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儲局可以點樣干預Repo市場援救雷曼?

之前簡介宏觀經濟學者Larry Ball嘅新書《The Fed and Lehman Brothers》時,就講過本書討論Repo市場係金融海嘯嘅角色相當詳細;其中一個要點,就係聯儲局理論上可以透過干預Repo市場令雷曼免於即時破產同倒閉。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背景

Yellen

今個星期Byron在《免費早餐》會用兩篇文章,簡介儲局主席Yellen最近一篇有關她對宏觀經濟學的未來研究方向的演稿。鑑於這個題目相當重要且有趣,我亦會在本週寫幾篇文章來為詳細地了解Yellen這篇講稿的內容,及特別是當中所提及的一些研究,及這些研究的啟示。 但在一切開始之前,先為各位介紹Yellen這次演講的背景。這是Yellen在出席波士頓聯儲銀行的年度經濟學研討會時的演講,要為特別的是今年為這研討會第六十屆,亦可能因此今屆的講者名單亦頗為強勁。研討會的主題為《The Elusive “Great” Recovery: Causes and Implications for Future Business Cycle Dynamics》,有份主講的包括Robert E. Hall、Alan B. Krueger、J. Bradford DeLong等名教授,而參與討論的學者亦包括Olivier Blanchard、Gregory Mankiw、Peter Diamond、Laurence M. Ball等明星宏觀經濟學者,不少論題都相當具前瞻性,各位可以到以下這波士頓聯儲銀行網站,細閱各篇研究論文。 60th Economic Conference Yellen的演講為午餐Keynote,題目正是《Macroeconomic Research After the Crisis》,討論的就是金融海嘯後宏觀經濟學可以向哪些方向作更多研究,從災難中學習。以下次該演講的片段Youtube: 而演講內容的解讀,我會再提大家細閱Byron的兩篇解讀文章。以下為第一篇: 週三將會有第二篇,敬請留意。 本系列在《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甚麼是Hysteresis?》一文繼續: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甚麼是Hysteresis? | EconReporter 本文承接《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背景》一文,可先行閱讀該文再續。 誠如Byron在《跟耶倫主席學經濟》一文中指出,Yellen在演講內提出四個重要的宏觀經濟學研究問題,在這裏我會先詳細討論第一個問題-「經濟不景會否造成長遠傷害?」 ——-

Jackson LOL – The Economist對聯儲局的評論

Jackson LOL

《The Economist》的網誌Free Exchange評論Jackson Hole 2016的文章《The Fed has yet to take monetary reform seriously》。該文認同Larry Summers早前在網誌表示的觀點:聯儲局官員在Jackson Hole的表現令人失望。

從歷史角度看聯儲局體制 — 《The Power and Independence of the Federal Reserve》

最近在看的一本好書,是由Wharton School的法律歷史學者 Peter Conti-Brown撰寫的《The Power and Independence of the Federal Reserve》。 這本書與一般經濟學者撰寫有關聯儲局的書不同,書中以一百多年來聯儲局背後憲法基礎的多次變動作設入點,利用法制角度看聯儲局在美國政制及經濟上擔當的角色如何轉變,更重要是反思經濟學者現在視之為理所當然的「央行獨立」原則,是怎樣變成聯儲局的基礎,並重新審視央行獨立是否必然的事。 撰文一刻我仍未讀完整本書,未能作準碓的書評,但目前的觀感非常不錯,我從這本書學到很多有關聯儲局的歷史,對了解聯儲局體制相當有用。如果大家對這本書有興趣,我會推介大家不妨觀看以下這個由作者Peter Conti-Brown及另一聯儲局歷史專家Allan Meltzer為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進行的演講,當中Conti-Brown就簡單談及書中不少有趣的重點。

聯儲局點睇自然利率理論?

十二月就快到,即是聯儲局可能快將加息﹐所以又是時候多做一些Fed 觀察的文章。今次想同各位看的,是上星期公佈的十月議息會議記錄。 各大媒體有關這會議記錄的報道,主要集中提及會上多位FOMC成員認為,只要經濟數據無太大的偏差,十二月的議息會議(會期為12月15 – 16日)為合適的加息時間。 Some participants thought that the conditions for beginning the policy normalization process had already been met. Most participants anticipated that, based on their assessment of the current economic situation and their outlook for economic activity, the labor market, and inflation, these conditions could well be met by the time of … Read more

聯儲局官員對加息取態 睇吓佢個年紀就知? 

NYT的經濟記者Neil Irwin寫了篇相當有趣的文章,討論一個相傳已久的說法:「聯儲局官員成長時期的通脹情況,會影響其對通脹擔憂的程度,從而影響其對貨幣政策的取態。」 到底一位成長時期飽歷通脹問題的儲局官員,與一位在低通脹環境成長的官員,對通脹是否有明顯不同「感覺」?這個問題難答,Irwin就採用一些簡單的經濟學分析方法,看看當中端倪。 Irwin的方法是先觀察每位聯儲局官員18歲至35歲這段黃金時期內,美國的平均通脹率,再將之與該官員的加息取態(即俗稱的鴿派或鷹派)相比。 上圖可見,官員中以Minneapolis Fed主席Narayana Kocherlakota黃金時期經歷通脹最低,平均為3.4%。而經歷迵多通脹的,則為剛在年初退任的Dallas Fed前主席Richard Fisher,平均達6%。(按:由於要對比該官員的鴿/鷹程度,而新任Dallas Fed及Philadephia Fed主席都未有表達明確立場,故Irwin選用年初退任的Richard Fisher及Charles Plosser代替)而所有官員的經歷過的平均通脹率為5.4%,比起80後(現年35歲)經歷過的1.9%高得多。 然後將以上的平均,配上Barclays Capital編製的「聯儲局官員鴿/鷹程度指數」,進行一個簡單的Regression,得出結果如下。   簡單的解讀,是官員經歷過的通脹愈高,其取態愈鷹,即對通脹的擔憂傾向較高,更急著要加息,這是圖中右向上斜的直綫所表達的。 可惜,這個簡單Regresion的R Square只有0.08,好簡單講即是這「通脹經歷理論」,只可解釋官員鴿/鷹程度8%,即是解釋能力極低。 我相信上述的Regression,如果有更多Data point效果會好些。無論如何,原文是相當有趣的,值得各位一看。 資料來源:《Which Fed Leaders Fear Inflation? Look at When They Grew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