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計局講你知英國嫖妓價格~

上回講過,意大利今年10月會將嫖妓同販毒的收入,計入該國的GDP之內,以順應歐盟對GDP統計的新要求。話口未完,英國週四都公佈了將會於9月開始,將嫖妓及販毒在內的非法行為為納入英國GDP的計算之內。 而英國統計局(ONS)已經估算了2009年有關嫖妓及販毒的收入,前者約為53億鎊,而後者則約為44億鎊。加上其他將會加入的新項目,2009年英國GDP會上升330億鎊,等於經濟規模突然增長了2.3%。 目前該國只公佈2009年的重估,現時的GDP重估則可能要到6月底才再公佈。 講完正經野,轉去講下到底ONS是如何計出到底嫖妓及販毒產生幾多經濟價值呢?ONS係有公佈估算方法,而內容亦相當有趣!由於時間關係,今次只會講嫖妓方面的估算方法。 ONS估計全國有多達60879位性工作者,而每位性工作者每星期平均會接25位,而(重點)每位客人收67.16鎊。點計出來?按其解釋文件指,人數是主要依靠2004年的做的兩份分別有關「企街」同「上樓」的性工作者的調查而得來的。 而大家最關心的價錢,則是由一個Call Girl 評分網站Punternet.com(這裏無link的,唔好諗啦。請自行Copy and Paste。)得來的。ONS將2004年的數據總結,再以估算方式做成Time Series。 但推算Time Series所使用的基準因素其實都幾好笑,例如性工作者的數量,就假設會同英國16歲以上的男性人口成正比。(點解只係男人?同埋16歲就開始計?唔好問我~)而「收費」則是按GDP入面的「個人服務消費開支」得出的Deflator(即物價指數)而按年作調整。(所以上述67.16鎊絕非真實價錢,而是估算而來的,男性讀者要留意啦。) 另外,如果大家無忘記你的中學Econ堂的話,你會記得GDP只會計算Final Goods and Services (最終消費物品及服務),而Intermediate Goods(生產要素)的價值係唔計的,如果這些價值在另一些GDP項目內計左,就應該將之減返出黎,以免出現Double Counting問題。好!咁係這個情況,各位同學諗唔諗到有咩貨物的價值要從性服務的價值減出來? 無錯啦,就係Condom! ONS是會以每個Condom 0.5歐元(2007年價格)計來減返這生產要素開支的。另外,ONS亦以會假設每位性工作者每年會投放125歐元作買「工作服」之用,因這開支亦定性為Intermediate Goods。這些都是來自2007年荷蘭的統計數字而來的。 最後,ONS更假設英國係無入口及出口性工作者的!當然ONS都指出這個假設好明顯係假的,但就以「英國不是旅遊性地,相關的服務價值應在統計上不重要」為由,忽略不計。

下一個金融海嘯的源頭-Coco Bonds

今次同大家介紹一隻金融產品,因為在可預見的未來,這件金融工具不單會改變銀行及金融界,同時更可能成為下次金融危機的Trigger(觸發點)。請記住這個名- Coco Bonds,全名Contingent Convertible Bonds 。 其實Coco Bonds 本身唔算是新發明,佢只係其中一種Convertible Bonds(可換股債),但多左某些「轉換前要必要達成的條件」。例如當公司股價去到某一水平,或者公司的某些營運指標(如負債率)到左某水平,持債人就要將手上的債轉成股份啦。這些都不是新奇事。但自從2009年Lloyds Banking Group用Coco Bonds作其提升資本水平(Capital Ratio)之用後,事情就不再一樣啦。 先解釋一下,銀行Coco Bonds的用法同其他非銀行公司唔同,重點在於其「轉換前要必要達成的條件」(Trigger Events)主要是銀行本身的Capital Ratio(準確啲係Tier 1 Capital Ratio)。例如當年Lloyds的條件就是當其Capital Ratio低於5%,所有Coco Bonds就會自動變成股票的。   這樣做的好處在於其本身有Bail-in的功能。所謂Bail-in,故名思義就是Bail-out的相反。在金融海嘯期間,就是因為銀行業整體負債過多,當其手上的資產(例如當年大量的按揭相關借貸)大幅貶值時,便出現Insolvency (資不抵債)的問題。當時歐美政府的處理方法就是Bail-out銀行,即向銀行大量注入資金,令不少大型銀行可免於倒閉。但問題是這樣是將納稅人的錢投入銀行,不但做成too big to fail 問題,亦令人民對政府不滿,出現「政府向富人輸送利益」的指控。 Coco Bonds就可以解決這政治困局,因為若再出現經濟危機令銀行手上資產價值大跌時,銀行的Capital Ratio會大跌,觸發Coco Bonds的轉換條件。這樣銀行的負債(即Coco Bonds)減少的同時,其資本(亦即其Equity, 股本)亦會上升,不單可減低資不抵債出現的機會,更可減低觸發大眾對銀行出現信心危機的機會。 而更大的好處是在有Bail-in 的前提下(即銀行股票持有人先承受了部份損失),政府要推行Bail-out時面對的政治壓力亦會較細。 由於Coco Bonds可為銀行及各國政府帶來以上好處,令不少大型銀行都開始以這方法融資。特別是今年歐央行會為區內主要銀行進行Stress Test(壓力測試),令以Coco Bonds作增加「資本」這方法在歐洲的銀行間更加受歡迎。 另外Basel III的監管條例列明,Coco Bonds可以計算在Additional Tier-1 Capital (都係Tier 1 capital,不過唔係Core Tier-1 Capital)之內,亦間接鼓勵銀行更積極發行Coco Bonds。 而另一方面,由於Coco Bonds的債息較高(常有5至6厘),亦令投資者相當喜歡,達成Win-win的局面。 … Read more

IMF:「西班牙經濟見底確定! 」

IMF今日最新公佈的其對西班牙的經濟報告,正式表示西班牙的經濟已經Turned the Corner(見底回升)!曾經是歐洲最大問題之一的西班牙,今時今日已經進化成其中一個歐洲復蘇的「樣版公仔」啦! IMF的報告認為去年第二季該國經已見出現復蘇,而今年首季的增長達0.4%更是2008年以來最高。報告指出口轉強及金融市場情況好轉,加上信心回升都將會該國的消費及投資增長,故預期西班牙的復蘇將可以持續。 而報告亦讚揚該國改革政府開支、稅收及退休金等做得好,令其政府財政得以改善。而該國強迫資本情況較差的銀行重組其資產負債表,亦成功改善國內信貸環境。再加上近一年多歐元區整體的經濟氣紛大幅好轉,減低該國的借貸成本,亦對復蘇有極大幫助。 不過,其實該國現時仍有大約590萬人失業,而當中有一半人是失業超過一年的!這令該國平均家庭收入仍低於金融海嘯前的水平,所以報告亦要求西班牙在4方面要繼續推行改革,以加速復蘇。 首先,要幫助中小企擴展業務,因為這樣可以帶來更多就業機會及投資。報告建議該國的銀行可與負債嚴重的中小企,訂立一些債務重組的「通用準則」(Menu of standardized restructuring terms),這樣才可以給予中小企「發揮潛力」,而政府亦要幫手,例如向中小企主動延長交還欠稅及退休金支出等的期間。報告更建議政府可考慮向部份資不抵債的個人,給予其部份資產沒收其的前提下,可有超長還債期的讓其可「重新做人」(Fresh Start)。 二,報告指有多達2700個條列有機會阻礙企業若要在西班牙各區開業及營運!故報告建議該國政府要將這些條列廢除,以後確保企業可有更大的發展空間。而報告又建議該國要鼓勵企業以長約,而非用Contract來請員工,並令企業可更易因應個別情況更改薪津水平,這令日後經濟下滑對就業的打擊減少。 三,西班牙的政府赤字及國債水平仍高,所以報告建議政府要增加收入,例如可以增加環保稅、消費稅等,同時要減少入息稅中的免稅條件,擴闊稅基。更可考慮減企業利得稅,以推廣經濟增長。 四, (重點) IMF 建議歐洲央行推出更多貨幣寛鬆政策!這可以令西班牙債息維持低水平,對該國經濟增長極為重要! 所以,到最後到底西班牙經濟可唔可以重回正常增長速度,都好大程度取決於歐央衘行長Draghi 到底會唔會推新一輪貨幣刺激政策!而昨天Draghi已經出到口,好大機會在歐央行下次議息時(6月5日)出手。《經濟學人》網誌Free Exchange就估計除了減息(由0.25厘減至0.1或0.15厘),甚至會將區內銀行的於歐央行的Overnight Deposit之息率,由目前0,減至負0.1厘! Draghi亦可能會同時向南歐國家的銀行提供長期貸款,希望令這些地區的的企業可以更易獲得信貸資金。因為Draghi出席歐央行的論壇時就表明,信貸過低是西班牙、葡萄牙等國經濟產能過盛的一大成因,持續下去會阻礙經濟復蘇。 若歐央行真的出手的話,西班牙復蘇就真可算是穩陣啦。

「《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啲野錯的!」 真的嗎?

《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這本書,絕對是本年度最搶眼的經濟學書藉,更是所有「經濟學能」(Econ-Nerd)的朋友最多討論的書本之一。當然,本港普通讀者未必能感受到有這本書所帶來的震撼,但只要你有Search下這本書的Review,相信單是英美主流媒體所寫的都可以睇幾日(相對上,本港有關這書的評論就……)。   此書主要探討經濟發展是否真的能在Long-run(長綫)解決貧富懸殊及收入不均問題,這是對近四五十年來,不論經濟學及政界都提倡的Trickle-down Effect(滴漏效應)的挑戰。Trickle-down Effect的大意是資本主義帶來的增長,長遠可以令所有人得益這樣的論調。這理論源於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Simon Kuznets於1950年提出的Kuznets Curve,該理論指出從實證經驗可見,Income per Capita (人均收入)上升,最初可能會令貧富懸殊增加,但最終都會令貧富懸殊減少的。   但《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就對此理論提出質疑,更以數據指出Kuznets的論證只是基於二戰後的數據,這樣就有一個大問題,就是二次大戰中有大量的經濟資產受破壞,更重要的是原來的大財主都在戰爭中失去大量資產,令富人(有大量Capital,即資本或財富)人與一般人的資本差距大大減少,就是在這種情況才會出現「長遠人均收入增長會減少貧富懸殊」的結論。 當然這本書最值錢的地方,不單是其理論層面,而是因為作者Thomas Piketty多年的學術研究成功重估歐美多國近200多年的財富及收入分布數據,指出貧富不均可能才是常態。更重要的是,若資本回報(即從如例如土地、樓、機械甚至金融資產等資產成帶來的回報)高於整體經濟增長,長遠而言會令貧者愈貧、富者愈富,而Piketty就指有很大機會這情況已於近30年出現在已發展國家中! 這論述在美國得大受歡迎,因為美國自金融海嘯後大量政策都是以「救銀行,救金融」為主調,不少美國人都認為政府是只顧富人的利益,而無視大眾民生所面對的問題。結果這書於美國一出,便「一石激起千層浪」帶出更多有關貧富不均的討論。﹙至於點解香港無同樣的討論?無咩人又窮又睇英文書而又會寫文掛?﹚ 問題是,上週五Financial Times的Economic Editor Chris Giles就寫左一篇長文,講述佢在細心檢查Piketty 用的Database時,發現的大量錯誤,更直指這些問題可以拖垮其貧富懸殊正長遠會上升的推論! 事緣Piketty在此書出版的同時,就將其所用的數據放上網予大眾使用, Chris Giles就細心地整理當中數據,發現當中有不少問題,包括出現「數據無中生有」、「入錯數」、「數字無列明Source」等情況。我們可以詳細看其中幾個重要問題。 首先,Piketty有入錯數的問題。例如Giles找到其中一個原Source,由Waldenstrom做的數據指Sweden(瑞典)於1920年的,最富有10%及1%的人之財富佔所有財富的佔比,分別是91.69%及51.51%,但在Piketty的數據中就變成了87.7%及53.8%。 另外,在計算英國1810及1870年最富有10%及1%人的財富佔比時,他假設最富有10%的財富佔比,是最富1%的佔比加28個百份點,但Giles指有關假設的原因,實際上在書中及數據中都全無交代的!最後要Giles到Piketty用的數據之來源論文才能找出假設的來源。他更發現不少數據,例如美國1910至1950年的最富有10%及1%人的財富佔比數字,其實純為Piketty的推算,並無任何來源依據,但同時Piketty又無為推算的方法作解釋,所以Giles指數據是「無中生有」(Constructed Data)的。 這只為部份較為易明白的指控,而Giles將所有問題都「調整」過來,就「發現」Piketty的論述可能「站不住腳」。例如Giles將英國的數據重新整理後,得出下圖的對比。藍綫為Piketty的數據,紅綫則為Giles重組後的原數據,這樣可見Piketty提出,最富有10%及1%人財富佔比由1970年代開始回升的論述「並無實質根據」。 “There seems to be little consistent evidence of any upward trend in wealth inequality of the top 1 per … Read more

IMF:對港經濟政策滿意,惟金融親中招風險

IMF今早發布了對本港經濟前景的分析總結。報告指去年本港經濟雖面對出口放緩,但由於內需強勁令去年經濟增長仍可維持於2.9%,而IMF估計今年全球的需求將改善,將有助本港經濟增長加速,估計今年增長率可達3.75%。另外,IMF指勞動市場的情況理想,失業率可維持於目前近3%,至於通脹率則因為住屋成本的影響會漸漸浮現,故相信明年通脹會升至4%。 惟IMF的分析亦強調近年本港金融業與內地金融融合,引致信貸急增。報告指,近期的本港貸款增長主因是金融機構向與內地相關機構所作的貸款上升,特別是銀行對內地非銀行業的貸款加風險承擔總額,已經升至本港GDP的1.9倍!雖然報告無提及,但未來內地企業的還債能力相信會隨著經濟轉弱,而大大減弱,這將對本港帶來的風險是極之大的。 當然,IMF的報告指本港銀行的資本比率相當充裕,一級資本比率更高達13%(歐美不少大型銀行只有低於5%),故相信本港金融系統仍相當穩健,在結語中更讚揚本港的金融系統在規管及監管制度達國際標準,金融業壓力測試結果更顯示,本港金融體系能承受金球經濟危機衝擊。 但誠言,內地金融系統最大的問題,是其極大量的隱性信貸風險。即使港銀資本比率充足,但若危機一旦爆發本港銀行,特別是近年不少被內企收歸旗下的港銀,首先無可避免在營運能力上會大受打擊,甚至可能會觸發信心危機,引致擠提。更甚者,是內地企業在現有機制上,特別是在取得信貸渠道方面,都是依靠關係,甚至是貪污,這帶來的潛在問題是當這貪腐機制面對全國信貸緊縮時,將會令信貸問題擴散至更多層面(想像若某一有相當影響力,曾「幫助」過多間企業作融資的官員周轉不寧而「出事」,這將拖垮多少內企?)。這些都是在正常估算中所無注意到的風險。 另外報告亦有提及樓市,報告指樓價已逐漸回穩,但仍處高水平,更特別指出本港樓價與收入比率是區內之冠!報告特別提及要關注市民置業負擔能力。而他們亦提到美國退市及內地經濟情況,為本地物業市場價格調整會帶來潛在風險。

唔想再同露西亞玩遊「氣」- 歐洲同Cyprus的天然氣機遇

露西亞(Russia)同烏克蘭的天然氣爭議幾個月都未停,當然令一向依賴露國的天然氣入口的歐洲各國,努力找尋「其他方案」去解決經常受露國以之威協的問題。這就為一年多前出現嚴重金融危機的Cyprus(基提)帶來經濟機遇。 基提的機遇,源自其境內天然氣存量。該國目前己知的天然氣存量約為6萬億cubic feet(立方尺),令基提政府心動想建造天然氣提煉廠,但問題係以這存量的天然氣,不足以令其投資錄得合理回報。按估計需至少要確定額外多6萬億Cubic Feet才能令投資合理。 但本月初基提的能源部長Yiorgos Lakkotrypis受Associated Press訪問時就放風 ,指可以基提境內找到足夠存量的機會係「Very Promising」,有機會年底前便能確定。如果成功確定足夠存量,該國便會落實60億歐元投資興建天然氣廠,並可能於2020年便能投產。 這對歐洲與及基提都是個好消息,一來這巨額投資可以為基提經濟帶來幾會,雖然有報道指基提的金融系統開始有起色,特別是露國有大量「黑錢」仍湧入該國,但經歷完去年的金融危機,相信基提會希望以「實業」來支撐經濟。事實上,Lakkotrypis指德銀在內的歐洲投資銀行己表示對天然氣廠的融資有興趣。 另一方面,歐洲亦早希望了結受露國威脅的問題。目前估計歐盟三成天然氣供應來自露國,但近期烏克蘭危機令歐洲堅決要發展露國以外的天然氣來源,而身處歐元區內,仍受歐盟緩助的基提是個好選擇。 就算如果基提境內未能確定有足夠存量,要建造氣廠仍有方法,一是與以色列合作,氣廠處理埋以國的天然氣,基提其實早就向當地的氣商提案,但目前仍未有共識。另一方案是與突厥(Turkey),但近期兩國有爭議,故相信無機會成事。 另外,露國都想改變賣氣到歐洲的大方向,轉向強國埋手。這兩天露國總統普京就來左強國,不少報道都指就天然氣協議為重要議題,而目前只要傾好氣價就可以簽字落實。這一切都將令到露國更加向東走,看來露國總理所講的第二次Cold War的來臨,實非無可能。

專訪Spotify亞洲區總監:Spotify可帶你的音樂給全世界

同系列相關文章: 專訪方欣浩及[email protected]:Internet是咪救到本土獨立音樂? 「我隻唱片試過賣到去阿富汗!」 - 專訪方欣浩& [email protected] (Part II) Spotify、KKBOX 是獨立音樂人的出路嗎? -------- 寫了兩篇由本港獨立音樂人所述,對於互聯網(特別是Music Streaming)為其所帶來的機遇及問題,今次將角度一轉,從Music Streaming平台的方向看獨立音樂行業的發展,因為今個月剛好是Spotify「抵港一週年」的宣傳活動,而輔仁媒體成為其中一間獲邀,訪問由新加坡專程來港的Spotify亞洲區總監Sunita Kaur進行獨家專訪,談談Spotify可為本港樂壇做些甚麼!   ------ Spotify來港一年,小記身邊朋友陸續開始用,不過講真仍未算是普遍(甚至我覺得上兩文的Spotify Button 其實無人按的)。問到Sunita,她說目前Spotify用戶增長其實相當理想,並未有見頂的情況。而用戶的Demography (人口分布)則以男性較多(53%為男性),年齡層方面則以18-35歲為最主要(佔比又約六成)。Sunita說: 「這是在很多其他地區都有出現的情況,因為新科技最常由這年齡層先試用。一段時間就會開始傳開去,令其他年齡層採用。」這將帶動用戶的Organic Growth(自然增長)。 其一樂觀的述象是女性用戶比率開始上升,這往往是Organic Growth出現時的情況。另一Organic Growth 方向是上一輩的朋友。 「像我父親都開始使用Spotify聽舊歌,更不時打電話告訴我:你知不知道這首歌都出現在Spotify上?我總是回答:我在Spotify工作的,我當然知道~」Sunita笑說。   而據Spotify公布,過去一年香港最高點播率歌手首5位為: 最高播放率歌手: 1. 陳奕迅 2. 周杰倫 3. Katy Perry 4. Taylor Swift 5. 五月天 悲觀一點看,當中只陳奕迅一位是香港歌手(雖然Sunita透露,十大之中其實亦見GEM身在其中)。但樂觀點看,是本港樂迷經過多年唱片公司K歌洗腦後,其對音樂的口味仍算多元,五月天還是Kate Perry都各有捧場。Sunita告訴我十大之中亦不缺Indie音樂人的影踪,更見樂迷品味未必太差,其中來自美國的獨立樂手Passenger是10大之一。我對他不熟悉,只知到他是Folk-Rock樂手,但當我聽到其”Let Her Go”則好有印象: Sunita指,Passenger雖是有名氣的獨立歌手,但他於亞洲中就只有於香港能登上點擊榜的高位,「要在Spotify中找到Passenger這類獨立樂隊,實在要花一些心機的」,這可見香港用戶其實對好音樂仍有一定需求的。 而看看Spotify的最受歡迎音樂種類: 最受歡迎的音樂風格 1. 流行曲(Pop) 2. 獨立搖滾樂 (Indie … Read more

Hong Kong 係「中國一綫城市」?誰說的。

話說尋日在Business Insider上,睇到條名為《The 20 Best Cities On The Planet》的新聞,內容是報道西班牙 IESE Business School於四月公佈的Cities in Motion Index (ICIM)。ICIM指數是用以選出全球最Smart的城市,而評分標準為10大方面,包括governance(管治), public management (公共管理), urban planning(城市規劃), technology(科技), environment(環境), international outreach(國際視野), social cohesion(社會共融), mobility and transportation(交通及流動性), human capital(人材資本), 及economy(經濟)。由於在進行一篇有關GDP以外的Well-Being指標的文章做資料搜集,所以特意看看。 ICIM結果顯示,綜合所有指標東京為全球最Smart的城市!而其他排名如下:   ---------------------------- 好,問題時間: 請從圖中找出香港(Hong Kong)的位置。     唔…… 我見到Guangzhou(廣州)…….我見到Shanghai(上海)……我見到Beijing(北京) 但係無Hong Kong喎。可能係Infographic放唔晒所有城市,成135個城市咁多。所以我轉到其網站上找香港的評分。(http://citiesinmotion.iese.edu/indicecim/?lang=en)   China之下有哈爾濱、重慶、天津都有,就係無Hong Kong,唔係啊!? 我結果去項目的Methodology 文件找,結果發現指數內的亞洲城市只包括這些: 可能係我大香港主義,亦可以話我多心,但這件事令我思考兩點: 1) 外國人是不是已經唔當香港是一回事了? 2) 其實外國人唔當香港係中國國內的主要城市?(即係仲要比哈爾濱、重慶、天津都更唔重要?) 當然,看到表中亦没有Singapore … Read more

「我隻唱片賣到去阿富汗!」 - 專訪方欣浩& [email protected] (Part II)

要重溫上半部訪問,請按這。 今次「一路睇一路聽」的選曲係Arnold的《冬密語》專輯,click個play制聽住睇文啦~ -------------------------- 下半部的訪問,我們開始講獨立音樂是咪可以成為一個穩定行業。 其中一個猜想係新媒體可以幫手開闊市場,而我之前已寫過一文詳述我對Music Streaming可成為獨立音樂界Game Changer看法。咁音樂人又是咪這樣諗呢?   這方面要問Edwin啦,他除了經營Bitetone,其實亦有做獨立音樂人顧問的工作。其一的工作是幫獨立音樂人處理放音樂上如KKBox及Spotify等Streaming 平台的事宜。但這工作的起源,其實是個巧合來的:   「係年幾前,Kkbox 話好想要獨立音樂,咁就撘左我去同佢傾。我話:好啊,我地有好多可以Band放上去啊!問題係KKBox嗰時唔知嗰機制點做先好,咁我地就話不如由我地做Ditigal Distributor嘅角色。KKBox 一聽到就覺得:岩啦!好Perfect! 」   之後Edwin更將個機制開展到Spotify同MOOV等其他音樂平台。咁獨立音樂人係Streaming上賺唔賺到錢先?   Edwin:「賺唔賺到錢都係要取決多唔多人Click。因為啲平台基本運作係會拎佢地收到嘅月費一部份出黎派版稅(俾音樂人)。」     以Spotify為例,佢地會將收入的7成用作派發版稅的,而原則上將這7成收入,除以成個Spotify平台的總點播數量,再乘番點播次數而決定某音樂的「收入」係幾多,然後就到唱片公司自己同音樂人分啦(詳細可看這)。當然這只係基本原則,實際上Spotify「其他因素」實際決定派幾多錢,但話某歌手的歌被播次數愈多,就愈收得多就一定無錯。所以我係呢度(自行)代表Arnold鼓勵大家係Spotify loop多啲佢嘅歌,佢(理論上)會因而收到錢的。   Edwin: 「我唔可以講佢地實際上點計啦,不過有樣有趣野可以講下。就係外國因為太多歌啦,音樂數量可以用泛濫黎形容,所以啲音樂人分得好少,你可以上啲外國音樂網站睇下,好多時真係分得10蚊左右。 但就正正因為KKBox嘅音樂種類未係咁濫,所以某程度上Indie音樂都多人Click。更重要係KKBox 用戶又集中聽中文歌嘅人,變左出到黎(本港音樂人的版稅)分得幾好。所以音樂人放上去,都Surprisingly會有啲錢的。 但當然絕對唔會話可以用黎維生啦,食餐晏仔都仲得的。」   唔……………   咁放係itunes賣歌個情況又會唔會好啲???? 由於《Weatherproof》的itunes事務係由Arnold 自己做番的,這要佢自己解答: 「我未知Streaming嗰要賺到幾多啦,因為未有成績番黎住。(Edwin笑着回應:一有報告我會同你講番的~)不過我可以講,《Weatherproof》係itunes的成績唔係咁好,因為有翻版免費下載呢個問題……」(詳看《音樂人是怎樣被輪姦的》)   獨立音樂生存空間本來已經有限,某一兩個因素已可對銷量有重大影響,非法下載可以是例子之一,問題係Streaming亦可能會影響銷量,這又是否擔心呢?   Arnold:「一定係會做晒所有平台(itunes同Streaming)的!因為好似出碟咁,你梗係最多Option(選擇)人地去聽的。如果我無一個機會俾人聽晒成隻碟,咁人地憑咩決定買唔買呢? It can go both ways~而且如果人地不停Loop你首歌,可能條數都會係番度的。 」   我以為網上賣歌同Streaming會係一個決擇,但其實不然。某程度上兩者關係同以往電台與唱片的關係相近,Streaming某程度只是取替過去電台宣傳渠道的角色。   Edwin補充:「同埋Streaming 有個好Amazing嘅地方。我記得十年前要聽一啲日本Underground Band,例如NumberGirl,我要去一啲特定的店鋪買,甚至要用YesAsia買的,真係好難先可以聽到的。 相比之下而家用Streaming甚至itunes容易好多,個世界變左國際化好多,有人想係三潘市要聽香港某隊Band嘅歌,變到好容易,亦令到個Market大左好多!」   咁講法,互聯網是咪可以幫本地音樂「打入國際市場」??   Arnold:「其實呢樣野係剛剛有互聯網嘅時候已經有!我有隻碟係叫人Order完之後即印的然後寄俾佢,我試過收到竟然有人係阿富汗買我隻碟!」   !!!!!!!!! 「咁可能你係阿富汗好出名的了~~」Edwin同我笑說~   跟著我問左一個好白痴的問題:「點解你唔唱英文啊?可以打開國際市場喎~」   Arnold:「我傾向做自己做得最好嘅野(即係中文歌)。」 … Read more

Internet是咪救到本土獨立音樂 -- 專訪方欣浩&[email protected]

一直希望寫一些有關本土經濟產業的文章,所以開設一欄名為【#HKDream】來作一系列有關本土產業的文章,而好榮幸係容總穿針引線下我認識到方欣浩Arnold ,並找到他成為創欄嘉賓。 Arnold 有多重身份,例如係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準博士、輔仁作者等,不過今次我最有興趣的是其獨立音樂人的身份。 而本欄希望可以試驗一些新媒體模式,今次試做「一面聽一面睇」的體驗,以下為幾首Arnold作品集《Weatherproof》的歌作為背景,希望你會按下這個Play制,聽住Arnold的歌看這個訪問,應該聽完就可以睇完的了。 ------------------------ 你應該看過Arnold 的文章《音樂人是怎樣被輪姦的》(未睇仲唔去睇!!),他以潮文的手法控訴網友翻版其音樂,放上網免費下載。相信看過該文的朋友都會對Arnold 有很深的印象。 我跟他說想做一個有關Music Streaming對獨立音樂人這產業的影響嘅訪問,他非旦一口答應,更說自己以Music Streaming推歌方面是新手,要找位朋友來做訪問才可令件事更全面,這位朋友就是網上獨立音樂雜誌Bitetone的Edwin。 要知道Anrold 說自己不熟路,根本是自謙,他可是做了獨立音樂上10年的資深人仕。而Edwin是我認為本地最好的獨立音樂雜誌的搞手,對這業界絕對有深入的認知!有了兩位專家在場,我結果可以問到的不只是互聯網的影響,更是獨立音樂的生態! ─────────── 訪談開首,先來點熱身問題。 「到底Internet是否真的可以幫到獨立音樂人的發展?還是這只是個Urban Myth?」 雖說是熱身,Arnold 給予的仍是個詳解,亦為歷年來Internet與本地獨立音樂作一小回顧。他回想起剛起步時的Internet: 「而家個互聯網,同嗰時個互聯網完全係兩件事來的 。首先,當時網上音樂剛剛興起,其實無咩幾多個音樂供應商,例如嗰時只有MP3.com,同埋滾石搞左個RockCola,其餘無咩幾多個。但問題係當這批網站唔再生存嘅時候,我地原來依靠這些平台的人,咪無左成個平台囉! 我當時係睇住mp3.com俾人買左,跟住我個Music Site就要『接埋』!」 這就是Internet與獨立音樂人間微妙關係,前者雖可減少後者對大唱片公司的依賴,成為你「廣播」音樂的平台,問題是有幾多互聯網平台是長存的? 「變左之後都係出番碟,2003年我做左《Hardwood》這 CD Project。咁對音樂人黎講,其實做實體CD個Sense of Achievement(成功感)又好似大少少。但另一方面,就要面對另一樣壓力,就係銷量!始終係人地對你的投資,做得唔好大家都『無癮』,就算係Indie 唱片公司都好,其實要生存都好困難,即使係好有心想幫獨立音樂人的,其實好難圍到成本。所以變左我中間停左幾年,改在Myspace發單發嘅歌….」 MySpace??? 我都唔知幾耐未係香港聽過,心諗「咩香港有人用咩?」 ,而口中亦吐出:「你地真係會用 MySpace黎發歌?」這白痴問題。 「Myspace起初好勁的!不過最後MySpace都只係做左一兩年,大約係06-07年。跟住就到 Facebook興起左,Myspace又要『接埋』。用Internet發歌最弊就係呢個問題!」 結果Arnold無可奈何下,成為了資深「跨平台音樂人」。回頭看看,其實Facebook的持久力都算是長的啦。 「到我2011年嗰陣我己經發覺無任何Platform係適合做呢樣野,即係customize唔到我的需要,所以就算啦!我自己印啲卡出黎等人上網站Download。同埋到2011年時我做獨立音樂己經10年,有幾多觀眾(或聽眾)我知道,咁只要可以接觸到呢批觀眾就可以啦! 你可以講這是好消極的方法,但同時亦係一個好 Strategic(策略性)的方法。我唔要佢大,但我要佢準。」 作為歌手,發佈平台不停轉變(進化?)可以對其聽眾群的增長有負面影響。但若是一盤生意而言,現時用互聯網發布獨立音樂又是咪有效,甚至可取締唱片公司的工能? Edwin則覺得唔是咁簡單。 「我覺得係兩個方面,唱片公司係仍然有需要,佢個機制係有作用嘅,簡單講就係未係時候收佢皮囉。但互聯網就突顯左好多主流唱片公司或者分銷商的模式當中嘅限制同佢缺陷。 以前點解佢地可以做到咁大,係因為佢地控制了所有發放渠道。大氣電波佢地每年俾錢買左廣播時間,電視佢又係俾錢買左,當咩Q都俾晒佢地,咁大家點接收其他音樂。 互聯網出現就將件事變得民主化,唔係再係講個Contact(關係)而係講Content(內容),你(音樂人)只要個Content吸引到我,我就會睇。而依家同以前我地o靚仔時好唔同嘅係…..我地細個時係唔鐘意睇TVB 的,要走去睇MTV Channel。我記得個時我真係會等到凌晨12點鐘聽Heavy Metal的音樂,睇嗰啲Music Video。 真係要等ga 大佬~唔係你接觸唔到這些音樂。嗰時互聯網得56K (按:網絡速度,慢過3G上網),Amazon 剛剛推出啲CD link可試聽,咁我咪禁嗰Link不停loop嗰30秒試聽囉依家啲o靚仔o靚妹可就咁一click,然後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