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Phillips Curve回到六十年代? –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本文續《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美國的Phillips Curve有幾斜?》一文,讀者可先行閱讀該文。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美國的Phillips Curve有幾斜? | EconReporter


之前的文章講到Phillips Curve的斜度,今次就探討一下通脹預期與Phillips Curve之間的關係。

先回顧一下Blanchard的Phillips Curve方程式,通脹預期一項中,其實有兩個因素作理解,一是長期通脹預期,另一是前期通脹數字:

phillips-curve-equation-annontated

這是以往經濟學者對通脹預期的理解方向,一是所謂的Adaptive Expectation,即是預期是建基於前期數據而來的,換句話說去年的通脹是2%,就會估計今年的通脹大約也是2%;在數據的處理上,前期通脹就以之前四季的平均通脹水平統計數字。
另一個理解通脹預期方向,就是Rational Expectation的方式,認為每次的預期都是新的數字,與前期的數字關係不大。

Blanchard就在方程式中,以λ作為長期通脹預測與通脹的關係系數,及(1-λ)作為前期通脹與通脹的關係系數,亦即λ愈高,長期通脹預測對通脹的影響力愈強,前期通脹的影響力則愈低。

數據顯示,λ自80年代以來愈來愈高,由當時只有約0.3慢慢升至現時近0.9的水平,即是現時的通脹關係與前期通脹的數字愈來愈低,通脹愈來受長期通脹預期主導。


Blanchard在文中再作一個猜想,通脹愈來愈受長期預期主導的同時,長期預期又會否反過來受前期通脹影響呢?他就利用以下的方程式再觀察長期通脹預期及前期通脹之間的關係。

方程式中的β,就是用來估算長期預期與前期通脹的關係系數,而在下圖可以見到β自60年代急升,到80年代初見頂,其後到90年代下跌至近0的水平,到2000年代開始回升至0.05左右,但仍維持在極低的水平,亦即通脹預期與前期通脹的關係在近三十年都相對低。


這些數據應該如何理解?由於上述的λ及β兩個數字近年都處於低位,即不倫通脹或是通脹預期,都與前期的通脹率無太大的關係,Blanchard指可以理解這個情況為Phillips Curve回歸至60年代的版本,即是某一通脹水平大約對應某一失業率水平,而再非70年代的Accelerationist Phillips Curve,通脹預期建基於前期通脹,推高通脹的代價就是令通脹愈來愈高,而失業率則不太回落。

如果這真的是美國經濟的情況,就是說聯儲局可以盡力推高通脹,就能令失業率降低,並不太需要擔心通脹加速!

Phillips Curve與通脹的形成

耶倫在演講《Macroeconomic Research After the Crisis》中,提到另一個金融海嘯後,宏觀經濟學者可作更多研究的方向,就是「通脹是如何形成的」。


背景資料可詳閱《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背景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背景 | EconReporter

今個星期Byron在《免費早餐》會用兩篇文章,簡介儲局主席Yellen最近一篇有關她對宏觀經濟學的未來研究方向的演稿。鑑於這個題目相當重要且有趣


通脹是如何形成的?

耶倫指出,宏觀經濟學概有理解通脹的框架雖然大仍然有用,例如通脹主因受通脹預期主導,而貨幣政策則可透過改變預期來影響通脹。而整體經濟的供求狀況,及勞動市場的就業水平等,都能影響通脹水平。

Theory and evidence suggest that this trend is strongly influenced by inflation expectations that, in turn, depend on monetary policy. In particular, the remarkable stability of various measures of expected inflation in recent years presumably represents the fruits of the Federal Reserve’s sustained efforts since the early 1980s to bring down and then stabilize inflation at a low level.

The anchoring of inflation expectations that has resulted from this policy does not, however, prevent actual inflation from fluctuating from year to year in response to the temporary influence of movements in energy prices and other disturbances. In addition, inflation will tend to run above or below its underlying trend to the extent that resource utilization–which may serve as an indicator of firms’ marginal costs–is persistently high or low…

但在細節上,這些理論的推測能力就有所不足,例如金融海嘯後失業率急升,通脹率理應跌更多,甚至出現嚴重通縮;以下Byron的說法

大部分經濟學者一直相信的,係失業率同通脹有一定的關係,勞動市場復甦到咁上下,由人搵工去到工搵人,對工資就會構成壓力,通脹終會上升。奇就奇在美國通脹率未見升得快,等極都追不到2%的政策目標(同樣的怪現象亦在其他發達國家出現)。
低通脹到底是全球的長期現象,還是暫時的異常表現?更難理解的,是市民同老闆如何形成對通脹的預期,點解硬係唔信通脹會上升?

另外,宏觀經濟學對通脹主要受短期的通脹預期,或是長期的通脹預期影響仍未有定論,這些都是要再作研究的地方。

今次就找來耶倫在演講中提及,由Olivier Blanchard寫的短文《The US Phillips Curve:Back to the 60s?》。此文的主題就是整理數據,觀察通脹動態的改變,例如Phillips Curve的斜度、通脹預期的重要性等。

值得一提,是這短文為之前提及由Blanchard、Larry Summers及Eugenio Cerutti合著的《Inflation and Activity – Two Explorations and their Monetary Policy Implications》 的延伸。

美國的Phillips Curve有幾斜?

要觀察通脹率的動態,一個簡單的方法就是估算出美國Phillips Curve,亦即是失業率與通脹之間的關係。

基本的Phillips Curve如下:

phillips-curve-equation

先不要見到方程式就恐慌,其實這個方程式好簡單。

簡單來說,在Phillips Curve的框架下通脹率是建基於

phillips-curve-equation-annontated

1) 美國失業率與自然失業率的距離(可理解成Output Gap);
2) 通脹預期;
3)入口通脹;

這三大因素,而Blanchard在文中就主要想探討 1) Output Gap 及 2) 通脹預期,與通脹率之間的互動,亦即是方程式之中的「θ」及「λ」兩者。

在Phillips Curve的框架下,「θ亦即是Phillips Curve的斜度,而「λ」則會理解為令整條Phillips Curve左右移動的因素。

我們先來探討一下比較簡單的Phillips Curve斜度,按Blanchard整理的數據,自1960年以來美國的Phillips Curve斜度如下:

slope-of-us-phillips-curve

可以明顯見到,美國的Phillips Curve愈來愈平,斜度由60年代約0.4,至70年代升至0.7,及後一直下降,至現在只有0.2。亦即是通脹率對於美國的Output Gap變幅愈來愈無反應,如果失業率與自然失業率的差距擴闊1%,通脹率就會減少約0.2%。

要留意Phillips Curve是反向的關係,上圖只是將負數變成正數,以更易理解。簡而言之,美國的通脹率對失業率的轉變,反應愈來愈低,亦即是耶倫提及的情況。

美國Phillips Curve回到六十年代?

Blanchard的Phillips Curve方程式,通脹預期一項中,其實有兩個因素作理解,一是長期通脹預期,另一是前期通脹數字:

phillips-curve-equation-annontated

這是以往經濟學者對通脹預期的理解方向,一是所謂的Adaptive Expectation,即是預期是建基於前期數據而來的,換句話說去年的通脹是2%,就會估計今年的通脹大約也是2%;在數據的處理上,前期通脹就以之前四季的平均通脹水平統計數字。

另一個理解通脹預期方向,就是Rational Expectation的方式,認為每次的預期都是新的數字,與前期的數字關係不大。

Blanchard就在方程式中,以λ作為長期通脹預測與通脹的關係系數,及(1-λ)作為前期通脹與通脹的關係系數,亦即λ愈高,長期通脹預測對通脹的影響力愈強,前期通脹的影響力則愈低。

數據顯示,λ自80年代以來愈來愈高,由當時只有約0.3慢慢升至現時近0.9的水平,即是現時的通脹關係與前期通脹的數字愈來愈低,通脹愈來受長期通脹預期主導。


Blanchard在文中再作一個猜想,通脹愈來愈受長期預期主導的同時,長期預期又會否反過來受前期通脹影響呢?他就利用以下的方程式再觀察長期通脹預期及前期通脹之間的關係。

方程式中的β,就是用來估算長期預期與前期通脹的關係系數,而在下圖可以見到β自60年代急升,到80年代初見頂,其後到90年代下跌至近0的水平,到2000年代開始回升至0.05左右,但仍維持在極低的水平,亦即通脹預期與前期通脹的關係在近三十年都相對低。


這些數據應該如何理解?由於上述的λ及β兩個數字近年都處於低位,即不倫通脹或是通脹預期,都與前期的通脹率無太大的關係,Blanchard指可以理解這個情況為Phillips Curve回歸至60年代的版本,即是某一通脹水平大約對應某一失業率水平,而再非70年代的Accelerationist Phillips Curve,通脹預期建基於前期通脹,推高通脹的代價就是令通脹愈來愈高,而失業率則不太回落。

如果這真的是美國經濟的情況,就是說聯儲局可以盡力推高通脹,就能令失業率降低,並不太需要擔心通脹加速!

美國的Phillips Curve有幾斜? –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要觀察通脹率的動態,一個簡單的方法就是估算出美國Phillips Curve,亦即是失業率與通脹之間的關係。


本文續《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通脹是如何形成的》一文,請先行閱讀該文再繼續。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通脹是如何形成的 | EconReporter


基本的Phillips Curve如下:

phillips-curve-equation

先不要見到方程式就恐慌,其實這個方程式好簡單。

簡單來說,在Phillips Curve的框架下通脹率是建基於

phillips-curve-equation-annontated

1) 美國失業率與自然失業率的距離(可理解成Output Gap);
2) 通脹預期;
3)入口通脹;

這三大因素,而Blanchard在文中就主要想探討 1) Output Gap 及 2) 通脹預期,與通脹率之間的互動,亦即是方程式之中的「θ」及「λ」兩者。

在Phillips Curve的框架下,「θ」亦即是Phillips Curve的斜度,而「λ」則會理解為令整條Phillips Curve左右移動的因素。

我們先來探討一下比較簡單的Phillips Curve斜度,按Blanchard整理的數據,自1960年以來美國的Phillips Curve斜度如下:

slope-of-us-phillips-curve

可以明顯見到,美國的Phillips Curve愈來愈平,斜度由60年代約0.4,至70年代升至0.7,及後一直下降,至現在只有0.2。亦即是通脹率對於美國的Output Gap變幅愈來愈無反應,如果失業率與自然失業率的差距擴闊1%,通脹率就會減少約0.2%。

要留意Phillips Curve是反向的關係,上圖只是將負數變成正數,以更易理解。簡而言之,美國的通脹率對失業率的轉變,反應愈來愈低,亦即是耶倫提及的情況。

續於《美國Phillips Curve回到六十年代?

英美九月通脹率同步回升

英國九月通脹率升至按年1%,為近兩年來的新高。但統計局表示,目前未有明確證據顯示英鎊大跌的效應已開始反映在英國的通脹率之上。這情況意味若低英鎊的效應正式反映在英國物價時,將會令英國通脹進一步上升。 美國亦在今日公佈九月通脹率,按年升幅達1.5%,但核心通脹率則由2.3%降至2.2%。 一個明顯的共通點是油價下跌拉低通脹的效應開始消散,令通脹回升。 ———–UK inflation hits near two-year high of 1% via 金融0.1

美國經濟現況 用六張圖解釋你知(好似係)

今次同大家介紹的讀物,是Federal Reserve Bank of Dallas的新一份《National Economic Update》,希望各位可從中詳細了解美國經濟的現況。   首先睇一睇美國第四季GDP增長數字:   去年第四季的GDP增長較去年全年平均為低,但修訂後的增長率仍達1%,高於初值的0.7%。修正值上調的主因,是庫存減少的幅度較初值估算為低。 整體的而言,支撐GDP增長的仍主要是個人消費,去年第四季增長1%;而固定投資方面,雖然住屋投資有在去年第四季錄得0.3%的增長,但商業固定投資增長則錄得-0.2%,兩者接近互相抵銷,令固定投資對整體增長無甚貢獻。 負責撰文的研究分析員Daniel Lin認為,在油價仍低於40美元,加上一月的耐用品定單數據良好,相信第一季的消費開支數字仍可支持整體經濟的增長。 勞動市場方面,早前公佈的二月份就業報告顯示,非農就業職位增長為24.2萬個,同時一月的職位增長亦上調二萬個至17.2萬,加上失業率跌至4.9%,都是勞動市場趨好的表現。 #美國就業報告 好到出奇 (但平均時薪增長慢左少少)https://t.co/jfNf3mLGib pic.twitter.com/mNCVpGgzYc — EconReporter (@econreporter) March 4, 2016 其中一個較重要的數據,是勞動市場參與率(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Rate)上升0.2%至62.9%。下圖為各個年齡層的勞動市場參與率自2002年以來的變幅:   可以見到最主要的壯年(Prime age, 25至54歳)參與率近期有上升的走勢,但仍比2002年低2.3%;20至24歳的參與率則仍較2002年低5.3%;但另一方面,55歳以上人士的參與率其實長年都有上升趨劫勢,如55至64歳就錄得3.4%的升幅。 另一個重要就業數字,就是全職及兼職就業人口的增長。 全職就業增長其實長期維持在約2%的水平,反而兼職職位(綠綫)近來的增長加速,增長率升至近3%。 另一方面,雖然勞動市場有改善,薪酬上的升幅仍有限。 例如平均時薪增長仍只是2.22%,較聯儲局的目標3%至4%增長(以通脹2%加上生產力1%至2%增長計算),仍未如理想。   勞動市場持續改善之外,通脹數據亦繼續有改善。核心CPI在2月升至2.3%,而核心PCE亦有上升之劫勢,在一月升至1.7%,與聯儲局的2%目標愈趨接近。 如果將核心PCE分開服務業通脹,及商品通脹,就可以見到目前美國的通脹上升主要由服務業價格上升帶動,核心服務業PCE一月升至1.7%,主要受醫護服務價格上升帶動。 但核心商品PCE則仍錄得-0.03%的跌幅,主要受中國生產價格下跌、全球需求疲弱及強美元等因素帶動,令商品價格無上升空間。  

The Economist的委內瑞拉經濟危機專題

早前寫過幾篇有關委拉瑞拉經濟危機的報道,但都是集中在一些較即時的議題,對委國的經濟問題論述其實不算全面。 較全面的的報道,我會推薦《The Economist》的委內瑞拉專題《Venezuela: a nation in a state》,該文之中就有不少我之前無提及但重要的資訊。 委國的外匯收入有高達95%與石油出口有關,所以油價大跌令外匯減少,造成嚴重通脹及匯價崩潰等問題,之前都有同各位講過。    但另一個重要問題,是委國政府的財政都因而出現問題,由於該國的政策重點為「幫助窮人」,財政開支壓力一向極大,所以當油相關的政府收入減少,該國的財政赤字大幅。由上圖中圖可見,外間估計2012年後財政赤字都達雙位數字。    之前無提及問題,就是委國外匯儲備的問題。委國目前的外匯儲備約值150億美元,而儲備主要由黃金儲備構成。其黃金儲備下降的速度並不急速,主要出現急減的為外幣儲備。    按FT報道,預計今年委國出口收入約為220億美元,減去國債還款,預計只餘下120億美元可作入口之用,這為去年入口總額的三分一;另外委國亦需要向中國歸還62億美元,這些都可見150億美元外儲都的不算充足,所以市場都認為年內委國大有機會違約之因。 回到《The Economist》的報道,其實文中亦有其他社會層面的觀察,例如貧窮人口比例,在這個經濟危機下當然急升:    另一個更有趣的觀察,是在查維斯及Maduro的管治下,委國的傳媒愈來愈少,而獨立的全國報章更只剩下一份,政府對傳媒的管理愈來愈愈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