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個城市嘅人要係返工時間睇世界盃…?

IMF係最近一篇網綕中,就聯同Statista計左各地主要城市係今屆世界盃,賽事與正常工作時間(即係星期一至五,早上9時至下午6時)重疊嘅時數有幾多。以下就係個結果:

結果係巴西里約成為最多重疊城市,時數多達64小時30分鐘,仲要係無計加時同12碼架。我都真係有啲興趣知道巴西今季個經濟增長會唔會差啲。 🙂

出處:

Chart of the Week: The Productivity Penalty: World Cup Winners and Losers

July 2, 2018 The World Cup and productivity. Two of our favorite topics, together in one chart. How much your productivity-the amount you produce per hour of work-takes a hit during the World Cup depends on where you live.

油價大減但經濟都無甚得益 點解呢? IMF認為……

Oil Company

IMF網誌週四(3月24日)刊出一篇首席經濟師 Maurice Obstfeld 有份參與撰寫的新文章,題為《Oil Prices and the Global Economy: It’s Complicated》,為今年四月IMF的新一期《World Economic Outlook》當中其中一個專題的預告。 [contentcards url=”https://blog-imfdirect.imf.org/2016/03/24/oil-prices-and-the-global-economy-its-complicated/” target=”_blank”] 內容就如題目所示,有關油價與環球經濟的關係,但今次的核心問題是「油價向下走,理應可令大眾有更多錢消費,但為甚麼環球經濟真正的得益好像都不大?」 文章指出一個較簡單的解釋,就是今次油價下跌是由環球需求不足帶動,經濟不景才是油價低的成因,所以就算低油價對經濟提振有限,而其中一個表徵為油價與股市的走勢愈趨一致。作者指油價及股市的相關性,由只有不足0.2升至超0.4(下圖)     這方向之前Ben Bernanke都有探討過,當時Bernanke的簡單研究結果是需求因素只能解釋約四成的油價下跌(詳見此文)。文中引述前任IMF首席經濟師Oliver Blanchard的研究及其他研究(例如James Hamilton及Christiane Baumeister合著的研究 ),需求只能部份解釋油價下降,供應上升在當中亦有重要的角色。 這就帶出一個問題:如果需求不能完全解釋油價下跌,有甚麼其他原因令環球經濟無法從油價大跌中得益?   IMF這篇網誌就提出一個理論解釋這個情況,他們認為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全球央行都在採用低利率政策! 文中提出,因為油價下跌會降低企業生產成本,這會令通脹物價下降。例如下圖可見,紐約期油價格與美國長期通脹預期(下圖紅綫)的走勢相近,或反映油價拖累通脹。   問題是低通脹會令經濟所面對的實質利率(Real Interest Rate)上升,令實體經濟的需求下降,進而限制就業及生產增長。 如果在正常時期,央行可以通過減息來刺激通脹上升,解決這個問題;但在現時環球低利率環境,不少經濟體無空間再減息,亦令低油價的負面影響增加。 該文的總結,就是環球各國有需要加快經濟機構及金融體制改革,以提升經濟需求,解決這個油價與貨幣政策互為影響的潛在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