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將會係6月10日公投是否採用Sovereign Money制度,銀行收取流動存款後,會將存款送到央行,並確保每一元活期存款背後都有實質的貨幣支持;另一方面,銀行以後向客戶借貸之時,亦只能使用手上已有的貨幣,而不能透過「存款(貸款)創造貨幣」再無中生有地創造新錢作貸款。

這個計劃簡單聽來其實頗有吸引力,一方面可完全消除銀行體制傳統的擠提難題,同時又確保存戶的流動資金不會在銀行倒閉危機中招受損失;而Sovereign Money要求銀行活期存款有100%貨幣支持這特質,同包括Irving Fisher在內等一批學者在1930年代時提倡的芝加哥計劃(Chicago Plan)有相似之處,亦令不少人支持這個Sovereign Money的建議(但Sovereign money與芝加哥計劃並不是同一回事)。

但有經濟學者認為Sovereign Money計劃,根本難言減少整體金融風險,好處有限,但改革幅度及風險極大,利未必大於弊,瑞士University of Lausanne的宏觀經濟學教授Philippe Bacchetta就是其中一位。他早前就出刊了一篇詳細的Sovereign Money宏觀經濟效應分析,直指改革的對瑞士經濟會帶來負面影響。

為甚麼Sovereign Money難以減低金融風險?

Bacchetta教授接受本網訪問時指,一個大問題是現代的金融危機,其實與存款擠提無甚關係


呢篇文只係訂戶先有得睇,如果你想睇就快啲登記啦。

呢篇文餘下內容,只有係贊助訂戶先睇到。

如果你想睇就快啲登記啦。


贊助一個月
訂戶登入

假如你係Medium付費用戶,你可以去睇Medium版本

--- 全文完 ---
贊助網站本網內容 - 每月30港元 - ✔訂戶登記
如果你睇完覺得學到野或者篇文幫到你,亦請幫幫手Share篇文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