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龜- 大陸放水流量圖 (2016年5月31日)

製表:陸龜 結果五月真係出現左MLF代替降準呢個玩法,只不過今日又再出現過千億逆回購……估下跟住會係MLF定降準?    【陸龜FB點評】 過往相關數據: 陸龜- 大陸放水流量圖 (2016年4月27日) 陸龜- 大陸放水流量圖 (2016年4月27日) | Econ記者 製表:陸龜 Advertisement 龜龜在FB解讀: 兩次MLF到期,放左三次MLF,但逆回購都仲係要推上去。未到期逆回購黎到七八千億呢個水位,除非黎多兩三次MLF,否則降準只係時間問題。 過往相關數據: … …閱讀全文…

另一角度看Deleveraging:借錢愈急 還得愈快?

談及Deleveraging(去槓桿),相信一般都會假設是與增加負債完全相反的過程,即是在經濟增長時借錢較多的人,一般相信在經濟整體進行Deleverage時還債減債的幅度亦會較多。但St. Louis聯儲銀行的研究員新一份《Economic Synopses》中指,這假設可能不太正確。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研究員討論的為美國人的信用卡借貸數據,可以看到在2004至2008年間信用卡貨款顯著上升,增幅為1140億美元;但增長於2009年見頂,而2008年至2015年信用卡貸款額大幅減少1930億美元,Deleveraging的情況相當明顯。 但如果將信用卡貸款增長(及減少)的幅度分開不同年齡層觀,就會在新發現。 藍綠色棒為2004年至2008年的信用卡貸款增幅,可以見到增幅主要集中在56歳以上人士,他們佔去信用卡貸款增長中近一半的增長。但當我們觀察橙黃色棒代表的2008年至2015年間信用卡貨款減幅,可以見到減債的人士主要集中在46歳以下,他們佔去期內減債總額的68%。而66-70歳人士更是期內唯一信用卡信貨金額有增長的年齡層。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可以見到,在金融海嘯前最積極增加信貸的一群,並非減債最積極的一群。所以研究員指出,增加信貨的速度並非準確的減債速度指標,他們反而認為就業前景的預測力更高,這亦正是為何46歳以下的一群減債更積極,因為他們的職業生涯上流前景可能被金融海嘯打斷了,迫使他們要減開支、減債及增加儲蓄。

路透:歐央行初期只每月買50至100億歐元企債

路透5月25日的報道引述指,歐央行下月開始購買企債的行動,初期只會每月買入約50至100億歐元企債。 [contentcards url=”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r-exclusive-ecb-credit-buying-to-start-small-betting-on-issue-boom—sources-2016-5″ target=”_blank”] 這與早前報道過,歐元區內合資格供歐央行購買的企債供應不多,三月時幾間投行估計供應只有約5000億歐元,而路透的報道則指出現時估算供應約有6000億歐元;再加上這些企債大多是由法國、荷蘭等地的企業發行,可能令寬鬆政策傾向利好這些大國。 報道指,歐央行仍憧憬購企債可以產生「滴漏效應」,最終令其他國家的企業更願意發行企債,並令中小企的借貸成本下降及更積極發債。但在這目的達到之前,歐央行仍只會傾向購買較少的企債,亦因如此,歐央行並無為企債購買量定下每月目標。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報道又引述Thomson Reuters數據指,自歐央行公佈買企債計劃後,企債發行量已有所增加﹐。自3月第二個星期至今,歐洲的非金融企業只發行了610億歐元的歐元計價債券,較2015年同期多50%,但新發的企債中七成來自德國、法國及英國,而當中只有三間企業乎合歐央行購買的資格。

英倫銀行解構:中國經濟放緩對英國有無影響?

英倫銀行早前在季報中有一個有趣的研究名為《How could a shock to growth in China affect growth in the United Kingdom?》,主題就是如果中國增加放緩,英國經濟會受多大影響。 研究首先要找出中國經濟影響英國經濟的渠道,而首要考量的渠道為貿易渠道。目前出口佔英國GDP三成,所以若果出口受打擊將,英國經濟必然受影響。 但其實英國直接出口中國不多,只佔總出口不足4%;所以中國放緩對英國影響不大? 但中國同時為全球最大的出口國,所以中英之間又會有著無數的間接貿易關係,例如美國及歐元區的出口中,就各有約一成是出口往中國,當中國經濟放緩影響歐美經濟,歐美又是英國主要出口地區,英國經濟亦會隨之受影響。 另一個中國可以影響英國經濟的途徑就是金融市場。雖然英國銀行業與中國直接的關連不多,只有1.6%英國銀行海外貸款(Foreign Claims)是借予中國銀行體系,但與上述貿易問題一樣,間接渠道的響力可能更大。 其中一個所謂的「間接渠道」就是香港,研究指出,如果將香港包括在「中國關連」之內,英國銀行予中國的借貸額高達5300億美元,相當於英國銀行體系外借貸的16%。而中國經濟放緩亦可能令中國及世界各地的資產價格下跌,例如去年夏天的中國股災所示範,這令以短期內令英國企業的融資成本急升及令英國人的財富減少。 主要商品價格會隨中國經濟下跌,亦會轉過來影響英國經濟。中國的需求佔全球石油需求近一成,亦佔全球銅需求及鋁需求近50%及40%,所以中國經濟放緩將會拖累這些商品的價格。英倫銀行的研究指,商品價格下跌,會令能源及生產成本都會下降,理應對英國經濟有支持,可抵消上述負面效應的一部份 。 講了這麼多研究方法,是時候講估算數字。下圖為英倫銀行的估算數字,淺藍綫為如果中國GDP減少1%,於之後20個季度對英國GDP的影響。可以見到長綫而言只會令英國GDP減少0.1%,但短期則可令英國的GDP減少最0.15%。 這幅度絕對不算大,相比之下美國(紫色)及歐元區(黃色)GDP減少1%的長綫影響都超過0.3%,而歐元區經濟問題帶來的短期打擊更可高達0.5%。 為了令讀者更易明白影響的幅度,研究以IMF去年10月對中國經濟增長所作預測作基礎,假設今明兩年中國經濟增長較預期低1.5個百份點(如下圖),跌至約4.5%,再計算英國經濟增長的變幅。 下圖為推算結果,首兩年因中國經濟放緩1.5個百份點,英國經濟增長率(下圖黃綫)會放緩0.14個百份點,但到第三年就可回復正數;藍棒則顯示中國放緩對英國GDP總額的打擊,長綫而言這打擊只會有0.2%,而最嚴重只是在第二年,對英國GDP帶來0.3%的打擊。 總括而言,英倫銀行的研究指出中國經濟放緩對英國經濟的打擊有限,但提醒讀者上述的推算模型可能忽略了個別間接影響因素,例如中國對歐美經濟的潛在影響,令估算低估了中國經濟的影響。 以下為英倫銀行研究員講解這個研究:

美國新Crowdfunding法例 Startup唔洗上市都可公開集資

上週一(5月16日)美國正式推行新的Crowdfunding法例(即是俗稱的JOBS Act,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 Act中有關股權crowdfunding的部份),容許一般散戶投資者每年最多2000美元以Crowdfunding方式買入Startup企業的股份,同時這些Startup則可透過這方式每年最多集資100萬美元。 在這法例推行前,只有年薪最少達20萬美元或資產淨值最少達100萬美元的所謂Accredited Investors可以在參與這類私人市場Crowdfunding(在本網誌的Cover Video或按這裏可看到CNBC的短片簡介)。 新法例亦為方便中小企在Crowdfunding市場集資,集資額少於50萬美元及大部份首次發行股份集資的企業,只需向投資者提供未經核數的財務報表,無需經會計師核數,以降低企業的成本。 [contentcards url=”http://www.nytimes.com/2016/05/15/business/dealbook/new-crowdfunding-rules-let-the-small-fry-swim-with-sharks.html” target=”_blank”] 有關這新法例的簡介,可以參考NYT的文章《New Crowdfunding Rules Let the Small Fry Swim With Sharks》  

New York Fed的美國經濟 Snapshot 專欄

介紹返各位可以到New York Fed 網站的US Economy in Snapshot 專欄,每月該局會編製一份涵蓋多個美國經濟主要數據的報告,供讀者參考。 五月份的報告就有一個專題內容,講及消費者預期。從下圖可以見到消費者的通脹預期須仍高於2% ,但就持續出現通脹預期放緩的情況。而收入增長預期,亦由2014年11月的2.7% ,下降至今年1月的2%。 Via Econ記者

從歷史角度看聯儲局體制 — 《The Power and Independence of the Federal Reserve》

最近在看的一本好書,是由Wharton School的法律歷史學者 Peter Conti-Brown撰寫的《The Power and Independence of the Federal Reserve》。 這本書與一般經濟學者撰寫有關聯儲局的書不同,書中以一百多年來聯儲局背後憲法基礎的多次變動作設入點,利用法制角度看聯儲局在美國政制及經濟上擔當的角色如何轉變,更重要是反思經濟學者現在視之為理所當然的「央行獨立」原則,是怎樣變成聯儲局的基礎,並重新審視央行獨立是否必然的事。 撰文一刻我仍未讀完整本書,未能作準碓的書評,但目前的觀感非常不錯,我從這本書學到很多有關聯儲局的歷史,對了解聯儲局體制相當有用。如果大家對這本書有興趣,我會推介大家不妨觀看以下這個由作者Peter Conti-Brown及另一聯儲局歷史專家Allan Meltzer為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進行的演講,當中Conti-Brown就簡單談及書中不少有趣的重點。

全球只有43%人有錢用手機流動數據

據PwC旗下旳顧問公司Strategy& 的研究指,全球只有43%人「有能力負擔」的使用「足夠」電話流動數據。報告假設所謂的「有能力負擔」及「足夠」,就是每個月用不多於月薪5%的金錢便可買到最少500MB流動數據,而按這個準則,大部份發展中國家的流動數據價格都過高,令流動數據難以普及。 報告估算,要令全球有能力負擔使用足夠流動數據比率升至80%,流動數據的平均價格需要下降70%,而下列為各發展中國家需要調低價格的幅度。 報告指出全球多個地區推廣流動上網最大的困難,就是負擔能力問題。從下圖可見,在各個地區的流動數據覆蓋都近九成,但在南亞、中東及北非、撒哈拉以南非洲等地,都只有不足20%有能力負擔每月500MB數據。 報告又估計,當全球達到互聯網完全普及,全球的GDP將可增長6.7萬億美元,並可以令全球貧窮人口減少7%。而如果中國及印度可以達到互聯網100%普及,兩國可各自錄得一萬億美元的經濟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