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美元油價與OPEC減產2.0?

剛過去的週日,OPEC與露西亞(Russia)等有份參與減產行動的產油國在阿曼開會,以檢討各產油國有否依約減產。布蘭特期油在上週曾升穿70美元,為2014年大跌後首次;因此這次會議亦俾機會外界了解OPEC等減產國是否覺得「收夠籌」,可以在明年不再減產。

就總結OPEC週日會議而言,我覺得以下Bloomberg與沙特阿拉伯能源部長Khalid Al-Falih及露西亞能源部長Alexander Novak的專訪最值得一看:

一個重要的資訊是沙特及露西亞都支持OPEC與露西亞在今年底,現行的減產協議完成後繼續合作,維持油市場的穩定。

“The world’s two biggest oil producing and exporting countries can continue their cooperation for the good of the crude industry, for the good of stability,” Novak said.

“As we approach the re-balancing by the end of 2018, we need to extend the framework but not necessarily in the production levels,” Al-Falih said.

不過,到底今年之後他們的合作方式是否繼續聯合減產,就為未知之數。露西亞只強調今年過後,就算不再減產亦會繼續與OPEC協商。

另一點就是他們都同意減產行動有效,並指原油市場有機會在今年內回歸供求平衡;但減產行動最少要維持至今年底。

Al-Falih亦在訪問中強調,美國頁岩油對他們而言並非威脅,因為需求上升及委內瑞拉的產量下降可以消化美國油產量上升的影響。

詳細報道:

OPEC, Russia Signal Global Oil Alliance May Endure Past 2018

OPEC and Russia reaffirmed that they’ll persevere with oil-production cuts until the end of the year to clear a global glut and signaled their readiness to cooperate beyond that. Russia is prepared to continue cooperating with OPEC and its de-facto leader Saudi Arabia even after the cuts expire, Energy Minister Alexander Novak said in a Bloomberg television interview held jointly with his Saudi counterpart.

OPEC 達成減產共識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OPEC會議有基本成果,各成員達成共識,會將所有成員國加起來的總產量減至每日3250萬至3300萬桶,低於八月時的3320萬桶水平,但實際各成員的產量限額則要到十一月的會議才訂定。 IEA的估算顯示,如果減至3250萬桶,油市可望在年底達至供求平衡。WSJ的報道指,今次能達成協議的主因之一,是各成員國的產量已相當接近其產能,所以各國亦無太大增產的空間。 這次共識為2008年以來,OPEC首次達成減產的共識。 ———– OPEC Agrees on Need to Cut Oil Output via 金融0.1

沙特及伊朗對達成凍產協議不存寄望

沙特阿拉伯油相Falih在阿爾及利亞對記者說,今次的會議只是以諮詢為主,用意是與各產油國「摸底」,為年底達成凍產協議作準備。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而伊朗方面亦指,外界對今次會議的結果應抱較低的預期。 ———–Saudis, Iran dash hopes for OPEC oil deal in Algeria via 金融0.1

OPEC會議又嚟啦 有咩要留意

Oil Company

週一至三就是OPEC在阿爾及利亞舉行的非正式會議,路透上週五的報道引述消息指,沙特會在伊朗願意在年內凍產的前提下,同意凍產協議。 惟之後親近沙特政府Bloomberg又引述消息指,達成協議的機會不大因為這次非正式會議是諮詢為主,正式凍產協議可能在十一月正式會議才出現。 但週日阿爾及利亞的能源部長Noureddine Boutarfa受訪時又指,沙特願意將油產量定在今年一月的水平,Bloomberg的數據顯示即是約每日1020萬桶,低於8月的1069萬桶水平。 Business Insider這篇文章就整合各分析員的意見,指達成協議的機會頗低。其中一個重要的考慮因素,仍然是沙特與伊朗之間的政治爭端不斷,而且雙方仍在爭奪多個市場的佔有率,例如下圖的中國市場。 oil ———– Here’s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OPEC’s big meeting this week via 金融0.1

油價回升 美國通脹預期將跟著回升?

油價下跌一直拉低美國的通脹預期,但大跌至今已經近兩年,油價亦由30美元的低位,回升至50美元左右,是否可以預期通脹預期又會回升? 圖中的藍綫為油價,而啡綫則為以五年及十年期貨計算出的長綫通脹預期,可以見到通脹預期都是在油價大跌一段時間後才下跌,而近期的油價回升,亦未反映在通脹預期之中。 圖片及資料來源: Wells Fargo Via Econ記者

於多個市場流失市佔率 沙特低油價策略有用嗎?

上週FT一篇有關沙特阿拉伯在各國油市場的市佔率的文章《Saudi Arabia loses oil market share to rivals in key nations》,就有個相當有趣發現。 [contentcards url=”https://next.ft.com/content/5e8c1d52-f19f-11e5-aff5-19b4e253664a” target=”_blank”] 報道引述能源顧問公司FGE的就各國石油入口數據作的調查,發現沙特出口的石油於2015年在中國、南非、美國、意大利、荷蘭、南韓、泰國、台灣及西班牙9個國家的市佔率,都較2013年的市佔率有所下跌。在15個調查國家中,只有6個國家沙特入口的原油市佔率有所上升。   沙特一直堅持不減產的政策,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希望可藉低油價維持其原油市場佔有率,但令次的發現令人擔心這政策是否有效;特別令人擔心的是沙特產油,在中美兩國個經濟大國都流失市佔率。 沙特產油在中國的市佔率由2013年的19%,降至2015年的15%,主因是中國增加由露西亞(Russia)入口原油;而美國則因為本土頁岩油產量上升,減少對入口原油的需求,令沙特油的市佔率由17%下降至14%。 對沙特來說的好消息是,按國際能源組織(IEA)旗下油市場數據庫Jodi的統計,沙特原油在全球的市佔率在2015年為8.1%,較2014年的7.9%有輕微上升,但仍較2013年的8.5%為低。 報道指,沙特現時希望在美國及中國等地購入更多煉油設備,以助沙特維持油市場佔有率。   另一宗更新更重要的沙特阿拉伯新聞,就要數副皇諸Mohammed bin Salman接受Bloomberg極詳細訪問。在其長達5小時的訪問中,Mohammed bin Salman就今個月17日將舉行的產油國大會,已表明沙特阿拉伯的立場,是只會在所有參與國都承諾凍產,沙特才會凍產。 但Bloomberg報道引述接近伊朗政府的消息人士指,伊朗油相Bijan Namdar Zanganeh將會出席會議,但不會參與凍產行動,因為該國希望重奪該國受歐美制裁期間流失的市佔率。這意味月中的產油國大會難有成果。 [contentcards url=”http://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6-04-01/saudi-arabia-will-only-freeze-oil-production-if-iran-joins-plan?utm_content=buffer8244b&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acebook.com&utm_campaign=buffer” target=”_blank”] 訪問的另一個重點,是Mohammed bin Salman指該國會在2018年,甚至最早於明年完成將該國國家油企Aramco放上市的行動,然後會將資金投放至該國的國家投資基金,令基金持有達2萬億資產。Bloomberg 指這規模的基金,可以一口氣買入全數Apple、Alphabet、Microsoft再加巴郡的股份。

油價大減但經濟都無甚得益 點解呢? IMF認為……

Oil Company

IMF網誌週四(3月24日)刊出一篇首席經濟師 Maurice Obstfeld 有份參與撰寫的新文章,題為《Oil Prices and the Global Economy: It’s Complicated》,為今年四月IMF的新一期《World Economic Outlook》當中其中一個專題的預告。 [contentcards url=”https://blog-imfdirect.imf.org/2016/03/24/oil-prices-and-the-global-economy-its-complicated/” target=”_blank”] 內容就如題目所示,有關油價與環球經濟的關係,但今次的核心問題是「油價向下走,理應可令大眾有更多錢消費,但為甚麼環球經濟真正的得益好像都不大?」 文章指出一個較簡單的解釋,就是今次油價下跌是由環球需求不足帶動,經濟不景才是油價低的成因,所以就算低油價對經濟提振有限,而其中一個表徵為油價與股市的走勢愈趨一致。作者指油價及股市的相關性,由只有不足0.2升至超0.4(下圖)     這方向之前Ben Bernanke都有探討過,當時Bernanke的簡單研究結果是需求因素只能解釋約四成的油價下跌(詳見此文)。文中引述前任IMF首席經濟師Oliver Blanchard的研究及其他研究(例如James Hamilton及Christiane Baumeister合著的研究 ),需求只能部份解釋油價下降,供應上升在當中亦有重要的角色。 這就帶出一個問題:如果需求不能完全解釋油價下跌,有甚麼其他原因令環球經濟無法從油價大跌中得益?   IMF這篇網誌就提出一個理論解釋這個情況,他們認為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全球央行都在採用低利率政策! 文中提出,因為油價下跌會降低企業生產成本,這會令通脹物價下降。例如下圖可見,紐約期油價格與美國長期通脹預期(下圖紅綫)的走勢相近,或反映油價拖累通脹。   問題是低通脹會令經濟所面對的實質利率(Real Interest Rate)上升,令實體經濟的需求下降,進而限制就業及生產增長。 如果在正常時期,央行可以通過減息來刺激通脹上升,解決這個問題;但在現時環球低利率環境,不少經濟體無空間再減息,亦令低油價的負面影響增加。 該文的總結,就是環球各國有需要加快經濟機構及金融體制改革,以提升經濟需求,解決這個油價與貨幣政策互為影響的潛在問題。

【經濟學生必看】伯南克教你簡單經濟數量分析 – 油價點解會同股市齊上齊落?

伯南克(Ben Bernanke) 的Blog再出新文章, 今次的內容頗認真,是伯南克對近日油價的問題的思考-近日油價與美股有同上同落的情況,到底是發生咩事? 先作一個劇透,Bernanke的結論是油價與股市的走勢, 有一部份是受「第三方共同因素」影響,而令兩者走向相同; 但另一方面,Bernanke的估算模型無法完全解䆁油價的跌幅,所以有其他因素在推動油與股的correlations上升。 這個結論有點「阿媽係女人吧」? 是的, 所以這不是推介文章的原因; 其實這篇文最值得看的, 是Bernanke親自示範如何進行簡單的經濟數量分析, 大專程度的經濟學生可能可從中得到一些啟發。 好, 現在一齊跟Bernanke做這個「習作」。 首先, 我們要睇的是油價與美股 (以S&P 500作為標準) 的correlation的較長綫走勢,以確立目前的情況,到底有多「特別」。 從Figure 2可以見到油價與S&P500 的correlation 由2011年至2015年的變化, 清楚可見的是correlation的走勢極為波動, 時正時負, 看似兩者其實並無既定的走勢關係。但如果將期內的correlation度數計個平均數,就會得出0.39, 即是期內油價仍傾向與美股有正向關係,同升同跌之說仍算合理,但同時近期的Correlation其實並不算特別高。 之後伯南克就開始尋找一些「共同因素」,希望可確立一些可同時影響股市及油價的改變,來論證兩者的高Correlation並非因為油價直接影響股市所致。Bernanke 估計「共同因素」可以是「環球經濟需求的改變」,可以想象,如果全球經濟需求下降,企業的盈利預期會受影響,令股價下跌相當合理,而油價作為其中一類主要商品的價格,價格因為需求減少而下降實為正常。 問題是,如何驗證呢? Bernanke 今次就參考知名宏觀經濟及油市場研究學者James Hamilton,於2014年底一篇博文中使用的方法。方法就是用銅價、10年期美國國債債格及美元匯價,作為環球需求的「替代量度」,由於三者皆能反映投資者對環球及美國經濟走向的看法,但又不會直接受油價「自身因素」 (例如原油供應量上升)影響,故驗證三者對油價改變的「解釋能力」,就大約可以知道環球需求對油價的影響有多大。 Bernanke 利用Regression來估算上述三大因素對油價的影響力,結果如下: (要留意油價變動及三個需求因素在進Regression前,都先用Log處理過。Regression是利用 2011年至2014年中的數據作估算。) 得出上述三個因素的「影響力」估值後,就可以試用這些數字「預測」如果油價只受「環球需求因素」影響下,油價的變幅會是多少?而更重要知道的,是這個「預測」數字與真實的數字,差別有多大? 對比結果如下,淺藍綫為「純需求因素」推算的油價,深藍綫為真實油價: 可以見到,「純需求油價」的跌幅遠不及真實油價的跌幅,Bernanke指「純需求因素」自2014年六月以來,只能預測到約40-45% 油價跌幅。 有了這一個「環球需求因素油價」(簡稱需求因素),就可劃分需求因素及油市場自身因素(簡稱自身因素)的油價變幅,然後可以用這兩個變幅,分別與S&P500的走勢計算Correlation,從而驗證油股的正向關係,是否只來自需求因素。 以下為需求因素的油價變幅與S&P500的correlation: 以下為自身因素油價變幅,與S&P500的Correlation: 可以見到,需求因素Correlation的平均數高達0.48,高於油價與股市原本Correlation的0.39,反映需求因素確是兩者正向關係的「主要來源」。 但另一方面,自身因素Correlation的平圴亦為正數(0.16),這與Bernanke的基礎推算相違。假設油價下跌而環球需求不變,理應的效果是企業成本下降及消費者的實質消費力上升,應對企業股價有支持,故自身因素Correlation應為負數。 這裏Bernanke 就教大家如何「修正」推算模型,以增強推論能力。Bernanke猜想上述的需求因素無計及投資市場波動性預期的改變,都可能同時影響油價及股市,所以Bernanke決定在原先Regression中加入VIX 變幅作解釋因素,再作一次新Regression推算,結果如下: 之後,就重做上述的過程一次,再次計算需求因素的油價及自身因素的油價,然後再用兩者分別與S&P 500計算出Correlation。 加入VIX 的需求因素correlation … Read more 【經濟學生必看】伯南克教你簡單經濟數量分析 – 油價點解會同股市齊上齊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