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話美國唔係負增長…你信唔信?

美國公佈第一季GDP 修訂,由增長0.2%跌至-0.7%。主要向下修訂原因為貿易逆差比初估值為更差,淨入口的影響由一個月前估的-1.3個百份點,加大至-1.7個百份點。 當然,我們可以討論「第一季調整誤差」問題,因為1995年以來第一季的平均經濟增長為1.3%,而其他季度的平均則有2.9%。(但這個我會另文再談) 但數據這回事,我們可以有很多空間可以調整,從而看到不同的景象。理論上,一個國家的總生產值與國民總收入,是應該相同的。 所以我們可以改用Gross Domestics Income (GDI)來量度經濟增長,而如果這樣看,美國經濟正增長1.4%。 換個角度,世界仍很美好。 

希臘(荒謬)週未小回顧(5月22日-5月24日)

週五(5月22日)希臘政府發言人Gabriel Sakellaridis表示:「時機已經成熟,(談判)應該向前踏出重要一步。我們預期可以在未來10日,即是五月之內達成協議。」    發言人之所以可發表這「論調」,相信是因為週四(5月21日)希臘總理Tsipras與法國總理Hollande、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拉脫維亞Riga歐盟峰會期間,私下進行一個有關希臘問題的會談。 但其他人都不對這事樂觀,如默克爾週五講的是「希臘仍需努力。」德國財長蕭伯樂就講:「要達成協議仲有好多事要傾。」同日彭博就傳出,蕭伯樂「曾經提及過希臘可以考慮用平行貨幣政策」,即是希臘可考慮發行歐元以外另一種貨幣,作為法定貨幣。 而唔同意協議將成的又點只德國,另一重要機構IMF的總裁Christine Lagarde都強調:「希臘的協議唔可以係『求其』,一定要全面。」 奇怪是,週六(5月23日)Tsipras出來親自說:「談判已經到最後階段。」但週日(5月24日)希臘內務部長又突然出來說:「我地唔會在6月5日按時還錢予IMF。」看來又是希臘一次威嚇手段(雖然他們極力否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