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男女比例失衡愈來愈嚴重

從QZ報道見到,印度0至6歲小孩的男女比例愈來愈低,上圖為每1000名男童有幾多位女童的數字,可以見到,不論是印度教、佛教、穆斯林、天主教印度家庭中,女生的比率都比2001年為低。只有原本比率極低的耆那教及錫克教有改善情況,但比率仍相當低。 為甚麼在經濟急速下,生男多過生女的情況無改善?這是個有趣的研究課題。 Cover Photo: https://farm5.staticflickr.com/4042/4346339023_eb7a72377c_o_d.jpg

2015年聯儲局內部極度「和諧」

2015年最大的經濟新聞,一定是美國加息。全年聯儲局一直「議而不決」,講足全年才在十二月正式加息,期間聯儲局理事及各聯儲銀行主席,不斷按自己的立場對外放風,令市場多次「中伏」,以為六月或九月就會加息。 但按德銀的Torsten Slok作的研究指,其實今年聯儲局內部決議過程極度「和諧」,因為今年雖貨幣政策大變,但FOMC全年只錄得兩票反對。(全年共8次會議,每次10票,共80票)    從上圖可見,這在歴史上都屬於極低的水平,對上一次這樣低已經是2009年。Slok 指出,以聯儲局內部看法分歧程度看,這是相當「有趣」的情況。 “With such divergent views about monetary policy in the market it is interesting how united the FOMC has been in their views about policy during the year of liftoff,” 下圖為歷年各聯儲局主席任內的反對票「得票率」: 資料來源:Fed Chair Janet Yellen pulled off something remarkable in 2015

【經濟學生一定要睇】Krugman 與Blanchard 暢談宏觀經濟大勢

如果各位在近日有些空閒時間,又想看一些有養份的經濟東西,不妨花一個小時的時間,看這個Paul Krugman主持,由上一任IMF首席經濟師Olivier Blanchard主講的講座 -《Saving the World Economy: Paul Krugman and Olivier Blanchard in Conversation》 這個講座的看點,是兩位都是1970年代未MIT的明星博士生,由於兩位是舊同學,同台之時火花不少,Blanchard不時與Krugman開玩笑,令整個講座都相當輕鬆易聽。 (其中一段,Blanchard在講歐洲經濟問題時講了「Potential growth」一字,Krugman打斷他一下,向台下聽眾解釋何謂「Potential growth」,並笑指Blanchard用了學術詞都不自覺。幾分鐘後,Blanchard談到中國,講到「GDP」一字時,突然停下來,笑問Krugman「GDP」這術語要解釋嗎,Krugman 笑着回應道:「無知同白痴是有分別的~」。這段看得筆者笑個不停。) 講座中談到IMF首席經濟師的工作,及Blanchard如何改變該職位的固有路綫;而兩位又談到他們一代的MIT Gang(即1970年代尾的一批精英IT博士生),為何可以出任全球多個經濟要職;而兩位亦談到全球經濟大勢,以一個面向普通經濟學生的講座而言,內容極度精采。

聯儲局「加息」實際上會點加?識睇要睇呢三個數!

以下係經FT Alphaville看到,BNP對聯儲局議息會議之後的行動預測:    成個市場都一致認為,聯儲局將在會後將聯邦儲備利率(FFR),由現時0-0.25厘,上調至0.25-0.5厘。記住,現時聯儲局是會維持目標FFR區間,而不是一個單一數字目標(原因請看此文)。 但較重要的是以下三個數字: IOER – BNP認為聯儲局會將Interest on Excess Reserves (IOER)由目前的0.25厘上調至0.5厘; ONRRP – 隔晚逆回購利率(ONRRP)由目前的0.05厘,加至0.25厘,即是以IOER及ONRRP組成一個介乎0.25-0.5厘的「有效聯邦儲備利率區間」(原因解釋亦是請看此文)。 ONRRP額度 – 一個較少人討論,亦欠缺共識的問題,是聯儲局會否調整ONRRP的額度。目前聯儲局提供的額度為3000億美元,從可與聯儲局直接作公開市場操作(即直接與局方買賣債券)的券商調查,得出中位數預測為上調至5000億美元,但BNP則認為應該上調到8000億美元。額度如不足夠市場應需求,美國就可能會出現名義加息,但實際上FFR無法上升的困局,故值得注意。 參考資料:So you want to raise rates? Cut out and keep edition

銷毀了的麥當勞肉計唔計GDP? 考試局這樣說…..

 剛才在FB同大家分享一條DSE試題,希望各位可以試答圖中(d)的一題: 去年香港麥當勞因為用過期肉做食材,結果要銷毀大量食品。這些銷毀的食材的價值又會否計入香港的GDP? 好啦,一看到這條題目,我的答案就是「不計算」,原因是「那些過期肉是入口而來的,所以不會計入香港的GDP」,因為根據最基本的GDP定義: GDP is a measure of the total value of production of all resident producing units of an economy in a specific period (typically a year or a quarter), before deducting the consumption of fixed capital. 這個原因合理吧,我有看新聞,連「教育人士最愛」的星島日報也這樣報道(如下),過期肉是由上海喜福製造 ,不是「香港居民生產」,當然不用計算在香港的GDP之內。   接著我翻到後頁的「標準答案」,發現官方答案同我想的有些不同。    標準答案指,「不計算」,而原因可以有兩個: 1) 用Output Approach計,這些銷毀食品無賣出市面,所以不計入生產之內 2)以Expenditure Approach計,因為這些銷毀食品不是「消費」或「投資」之內,所以不計。 甚麼?為甚麼要用這種解釋呢? 這個答案當然不是錯,而是不太直接,或是有點像一些懶學生強將一些定義放在答案一樣。 先簡單講一下甚麼是Output Approach 及 Expenditure … Read more

女性學歴愈高就愈唔會生小朋友? 唔一定!

女性學歷愈高,就會愈少生小朋友?這一個傳統的看法,原來未必準確的。 傳統經濟學分析會指出,當女性學歴愈高,收入愈高,會令生小朋友及花時間照顧小朋友的時間成本愈高;另一方面,女性在職場的地位愈來愈高,工作時間及壓力愈來愈多,亦令生小朋友的代價更高。這類分析都指出,最高學歷的女性應該最抗拒生小朋友。 但事實呢? 兩名學者做的研究《Do highly educated women choose smaller families?》發現,上述的理論只適合形容80年代的美國,但自2000年開始最高學歷的女性,生育率反而較中等學歴的為高。下圖為女性接受教育的年期與生育率的關係,可以見到在80年代是接近直綫的反比,但自2001年開始的年,受教育多於16年的女性的生育率,高於受13-16年教育的女性。    為甚麼? 兩名學者傾向相信,這與不同學歴女性的收入差距擴闊,令高學歷的可以更輕易在市場購得「小孩看護服務」,而低學歷的則更願意供應這類服務。 下圖為這想法的論據,小孩看護對收入的比例,在高學歷人士而言自80年代不停下降(圖中最下一條綫),但對低學歷女生(少於12年學歴)則由90年代中期開始愈來愈高,即高學歴女性要找小孩看護服務愈來愈易,但低學歷女性就愈來愈難。   學者統計,無高中學歷、高中學歷及有受過大專教育(但無畢業)的女性,小孩看護成本對收入的比率分別上升33%、16%及5%,但有大專學歴及大專以上學歴的女士,小孩看護成本對收入的比率就分別下降9%及16%。 而下圖就可以見到不同學歴女性,平均每週顧用看護服務時數,在1990年代這為接近直綫的關係,但到2008年,明顯可見大專或以上學歴(16年教育以上)的女性顧用看護的時數不但較1990年為多,亦明顯比較低學歷人士的顧用時數為多。這可能反映收差距擴大,令高學歷可負擔(及需求)的看護時數急增。   簡而言之這是個相當有趣的經濟分析:收入差距帶來的生育率下降問題,長遠而言又因為收入差距帶來市場自然改變,而得到解決。 參考資料:http://www.voxeu.org/article/highly-educated-women-no-longer-have-fewer-kids

真·經濟學者共識: 聯儲局下星期應該加息

新一期IGM Forum又來啦,今次的主題正是全球關注的「聯儲局下星期應否加息」! 從圖中可見,多達43%的受訪學者同意聯儲局下週應該加息,並有5%表示非常同意,合共48%;如果再按受訪者自認對答案的信心加權,同意的比率增至58%,非常同意的亦升至7%,合共65%。   看來經濟學者都傾向同意聯儲局下星期要加息,但原因呢? 知名學者Daron Acemoglu認為,長期低息環境會令資源出現錯配,情況就似上次金融危機爆發之前。    史丹福大學的金融學者Darrell Duffie就指,目前美國的宏觀數據很不錯,只要無突如其來的打擊出現,聯儲局應該加息。    貨幣制度學者Barry Eichengreen指出,上一個月的就業數據理想,令他「不情不願地」寫上「同意」,但他會希望見到更多通脹率將會回到2%的證據。    有無學者反對呢,當然有啦。頂級經濟學者Robert Hall指,聯儲局明顯高估「自然失業率」,亦不明白「自然失業率」正不停下跌。這意味著聯儲局高估經濟復蘇的進度,及通脹上升的速度。    而200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Eric Maskin亦指出,目前美國通脹太低,是反對下週加息的重要原因。  到第二條問題,就是聯儲局是否早就應該加息呢?今次頂級學者的共識就傾向不同意,可以見到不同意的比率高達48%,另加14%強烈反對;如果以信心加權計,不同意的比率上升至54%,強烈反對的更升至23%,合共77%「不同意」。    Robert Hall為極度反對的人士之一,他認為聯儲局的職責是要令通脹穩定,即是說通脹未達標亦應該繼續「放水」。        Eric Maskin亦認為美國不論通脹及復甦都太慢,低息政策合適。   同意下週加息的Darrell Duffie亦認為無證據顯示加息太遲,因為通脹仍算太低,職位增長亦只算是剛剛好。   上一條問題,Richard Thaler認為下週加不加息都無分別,而在這題他亦表示不覺得加息太遲,但他的原因較有趣:「聯儲局早應將利率調低至負息,美國政府亦應該建更多基建,但國會不容許。再者,通脹太低。」   

美垃圾債息升上「危險水平」 然後呢? 

screen shot 2015-12-11 at 7.22.25 am

上圖為美銀美林的資金流研究報告(由Business Insider得來)的圖,圖中顯示美國高息債(亦即垃圾債,評級為CCC或以下)孳息率。

可以見到,孳息率上升至17厘,這為2011年歐債危機時的水平。當時市場憂慮歐債危機大幅擴散,拖累美國經濟。

Read more

賄選經濟學 — 用M1找出選舉中有無人「買票」 

選舉「買票」這回事,相信香港及台灣的讀者都相當「熟悉」。買票雖是一個「經濟」行為,但少見經濟學對買票行為有太多分析,一方面可能因為買票動機太明顯,二來選票不記名,且買票犯法,買票相關數據難求,要做分析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