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hi商界精英組織會員身分被查

歐洲申訴專員會將會調查歐央行行長Mario Draghi,多年來為商界商界精英組織Group of Thirty的成員,有否違反法規。 “My decision to open this inquiry reflects the greater responsibilities the ECB has gained in recent years,” Ms O’Reilly told the Financial Times. “This altered context means the bank’s relations with the G30 warrant further scrutiny. My office has asked the ECB for a meeting and inspection of relevant documents to … Read more Draghi商界精英組織會員身分被查

Draghi: 央行之間有需要互相合作

Mario Draghi - ECB

本週一個重要的活動,是歐央行在葡萄牙舉行的年度大會。這個大會有不少學者及央行官員參與,而本來聯儲局主席Yellen及英倫銀行行長Carney都應允出席,只是在公投出了Brexit結果後兩者才突然退出會議。 雖然如此,對貨幣政策這課題有興趣的朋友,亦應該留意歐央行在Youtube上分享的演講片段。今次想介紹大家收看的為歐央行行長Draghi的開幕演講,下方為演講片段,而演講稿全文則可在此找到。 The International Dimension of Monetary Policy Draghi今次演講的重點,是央行的政策考量應要顧及國際層面的影響。 開首Draghi就指出兩大因素正主導環球通脹,令各地通脹有共同的走向。第一個為週期因素,Draghi指現時多個成熟市場都錄得負Output Gap(亦即產能過盛),例如G7就平均有1%的負Output Gap。這供過於求的狀況會令環球對入口需求減少,及令生產價格受壓。而新興市場增長放緩又拖累商品價格及油價。這些週期性狀況都令全球的通脹有下降趨勢。 另一主導環球通脹的因素是全球經濟結構問題,Draghi指全球儲蓄過盛推低實質均衡利率,當均衡利率降至極低甚至負數水平,零息下限就令各地央行較難利用利率政策增加需求。他又認為儲蓄過盛是一個環球現象,成因包括成熟市場人口急於為退休金作儲蓄、市場對安全資產需求急增、不少成熟市場的資本投資減少及生產力下降等。這些問題在多個經濟體都可以見到,令歐美等地的均衡利率都跌至近負數,拖累全球通脹。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通脹會受環球因素影響,但同時一地央行的政策又會影響其他國家,產成所謂的Spillover。例如當某主要央行微微調整政策,就已可能令新興市場的資金流逆轉,而當幾個主要央行各自採用不同的政策走向,又會為金融市場帶來不確定性,令其他地區的滙價更為波動及甚至令風險溢價上升。央行只會需要向自己的國會交待,但Draghi指這並不代央行不可採取對全球較有利的政策。 Draghi認為央行應該從兩個路向思考貨幣政策Spillover的影響,一方要理解不同的貨幣政策制度(Monetary Regime)下貨幣政策傳遞往海外效果之異同。在這裏Draghi就提到近年宏觀經濟學界對貨幣政策最否受Trilemma限制的辯論,有不少學者指出其實浮動滙率其實不能確保一國能保留其貨幣政策主導權,即不是Trilemma而只是Dilemma,央行只能「選擇」穩定利率或是資本流通。不過Draghi都提到反對這講法的研究,指滙率制度仍具一定影響力。 另一個Draghi認為各大央行需要理解的,是如何利用本土政策抵禦國際間的負面Spillover,這裏Draghi就提到一系列政策工具,包括財政政策、Macroprudential Policy、監管規範等。 Draghi最後指就算各國未能共同協商經濟政策,但只要能在制定政策時可展現一致性就能為全球帶來得益。Draghi認為「一致性」是體現在各國對環球經濟問題分享同一類診斷,並一同盡力推行本土政策解決這些經濟困難,當然各國可採取不同的經濟政策,某國可能需要推行財政刺激政策、另一國可能改革監管政策來刺激需求,但只要能令環球經濟需求可總計錄得增長便可。

Draghi教德國人投資:不一定要將錢放在存款戶口!

歐央行行長Mario Draghi早前接受德國《圖片報》訪問,並於週四(4月28日)刊登,訪問全文的英文版本可以在歐央行的網站找到。 其中一段《圖片報》記者問Draghi:德國人的存款在低息政策下「正像陽光下的牛油一樣在慢慢溶化」(melting away like butter in the sun),你看不見嗎? Draghi就解釋,其實不只德國人要面對低息,而且低息環境的成因是經濟正值低通脹低增長,如果現時加息可能令經濟更差及引發通縮。但《圖片報》記者指,德國人感受到的好像是低息的負面影響較多,例如退休存款變得更為困難…. Draghi解釋真正重要的回報是扣除通脹的實質回報,德國人可能眼見90年代的利息較現時高,但其實當時的通脹更高,所以實質回報其實當時較低;另外,Draghi又告訴德國的居民,他們不一定要將錢放在存款戶口的,因為外面有很多其他投資渠道。 《圖片報》記者追問:「德國人要怪就只好怪自己?」 Draghi否認,並重申投資的方法真的很多,他特別提到美國人都面對了七年的零息,但當地的金融系統仍然運作正常,不少資金仍可以取得合理的回報。 Draghi對德國朋友這番教導,各位讀者又怎看呢?

歐央行快將消滅500歐元鈔票 — 點解要咁做?

為防止方便洗黑錢或進行非法交易,歐洲將廢除最高面額的500歐元鈔票(大概4000港元、2萬新台幣及3700人民幣),之後最高面額便是200歐元(大概1800港元、7500新台幣及1500人民幣),對香港人來說仍是很高,香港現在已變相廢除了… Posted by 歐洲動態 2.0 on Friday, February 12, 2016 上述這個《歐洲動態2.0》分享的Post指出,歐元區打算廢除500歐元紙幣。而在這個post之後,這件事持續發展,值得作一個簡單整合。 歐元區之所以考慮放棄500歐元紙幣,是因為500歐的面值太大,俾指有助恐怖份子及罪犯作洗黑錢,及運送資金之用。 而今次熱議的基礎,不少來自歐洲形警(Europol)去年中一份對現金在犯罪活動中擔當的角色的研究指,在現金使用量減少的大環境,再加上大部份歐洲商店拒收500歐元的前提下,500歐元紙幣仍然有需求增長; 500歐元的發行總值,佔歐元區所有流通紙幣總值三成,但有趣是,歐央行的調查發現56%歐洲居民表示未見過500歐元紙幣; 研究憂慮這個紙幣需求增長,反映的是罪犯及恐怖份子,愈來愈多使用500歐元紙幣輔助洗黑錢及運錢。 (下圖為報告中展示罪犯對500歐元的使用方式事例)    當時報告的建議之一,是歐央行就算不完全廢除500歐元紙幣,亦應該加強對紙幣流向的追蹤及監察。   而到近期,渣打銀行前CEO Peter Sands就在哈佛Kennedy School發表研究,目的同樣是希望檢視現金在犯罪活動中的角色。其中有關500歐元可能有「促進犯罪活動」的內容亦不少,例如研究指出歐元為犯罪世界第二大主要貨幣: 而研究又指,以500歐元運送黑錢相當方便。一個簡單的量度方法,就是一百萬美元(或等值)要用幾多個公事包才放得下,及淨重有多少? 如果用500歐元紙幣(新鈔,舊鈔的佔位可能多一倍),這一百萬淨重2.2kg,0.2個公事包便可放下(換句話說,是一個公事包放得下500萬美元);但如果用200歐元紙幣,就大約半個公事包才放得下,淨重亦會增至5.5kg;而如果用100美元紙幣,則約最少要0.7個公事包,淨重約為10kg。 這些都反映出,500歐元大大「減輕」了罪犯營運的成本。 而從下表中可以見到,500歐元的價值在發達國家中第二高,僅次於1000瑞士法郎紙幣(美元等值約為1006美元);作為一種56%本地居民未見過的紙幣,但其流通總值高達3220億美元,僅次於100美元紙幣,可想其於黑市可發揮多大的「store of value」功效。 所以近期歐盟及歐央行都積極研究停止再發行500歐元紙幣的工作。 首先,在2月2日歐盟委員會開始對500歐元與犯罪行為的關係作研究調查;至上週五European Council開會後同意,要求歐盟委員會,應研究區內處現金交易上限的可行性,並須與歐央行共同研究如何「處理」500歐元紙幣的未來,並在不遲於今年5月1日前向Council匯報研究結果。 而歐央行方面,對消滅500歐元的態度亦正面,如歐央行理事Benoît Cœuré在2月11日出版的法國報章《Le Parisen》訪問中表示,「以往認為大額鈔票有助大額交易的說法,在電子交易的發展下,愈來愈站不住腳」;而行長Mario Draghi本週一(2月15日)更在歐洲議會上表示,500歐元常用於犯罪活動的證據愈來愈明顯;而FT引述消息人士更指,歐央行內部已就消滅500歐元紙幣達成共識。 看來,500歐元停印是事在必行,唯一的疑問,是何時會正式落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