過份睇好」當地隊伍的情況,結果發現報紙的「估波」預測結果同賠率的預測接近,這又是因為報道同「派彩」之間的時差唔大,所以報道同唔會過份偏向讀者想睇的東西。而作者亦指財經報道亦有相似的「持平求真」傾向。

圖中顯示報紙對球隊的賽果預測,與賠率顯示的得勝率作比較。兩個箭嘴所示的為紐約球隊的數字,可見一隊過高一隊過低,即無整體偏好本土球隊的述像。
圖中顯示報紙對球隊的賽果預測,與賠率顯示的得勝率作比較。兩個箭嘴所示的為紐約球隊的數字,可見一隊過高一隊過低,即無整體偏好本土球隊的述像。

但是政治報道的問題就係,佢地通常好耐都唔會有「派彩」的機會,所以這理論預計政治報道最易出現「投讀者所好」的現象。「以巴衝突」入面,係邊個國家衰啲? 張融是咪勾結外國勢力?肥佬黎是咪「大中華主義者」?蔡東豪是咪被中共恐嚇?

這些你都可能有睇法,但作為讀者的你可能永遠無法「證實」某消息是否真確。這時候,傳媒的報道就只會「投讀者所好」,記者的態度亦會變成「不求傳真,但求你睇得開心!」

--------

咁點算好?作者指出,新聞界中若有更多「獨立聲音」出來求正事實,並與傳媒作競爭,就可以將Media Bias 減少。在香港,寄望有更多資金入去新聞界搞傳媒未必是個合理的期望,更合理的期望是令一些「個人聲音」可得到更多的支持。

無錯,我是叫大家多些支持像我這樣的獨立博客!

當你見到主場收檔,你可能好傷心。但要記往,主場從來都只是一個過程中的一個參與者。宏觀一點看,是不是由主場做這個角色半點都唔重要,重要的是大家要對「獨立博客」界有更多支持,做到百花齊放才可以令整個新聞界更公真持平!
最後容我無恥的賣廣告,請大家多支持像Econ記者嘅報道同評論。

登記本網Newsletter,就可以不定期收到專業嘅經濟學術及經濟時事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