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息下限? 歐央行研究話見唔到喎

歐央行四位經濟學者今個月刊出嘅工作論文就指出,利用2007年至2018年嘅銀行數據顯示,歐央行2014年採用負利率政策之後,一直都見唔到有受零負下限嘅限制,利率攻策仍然有刺激經濟嘅效用,同理論所講嘅大大不同。

IMF歐元區年度經濟報告:Brexit將打擊歐元區經濟增長

EU flag

IMF為歐元區做的年度經濟報告指,受Brexit影響預測今年歐元區經濟增長由1.7%下調至1.6%,明年的預測經濟增長則由1.7%下調至1.4%,2018年的預測則由1.7%下調至1.6%。 IMF指,報告假設英國與歐盟在之後仍保持緊密合作關係,採取類似挪威的模式,令英國仍可進入歐盟市場,而IMF亦表明這是非常初步的估算。 參考報道: IMF Warns Brexit Will Impinge on Eurozone Economic Growth IMF Executive Board Concludes 2016 Article IV Consultation on Euro Area Policies Via Econ記者

Tsipras :希臘2018年達財政盈餘目標後將無以為繼

剛在在週三完成出訪中國行程的希臘總理Tsipras,在回程機上向記者表示,他相信希臘可在2018年達成歐盟定下的3.5% Primary Surplus目標,但認為只會「點到即止」,之後就會打回原型。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他認為這財政盈餘目標一向是個笑話,是個「童話故事」,更指自己一直有同歐盟方面講,1.5至2%的目標才較實際。 參考報道: Greece Won’t Reach Budget Targets After 2018, Tsipras Says ————————————— From Greece Won’t Reach Budget Targets After 2018, Tsipras Says via Econ記者

歐盟Bail-in新例 恐打擊歐銀行國際貿易融資能力

WSJ一篇報道值得留意。報道講及歐洲金融監管規定銀行出事時,需要先向債權人削債Bail-in的要求,包括銀行發出的貿易融資工具如信用證(Letter of Credit)。分析擔心這會令歐洲在貿易資融資業務失去競爭力,並會影響歐盟內的中小企作貿易融資。 [contentcards url=”http://www.wsj.com/articles/european-bail-in-regulation-threatens-banks-trade-business-1465104604″ target=”_blank”] 簡單而言信用證的用途,是當出口商擔心將貨物運往外國的買家,買家可先向其銀行買入一份信用證,並交給出口商。這份信用證可確定買家有足夠資金存放在銀行,而只要出口商將貨物送出,並向銀行提交證明,銀行就會向出口商付款。這個流程下出口商不需要理會買家的商譽,只要相信銀行的信用便可,這可減低跨國交易的訊息費用,大大促進國際貿易。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當然,自古以來都有發出信用證的銀行破產的危機,但據WSJ報道的說法,傳統破產法規較保障信用證等貿易融資工具的持有人一向較多保障,令出口商的損失機會較低。 但今年一月開始歐盟的委員會就要求,金融機構破產時銀行負債的處理安排中要有Bail-in的元素,而對貿易信貸工具的處理方法會與一般銀行負債相若,都要求在文件中加入條款,列明持有人需接受在銀行破產時要面對削債的。這建議令不少歐洲銀行憂慮,例如在運作流程上,傳統上貿易融資工具並無列明受何處的法例管制;而以住銀行間會通過SWIFT系統傳送有關信用證內的相關訊息,現未知如何更改系統。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另外,貿易融資一向是由多國的不同銀行互相合作,為確保跨國融資流利,銀行間會互相持有其他銀行發出的信用證;當只有歐洲銀行發出的信用證有Bail-in條款,可能令其在網絡內的價值下降,並將會影響歐洲銀行在這方面的競爭力。所以有律師行指,不少銀行都努力找方法逃避這新列的影響。 歐盟委員會的發言人回應WSJ就指,他們會考慮這些問題,並會在下一輪咨詢結果公佈時作回應,但目前未有公佈時間。

希臘是否需要減債呢?

近期有關希臘務問題的爭議再興,IMF與德國為首的歐元區仍就應否為希債減債有爭議。歐元區經濟智庫Bruegel就刊出一篇新網誌,探討希臘債務目前的兩大核心問題 : 希臘是否真的能在2018年達成Primary Surplus 3.5%? 希臘又是否需要減債? 就Primary Surplus達GDP 3.5%的問題,Bruegel的研究員引述IMF2013年發佈的研究指,其實歷史上不少負債嚴重的國家,在中長期仍能維持Primary Surplus達GDP 3.1%,並能藉以降低負債比率。 所以研究員認為,IMF目前向歐元區提出應將Primary Surplus的目標降至1.5%,是過低的門檻,2.5%可能更為合理。但研究員指出,最重要的問題是時機,希臘過去六年已經推行了全球最嚴苛的經濟緊縮,現時能否再負擔進一步緊縮才是大問題。 下圖為WSJ就過去六年希臘緊縮政策規模所做的圖表。 所以Bruegel研究員都建議歐元區可考慮推遲進一步的緊縮,更好是將緊縮的規模與GDP增長率掛勾,避免對經濟復甦帶來過大的壓力。 這帶到另一問題,減不減債? Bruegel的推算指出,就算希臘可達到3.5% Primary Surplus,再加上每年GDP平均3.7%這個不太可能的理想假設(下圖深藍綫),希臘的負債比率到2025年都只會下跌到120%。 如果以較合理的2.5%Primary Surplus加上2.7% GDP增長計,到2025年仍會有140%的負債比率。 研究員指出,就算希臘在2018年Primary Surplus成功達3.5%,其實2020年開該國有援助款項要清還,即是希臘需要發新債去融資;但以現在的推算,就算希臘能重返國債市場,亦可能因負債比率過高而要面對高息,即到時要以高息債冚低息援助還款,情況未許樂觀。故此,研究認為要真正解決希臘的債務問題,值得考慮更多債務寬減。

Davos焦點—Mario Draghi (歐央行行長)

昨日才在歐央行議息會議記者會,單靠一句說話就推低了歐元匯價及推高了全球股市的Mario Draghi,今天一早(歐洲時間)就已經到了瑞士滑雪 出席Davos World Economic Forum,作了一輪30分鐘的題為《 The Year Ahead: The Economic Outlook for the Eurozone》問答大會: 會上Draghi談及多個話題,包括歐洲難民問題、歐洲經濟問題、歐洲銀行監管等。由於主持人Lionel Barber(FT總編輯)與Draghi相交多年,不少對話極為有趣,值得一睇。 當中一段可能大家相對上較有興趣(約4:00開始),就是Draghi認為目前市況不反映整體投資情況已全面轉向,特別是經濟前景無太大的改變;他看到整體歐洲經濟的復甦較以往穩健,今次的復甦主要由消費主導,不再是以往的出口主導;寬鬆貨幣政策及油價下跌當然是支持經濟的重點,但區內財政政策轉趨寬鬆亦為重點;他提到只要各國政府願意再增加財政開支處理難民問題,歐洲經濟不會有太大問題。要擔心的可能只是通脹過低。 另一段,是Lionel Barber問Draghi覺不覺得大眾過份依賴央行支持經濟,Draghi答雖然央行應該只做自己的份內事(即跟從Mandate,即維持物價穩定),但央行又總不能不停對大眾說「這些不關我事」。可以看到,這段話,Draghi不多不少有些言外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