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Phillips Curve回到六十年代? –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本文續《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美國的Phillips Curve有幾斜?》一文,讀者可先行閱讀該文。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美國的Phillips Curve有幾斜? | EconReporter


之前的文章講到Phillips Curve的斜度,今次就探討一下通脹預期與Phillips Curve之間的關係。

先回顧一下Blanchard的Phillips Curve方程式,通脹預期一項中,其實有兩個因素作理解,一是長期通脹預期,另一是前期通脹數字:

phillips-curve-equation-annontated

這是以往經濟學者對通脹預期的理解方向,一是所謂的Adaptive Expectation,即是預期是建基於前期數據而來的,換句話說去年的通脹是2%,就會估計今年的通脹大約也是2%;在數據的處理上,前期通脹就以之前四季的平均通脹水平統計數字。
另一個理解通脹預期方向,就是Rational Expectation的方式,認為每次的預期都是新的數字,與前期的數字關係不大。

Blanchard就在方程式中,以λ作為長期通脹預測與通脹的關係系數,及(1-λ)作為前期通脹與通脹的關係系數,亦即λ愈高,長期通脹預測對通脹的影響力愈強,前期通脹的影響力則愈低。

數據顯示,λ自80年代以來愈來愈高,由當時只有約0.3慢慢升至現時近0.9的水平,即是現時的通脹關係與前期通脹的數字愈來愈低,通脹愈來受長期通脹預期主導。


Blanchard在文中再作一個猜想,通脹愈來愈受長期預期主導的同時,長期預期又會否反過來受前期通脹影響呢?他就利用以下的方程式再觀察長期通脹預期及前期通脹之間的關係。

方程式中的β,就是用來估算長期預期與前期通脹的關係系數,而在下圖可以見到β自60年代急升,到80年代初見頂,其後到90年代下跌至近0的水平,到2000年代開始回升至0.05左右,但仍維持在極低的水平,亦即通脹預期與前期通脹的關係在近三十年都相對低。


這些數據應該如何理解?由於上述的λ及β兩個數字近年都處於低位,即不倫通脹或是通脹預期,都與前期的通脹率無太大的關係,Blanchard指可以理解這個情況為Phillips Curve回歸至60年代的版本,即是某一通脹水平大約對應某一失業率水平,而再非70年代的Accelerationist Phillips Curve,通脹預期建基於前期通脹,推高通脹的代價就是令通脹愈來愈高,而失業率則不太回落。

如果這真的是美國經濟的情況,就是說聯儲局可以盡力推高通脹,就能令失業率降低,並不太需要擔心通脹加速!

老是常出現的衰退後遺 –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Blanchard等的研究顯示,在多個先進國家都發現有出現「衰退後遺症」(Hysteresis)的情況,而情況都頗常見。下圖為美國自1960年的增長趨勢,圖中黑色虛綫則為多次衰退前的經濟增長原有趨勢,可以見到多次黑色虛綫較代表實際經濟增長的藍色實綫為高,即是說「後遺症」的問題不時出現。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背景

Yellen

今個星期Byron在《免費早餐》會用兩篇文章,簡介儲局主席Yellen最近一篇有關她對宏觀經濟學的未來研究方向的演稿。鑑於這個題目相當重要且有趣,我亦會在本週寫幾篇文章來為詳細地了解Yellen這篇講稿的內容,及特別是當中所提及的一些研究,及這些研究的啟示。 但在一切開始之前,先為各位介紹Yellen這次演講的背景。這是Yellen在出席波士頓聯儲銀行的年度經濟學研討會時的演講,要為特別的是今年為這研討會第六十屆,亦可能因此今屆的講者名單亦頗為強勁。研討會的主題為《The Elusive “Great” Recovery: Causes and Implications for Future Business Cycle Dynamics》,有份主講的包括Robert E. Hall、Alan B. Krueger、J. Bradford DeLong等名教授,而參與討論的學者亦包括Olivier Blanchard、Gregory Mankiw、Peter Diamond、Laurence M. Ball等明星宏觀經濟學者,不少論題都相當具前瞻性,各位可以到以下這波士頓聯儲銀行網站,細閱各篇研究論文。 60th Economic Conference Yellen的演講為午餐Keynote,題目正是《Macroeconomic Research After the Crisis》,討論的就是金融海嘯後宏觀經濟學可以向哪些方向作更多研究,從災難中學習。以下次該演講的片段Youtube: 而演講內容的解讀,我會再提大家細閱Byron的兩篇解讀文章。以下為第一篇: 週三將會有第二篇,敬請留意。 本系列在《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甚麼是Hysteresis?》一文繼續: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甚麼是Hysteresis? | EconReporter 本文承接《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背景》一文,可先行閱讀該文再續。 誠如Byron在《跟耶倫主席學經濟》一文中指出,Yellen在演講內提出四個重要的宏觀經濟學研究問題,在這裏我會先詳細討論第一個問題-「經濟不景會否造成長遠傷害?」 ——-

Jackson LOL – The Economist對聯儲局的評論

Jackson LOL

《The Economist》的網誌Free Exchange評論Jackson Hole 2016的文章《The Fed has yet to take monetary reform seriously》。該文認同Larry Summers早前在網誌表示的觀點:聯儲局官員在Jackson Hole的表現令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