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nchard: “I would use this model to explain Macroeconomics to my Mum” | #WITGT21

This is the sixth installment of our interview series “Where is the General Theory of the 21st Century?” Blanchard on DSGE and the State of Macroeconomics | #WITGT21 Conversation Series | EconReporter Continuing our previous discussion on “DSGE model and the State of Macroeconomics”, Professor Olivier Blanchard further explained the role empirical research on DSGE … Read more Blanchard: “I would use this model to explain Macroeconomics to my Mum” | #WITGT21

Blanchard on “DSGE model and the State of Macroeconomics” | #WITGT21

Welcome! This is the Fifth installment of our interview series “Where is the General Theory of the 21st Century?” “Where is the General Theory of the 21st Century?” is an interview series which ask top economists a very important question: “Why haven’t economists come up with a new General Theory that can explain the Great … Read more Blanchard on “DSGE model and the State of Macroeconomics” | #WITGT21

美國Phillips Curve回到六十年代? –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本文續《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美國的Phillips Curve有幾斜?》一文,讀者可先行閱讀該文。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美國的Phillips Curve有幾斜? | EconReporter


之前的文章講到Phillips Curve的斜度,今次就探討一下通脹預期與Phillips Curve之間的關係。

先回顧一下Blanchard的Phillips Curve方程式,通脹預期一項中,其實有兩個因素作理解,一是長期通脹預期,另一是前期通脹數字:

phillips-curve-equation-annontated

這是以往經濟學者對通脹預期的理解方向,一是所謂的Adaptive Expectation,即是預期是建基於前期數據而來的,換句話說去年的通脹是2%,就會估計今年的通脹大約也是2%;在數據的處理上,前期通脹就以之前四季的平均通脹水平統計數字。
另一個理解通脹預期方向,就是Rational Expectation的方式,認為每次的預期都是新的數字,與前期的數字關係不大。

Blanchard就在方程式中,以λ作為長期通脹預測與通脹的關係系數,及(1-λ)作為前期通脹與通脹的關係系數,亦即λ愈高,長期通脹預測對通脹的影響力愈強,前期通脹的影響力則愈低。

數據顯示,λ自80年代以來愈來愈高,由當時只有約0.3慢慢升至現時近0.9的水平,即是現時的通脹關係與前期通脹的數字愈來愈低,通脹愈來受長期通脹預期主導。


Blanchard在文中再作一個猜想,通脹愈來愈受長期預期主導的同時,長期預期又會否反過來受前期通脹影響呢?他就利用以下的方程式再觀察長期通脹預期及前期通脹之間的關係。

方程式中的β,就是用來估算長期預期與前期通脹的關係系數,而在下圖可以見到β自60年代急升,到80年代初見頂,其後到90年代下跌至近0的水平,到2000年代開始回升至0.05左右,但仍維持在極低的水平,亦即通脹預期與前期通脹的關係在近三十年都相對低。


這些數據應該如何理解?由於上述的λ及β兩個數字近年都處於低位,即不倫通脹或是通脹預期,都與前期的通脹率無太大的關係,Blanchard指可以理解這個情況為Phillips Curve回歸至60年代的版本,即是某一通脹水平大約對應某一失業率水平,而再非70年代的Accelerationist Phillips Curve,通脹預期建基於前期通脹,推高通脹的代價就是令通脹愈來愈高,而失業率則不太回落。

如果這真的是美國經濟的情況,就是說聯儲局可以盡力推高通脹,就能令失業率降低,並不太需要擔心通脹加速!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背景

Yellen

今個星期Byron在《免費早餐》會用兩篇文章,簡介儲局主席Yellen最近一篇有關她對宏觀經濟學的未來研究方向的演稿。鑑於這個題目相當重要且有趣,我亦會在本週寫幾篇文章來為詳細地了解Yellen這篇講稿的內容,及特別是當中所提及的一些研究,及這些研究的啟示。 但在一切開始之前,先為各位介紹Yellen這次演講的背景。這是Yellen在出席波士頓聯儲銀行的年度經濟學研討會時的演講,要為特別的是今年為這研討會第六十屆,亦可能因此今屆的講者名單亦頗為強勁。研討會的主題為《The Elusive “Great” Recovery: Causes and Implications for Future Business Cycle Dynamics》,有份主講的包括Robert E. Hall、Alan B. Krueger、J. Bradford DeLong等名教授,而參與討論的學者亦包括Olivier Blanchard、Gregory Mankiw、Peter Diamond、Laurence M. Ball等明星宏觀經濟學者,不少論題都相當具前瞻性,各位可以到以下這波士頓聯儲銀行網站,細閱各篇研究論文。 60th Economic Conference Yellen的演講為午餐Keynote,題目正是《Macroeconomic Research After the Crisis》,討論的就是金融海嘯後宏觀經濟學可以向哪些方向作更多研究,從災難中學習。以下次該演講的片段Youtube: 而演講內容的解讀,我會再提大家細閱Byron的兩篇解讀文章。以下為第一篇: 週三將會有第二篇,敬請留意。 本系列在《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甚麼是Hysteresis?》一文繼續: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甚麼是Hysteresis? | EconReporter 本文承接《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背景》一文,可先行閱讀該文再續。 誠如Byron在《跟耶倫主席學經濟》一文中指出,Yellen在演講內提出四個重要的宏觀經濟學研究問題,在這裏我會先詳細討論第一個問題-「經濟不景會否造成長遠傷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