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央行副總裁:QE無令貧富不均惡化

歐央行副總裁Vítor Constâncio早前的一篇公開演說《Inequality and macroeconomic policies》,講及該行的QE政策對歐元區內的貧富不均影響,我覺得頗為有趣,可以分享一下。

ECB的QE退市策略未必要跟聯儲局

這篇由Société Générale集團首席經濟師Olivier Garnier在FT撰寫的文章,探討ECB在QE的收水及退市策略內容有趣,值得一看。 ECB exit strategy need not mimic the Fed’s A different sequencing mix between tapering and rate rises should not be ruled out 文中主要討論ECB在停止資產購買計劃及加息兩件事的處理上,是否有需要跟隨聯儲局的做法,先停止購買資產,然後才加息至一個「正常」水平。Garnier的看法是歐央行其實不需跟隨這個次序,他提出的原因主要有兩個。 首先,聯儲局當年是在利率下降至近零息水平後,才推出QE;聯儲局的立場,是QE為利率政策在零息下限面前有失效的情況,所以改用QE刺激經濟,即是QE是替代利率政策的工具。Garnier就指出,歐央行的立場一向是QE為利率政策的輔助工具,而非替代;事實上,歐央行在2015年3月推QE後,就曾兩次減央行存款利率(Deposite Facility rate),因此歐央行如果想同聯儲局一樣,認為退市的策略是將當日救市政策倒轉行一次的話,歐央行或應先加息,再停買債。 另一個原因,是在現時聯儲局似是有意加快調升利率的速度,這會令美元長債息率上升,這亦有機會傳到歐元市場,令歐元長債息率過早上升。由於資產購買計劃的主要功效在於調控長債息率,因此歐央行維持一定的資產購買行動,或可減低長債息率過度波動。Garnier認為合理的做法,是歐央行維持買資產的做法一段時間,但就減少購買金額。 總括而言,他的建議是歐央行在利率方面應採「closer to zero for longer」的態度,即加息令負利率政策不再,但就保證利率會維持在接近零息水平一段時間。資產購買方面,則採「smaller for longer」的方向,即延長資產購買計劃,但減少每月購買金額。

歐央行購買利率低於央行存款利率債券的詳情

今日歐央行進行貨幣政策會議,公佈不論利率及資產購買規模都維持不變。 Monetary policy decisions 歐央行在上次會議公佈,將放寬各旗下各國家央行購買債券時,不可買入利率低於Deposit Facility Rate(DFR,亦稱作央行存款利率)的限制,今次會議後就正式公佈放寬限制的詳情。 ECB provides further details on APP purchases of assets with yields below the deposit facility rate 歐央行的公告指,只有在各旗下地區央行在購買國債時(亦即在Public Sector Purchase Program之中)才會放寛上述限制,換言之歐央行在購買Cover Bonds、資產抵押債券(ABS)及企債時,仍要會受DFR的限制,即現時的利率不可低於-0.4厘。 歐央行又強調,旗下各國家央行在買國債時,亦應先購買利率高於DFR的債券為先,在有需要時才購入利率低過DFR的債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