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再下調全球經濟增長預測 預期2017新興市場反彈

IMF公佈2016年4月的《World Economic Outlook》,整份報告的題目為《Too Slow for Too Long》 ,就是說環球經濟前景,在金融市場不穩定出現復甦放緩的情況。 IMF 2016 World Economic Outlook IMF Chief Economist Maury Obstfeld introduces the World Economic Outlook 2016 and highlights the Fund’s findings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policymakers going f… 其中較多人注目的2016及2017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測,都分別較一月時作的預測有所下調;2016年的全球增長預測為3.2%,較今年一月預測的3.4%低0.2個百份點;而2017年的增長預測則為3.5%,較一月時下調0.1個百份點。但如果與2015年全年增長3.1%相比,IMF仍預期今明兩年全球增長會有微微增速。 IMF預測成熟市場今年會維持1.9%全年增長的速度,而新興市場則會增長4.1%;報告指,中國增長放緩(預計由6.9%下降至6.5%)、石油輸出國經濟持續走弱、石油以外的商品價格續跌、拉丁美洲經濟疲弱等,都是拖累全球經濟增長的原因。 惟IMF報告相信,2017年新興市場的經濟會出現復甦,增長速度升至4.6%,預期幾個近年已陷衰退的國家,包括巴西、俄羅斯、中東及拉丁美洲諸國,都相信可在2017年出現反彈;例如巴西的2017年增長預測為0%,俄羅斯則由去年的-3.7%大幅回升0.8%。這些顯著反彈,將有助抵銷中國經濟增長進一步放緩(預期2017年增長跌至6.2%),為新興市場經濟帶來的壓力。 但成熟市場2017年增長仍只會與現時相約,微微升至2%。報告指出,日本打算2017年增加銷售稅,相信會對經濟增長帶來打擊,令2017年的增長預期大降至-0.1%,為拖累成熟市場整體增長的主因。

中港貿易數字差距 或反映中國走資嚴重 

「64.5%= 0.9%」這是WSJ的博客China Real Time對中國海關出入口數據,與香港海關出入口數據差距極大一事的評論。 早前公佈的中國入口數字顯示,中國從香港入口總額在去年12月按年升64.5%;而週二香港統計處公佈的出口數字則顯示,香港往中國出口總額在去年12月僅升0.9%,兩者差距極大。    這個情況令一眾外媒直指中國的數字是心「做大數」,利用虛假入口發票作為走資外國的工具,簡單的方法例如從一間預先「合謀」的香港公司以$5買入一件價值$1的貨品,再以$1價格賣回給合謀香港企業,即便將額外$4送出香港,然後再放到外國任何地方。這些做法長久以來都有,但當中國企業做得太多就可能令中港貿易數字差距顯著,故眾多外媒都認定這是中國企業走資的證據。 這是WSJ的報道:    這則是FT的報道:   這則是Bloomberg的報道:    至於香港媒體嗎……明報無報道…. 蘋果日報的報道則集中於出口2009年後首次錄倒退….    東方日報則以副稿處理….    反而文匯報就用「差距創新高」起題!死未!   

「中國增長模式不可續 ?」經濟學者近乎一致同意

最新一期IGM經濟學家調查問題,是香港及台灣朋友都相當感興趣的「中國經濟模式還可行嗎?」  問題的原句是「中國的增長模式,即是透過不尋常地高的投資比率及低消費比率帶動,是不可持續的。」受訪的學者要就這句子表示同意與否,結果如下:   可以見到(左圖),同意的比率為57%,極度同意的亦有14%,不同意或極不同意的比率是0%,其餘24%就是不肯定或無意見。如果看右圖按受訪者對答案的信心加權後的比重,同意的比重上升至63%,極同意亦升至23%,其餘為不肯定。簡單來說,無一位受訪經濟學者認為這個增長模式有將來。 再看看個別受訪者的意見。   史丹福的Darrell Duffie指 True because it’s already happened! Growth is down. Consumption is up.  即是指這模式已經開如失效,中國經濟增長已經放緩,而國內消費亦要開始上升。    芝大的Austan Goolsbee則說: must we relearn the same lesson in the same painful way again? 指這個問題早已發生過,亦已經有答案。    史丹福的Robert Hall的講法更簡單: “If it can’t go on forever, it won’t”    但較有趣的,是在答案中選擇了「無意見」為答案的Barry Eichengreen指: I’m not a fan of the … Read more 「中國增長模式不可續 ?」經濟學者近乎一致同意

嚇死你的世銀營商環境數據

星期三World Bank 公佈新一份營商環境排名—《Doing Business 2016》,簡單的排名如下 世銀營商環境排名~~ 香港升上第五~ 希臘升上60~~ https://t.co/UVTelhojSX pic.twitter.com/LUjXoLglKC — EconReporter (@econreporter) 2015 10月 28日 補充返,上面Caption有錯,香港同希臘的排名都無升的,香港排名實際上係不變,希臘係下跌左兩位。 但本文的重點,是這份報告其實不單是排名,實際內容是極之豐富的,每一個被評核的地區,都有各自的一份詳細報告,詳列該地區在十項指標當中的表現。 (十項指標包括: 「小股東投資者保障 」、「開設新公司」、「申請建築許可 」、「繳納稅款」、「獲取信貸」、「破產處理程序」、「合約執行」、「跨境貿易」、「物業註冊」及「獲取電力供應」) 如果大家仔細的觀察當中的數據,你會發現不少有趣的東西。看看以下一個圖:   看看圖中,中國在藍色及綠色的得分都高過美國及日本,甚至高過OECD平均。這藍色及綠色代表甚麼? 藍色為「披露上的得分」、綠色則為「企業透明度」的得分,即是說中國在「股市披露」及「上市企業透明度」方面,係好過美國的! 前者仲要係滿分的! 係咪唔嚇死都笑死呢~ 詳細資料: Doing Business 2016 – China

人民銀行放水救市 放緊都唔夠 點解?

想同大家介紹一篇《The Economist》的文章,去了解中國經濟的問題本質。先看以下這個圖: 上圖是歐洲、美國、日本及中國央行資產負債表的規模(藍綫),及資產表對該國GDP的比例(深紅綫)。這個圖要表達的,正是中國的所謂「放水」貨幣政策,與真正推行QE的美歐日有一個顯著分別,就後三者的央行資產表對GDP的比例,都隨着資產表增長而上升,但人行資產表急增的同時,資產表對GDP比率反而一直下降。 這當然不一定是個問題,因為簡單的解釋是歐美日近年的經濟增長相當一般,而中國則仍然有約8%的經濟增長,所以藍紅兩綫的走勢不同,實非令人驚訝之事。問題是,當深紅綫斜向下走,就相當於中國的基礎貨幣增長跟不上經濟增長,這才是《The Economist》所擔心之事。 這擔憂的本質,是在於如果貨幣增長的幅度追不上經濟增長,這經濟體就大有機會出現通縮,或是經濟衰退,甚至兩者同時出現。當然,理論上基礎貨幣(Monetary Base)不一定要與經濟增長同步,《The Economist》在文中亦特別提及中國的M2增長明顯高於基礎貨幣增長(前者六月增11.8%,後者增3.2%)。 但更大的問題是中國的基礎貨幣不單增長放緩,甚至可能直接出現減少,這從圖中藍綫最右方掉頭向下可見。問題正是中國與歐美日不同,中國用的是靈活固定匯率,人民幣的幣值及發行量是要在外匯市場決定的。簡單的解釋如下,例如當早年大量資金流入「搶購」人民幣,這將會令人民幣出現升值壓力,這令人行要不停在匯市發行新的人民幣,用來買入外幣放到外匯儲備,這樣人民幣的匯率才不致大升,但人民幣量就會因而上升。 問題是上述的情況開始倒轉,當資金大量流出中國,這就會為人民幣帶來貶值壓力,要防止貶值就只好用外儲買回外資手上的人民幣,這只會令人民幣的基礎貨幣量愈來愈少。 回到上述的基礎貨幣增長早已追不上經濟增長的論述,當基礎貨幣開始減少,問題會更嚴重。如果這加上中國企業及居民開始Deleverage,這就不單基礎貨幣會減少,可能M2等廣義貨幣供應都會減少,其時經濟要避過衰退的難度更高。再者,衰退會令走資更快,形成惡性循環,支爆其實唔難。 當然,《The Economist》的論述不如我寫的「悲觀」,但我認為這個情況絕非極端情境。 資料來源: How China’s cash injections add up to quantitative squeez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