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月1日發生了所多事,示威佔中等報道媒體上的聲勢極大,幾乎蓋過了所有其他報道。但當日有一則非香港示威新聞我相當注目的,就是《Why Nations Fail》的兩位作者James Robinson及Daron Acemoglu在網誌上表示,此書的內地簡體版被官方審查,更被告知要刪除書內所有關於中國的內容才可以出版!

我關注的原因有兩個:一,小記真心喜歡這本書,認為這是本重要的經濟書,當中的理論是了解中國問題及經濟發展史重要一課;二,我曾訪問過其中一位作者James Robinson教授,知道他對中國問題是敢言的,不明白為何接受推出「審查版本」的《Why Nations Fail》。

我當日馬上電郵James Robinson教授邀約就此作電話訪問,而他亦於當晚爽快答應可在翌日作一個電話訪問!

James Robinson 教授/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James Robinson 教授/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在電話訪問時,我先問他到底今次是誰審查此書,出版社或是政府? 他向我解釋事情的經過:

「事情頗簡單的,先是中國的出版社主動聯絡我們,然後我們跟它簽約確定讓它出版中國簡體版本。但當出版社將初稿上交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後,就被告知在大量內容要刪去才可以出版。」

Becker評價都要刪!?

最初中央政府要「刪去」的內容,不單包括所有講中國政經體制的內容,書中有關南北韓經濟制度比較的段落,甚至以下這段由剛過身的經濟學家Gary Becker對此書的讚譽(見下圖),都被要求刪去。

Gary Becker 對《Why Nations Fail》的評語
Gary Becker 對《Why Nations Fail》的評語

看過此書的朋友相信都會明白為何中央要刪去有關中國的內容,因為此書的主調是講一國興衰,主要取決於其政治及經濟制度:

若其制度為Inclusive Institutions,(即是說制度容許並鼓勵百姓以其才能、生產技術及創業精神等特質,推動社會發展及進步),該國將可享有持續的經濟發展;但若一國的制度為Extractive Institutions(壓榨性制度,即制度傾向鼓勵社會內的一少部份人,將社會的財富、權力及收入從其他人手上壓榨而來),其經濟發展將傾向停滯,甚至會出現倒退。

而書中兩位作者就認為中國的制度仍傾向為Extractive,如不改革政經制度,保障百姓的自由、產權及政治及言論自由等,其高速增長將會無以為繼。這樣的論調不受大陸政府歡迎,是可以預計的。但為甚麼Gary Becker的評語與及南北韓的比較都不能講呢?Robinson教授表示,他們都對Becker的評語被要求刪除摸不着頭腦,「I found that Absolutely Strange!

而他估計,講南北韓的部份要刪之因,可能是其對北韓的論述,跟大陸官方的說法有異有關:「可能中國共產黨覺得北韓是盟友,而非經濟災難或獨裁國家吧?又或者不喜歡我們描述北韓為失敗的經濟體,而將南韓定性為成功的例子吧?但問題是中國的人都會明白這個事實吧!」

為中國版改寫?「寫唔出!」

可幸的是,在大陸出版社努力游說下,以上兩部份都可以保留,只要刪去有關中國政經制度的內容便可了。問題是,有關中國的內容其實在書中多次出現,最後一章的內容更差不多全部關於中國制度的,刪去了此書不就變得沒有結論了?

「我都未知最後會點處理!我同意如果刪去中國的部份,本書會出現不連貫的問題,但那邊都未有解釋會點解決這問題。我跟Acemoglu 都相當抗拒為這個中國審查版改寫這本書,因為要寫合中國政府心水的內容,我地無可能寫得出!」

但事件仍未解決的,而兩位作者仍為這件事在想其他出路。其中一個想法,是他們自己付錢給台灣版出版社,讓之將台灣譯本的PDF可以在網上免費下載,令大陸讀者可以看到原版,「但台灣出版社對此建議有點抗拒,因為擔心其版稅收入受損。」

另一個想法,就是要求大陸出版社要明確在書的開首寫明「此書為經審查版本,如要知道更可以到其網誌上了解」(”this is a censored version of the book and direct Chinese readers to this website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等字眼。 但我指這個可成事的機會都不大吧?「我都無信心出版社可以保着這些字眼,所以這可能只是aspiration。」

《Why Nations Fail》封面
《Why Nations Fail》封面

最初覺得唔出好過出

問到有否想過不再出內地版,Robinson教授直言一聽到要審查的首個反應就是「唔出好過出」。但兩位作者之後問他們在美國的中國人朋友意見, 朋友都說:「中國人不是白痴的他們會懂得將書中的理論套回到其身處的環境的。就算沒有直接論述中國情況的內容,若可以將這套理論帶到中國去,讓他們可以用中文讀到這些內容,仍是重要的。」Robinson教授最後都同意朋友們的說法:

「我們就Swallow our Pride(放下驕傲),用這現實的方法將這書帶到Extractive Institution之內。」

(記者按: 其實教授當時有問我意見,問應否堅持出版,我一時答不出口,只道若內容不連貫將會是大問題。未知大家又有何看法呢?不妨用英文在下方留言,我會叫Robinson教授親自來看的。)

Via Flickr/ by Beijing Patrol
Via Flickr/ by Beijing Patrol

-----------

中共怕甚麼?

決定了出版,我問教授認為中國政府要刪除這書的內容,它怕甚麼呢?

「我想他們害怕的,是這本書會帶給中國百姓一套可用來批評中國經濟發展模式的語言令百姓明白目前中國式的制度是難以持續發展的。但現時中國領導人只想將獨裁政權制度化,更想將其制度合理化,這方面歴史已告訴我們是不可能的。中國政府想話俾人聽它的制度是可以長存不衰的,這明顯是不可能的!改變制度唔係單靠捉幾個貪官就得的。

Robinson教授話我知,這書出版兩年多以來,就只有最近出現有關審查的問題。除中國以外,泰國政府也更求作審查,雖未知實際要刪去那些內容,但目前得到訊息是不可以有危害到現時泰國軍政府的內容出版。但就算在阿拉伯地區版本,仍可以完整出版。

對內地讀者的留言

我跟Robinson教授講,雖然輔仁的文章可能在內地看不到的,但他會否有何留言想給將來內地的讀者? 他說:

「要成為一個先進社會(modern society),就一定不可以害怕任何思想(Idea)。如果你想社會富足、有科技發展能力及進步,就一定不可以害怕任何思想(Idea)。因為先進社會是由Idea創造出來的,如果你過濾思想,你永無可能成為先進社會!」

「我們在書中講過,1688年英國開始光榮革命(Glorious Revolution) ,重點是同年英國停止再監控傳媒,監控報章,所有都在1688年停了。」

書中講到光榮革命時期,媒體享有的自由推動了英國民主制席及知識傳播,並令之成為史上首個有Inclusive政治制度,這為日後的工業革命奠下基礎,成為現代經濟發展的開端。

「從中國政府的審查行為可見,它只是口講要發展先進社會,但做的則是另一回事。」

擦中國政府鞋?「無可能」

最後我問到,在現時香港這個風雨飄搖的時間,接受訪問講中國的問題,會否怕出版一事節外生枝,教授答道:

「我要誠實地講說話的吧!不然我應該怎樣?跟從中國的想法去講野?(Play the Game?)去擦中國政府鞋?( To kiss-ass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無可能啦!我先唔會理中國政府點諗!」

學者的角色就是向當權者講真話。如果它接受唔到真話,咁只會是它蝕底的!中國政府害怕思想,點解?因為它的政府是無認受性的(illegitimate)?因為它是獨裁政府?因為它是用武力來當權的(power by coercion)?這些便是它害怕思想的原因吧!」

The End


如果你覺得本網嘅文章有價值,建議大家係
Google News ;或 Patreon
follow 我地,咁就可以最快咁睇到我地新刊登嘅文章。
Previous article大陸信貸危機一到,香港銀行真的頂得住?
Next article銀行信心危機 其實話黎就黎!
Econ記者網站新聞團隊(絕大部份時間其實得一個人主理)

4 COMMENTS

  1. After the death of communist "nations", extractive institutions can consolidate and remain in societies in long time to go, like post-USSR Russia. Also, China today is an fragmented authoritarian regime, not dictatorship

  2. After the death of communist "nations", extractive institutions can consolidate and remain in societies in long time to go, like post-USSR Russia. Also, China today is an fragmented authoritarian regime, not dictatorship

  3. You are the first person who comment on my site !!!! thz!!!!

    I guess the book is more about without freedom of speech and political representations of individuals, it is harder to initiate "Sustainable Growth" , in the sense that the Schumpeterian "Creative Destruction" can't function in the society.

    I agree that they can remain, but the rapid growth may end soon, according to the book.

  4. You are the first person who comment on my site !!!! thz!!!!

    I guess the book is more about without freedom of speech and political representations of individuals, it is harder to initiate "Sustainable Growth" , in the sense that the Schumpeterian "Creative Destruction" can't function in the society.

    I agree that they can remain, but the rapid growth may end soon, according to the book.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