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關避稅港的新聞熱哄哄,絕對是介紹《Hidden Wealth of Nations》一書的最佳時機。

此書的作者為年僅30歳的UC Berkeley助理教授Gabriel Zucman,他較為人所熟知的身份,當然是他為Thomas Piketty及Emmanuel Saez入室弟子,幾年來追隨兩位明星學者研究貧富懸殊及所謂的「1%對99%」的研究;但同時Zucman自己亦另立一個專研項目,就是經濟學界較少人詳細研究的「避稅」及「離岸金融中心」的問題,而這正是《Hidden Wealth of Nations》一書的重點。

 

《Hidden Wealth of Nations》一書,主要建基於Zucman於2013年出刊的論文 《The Missing Wealth of Nations, Are Europe and the U.S. net Debtors or net Creditors?》,及2014年的 《The End of Bank Secrecy? An Evaluation of the G20 Tax Haven Crackdown》 與 《Taxing Across Borders: Tracking Personal Wealth and Corporate Profits》的研究成果。


甚麼研究成果? 正正就是離岸金融中心及避稅的研究上最大的難題 — 到底有多少資金放在離岸金融中心作避稅之用?

Zucman提出,當使用離岸金融中心存放財富時,其實會令國際間的金融資產與負債記錄出現差異,而透過計算這差異,就可以大概觀察離岸的財富規模。

要理解這差異的成因,要先了解是避稅活動的基本運作原則;假設A公司要逃避在英國的利得稅,公司的持有人可先在避稅港如英屬處女島開設一間空殻公司,同時利用空殻公司在瑞士開設銀行戶口;A公司會向空殻公司「出售」一些不存在的服務,令利潤由前者傳送至空殻公司;空殻公司將錢存到瑞士銀行戶口,再利用瑞士銀行的私人銀行服務,投資到全球各國包括美國的金融市場來賺錢;這個過程令A公司一方面不用支付利得稅,另一方面又可以匿名投資賺錢,一舉兩得。

現在再看看這個方式所帶來的數據差異問題,上述的例子中,英國居民透過瑞士銀行持有美股,但這個過程在各國的資產負債表是如何記錄的呢?在美國,監管當局會知道有外國人持有上述的美股,但不會知道實際上是誰人持有(因為透過空殻公司持有);瑞士方面就知道有一個外國人(英國人)持有一批外國資產(美股),淨額記帳上會互相抵消;英國方面呢? 甚麼都入不到帳,因為這個由英國人持有美股資產,現時放在英屬處女島的空殻公司的銀行戶口內,而瑞士及英屬處女島都不通報資產持有人的資料,就令持有人資訊在國際資產負債數據中消息;這樣一來一回,美國有一項國際負債(外國人持有美股),但就無人通報持有相關資產,令數據上負債較資產大,出現系統性差距。

下圖為2013年Zucman論文中有關這國際資產及負債差距統計圖:

THE MISSING WEALTH OF NATIONS Figure 1

以這個計算方式,Zucman計算出至2014年初全球就有最少7.6萬億美元存放在難岸金融中心,作疑似避稅之用。而根據瑞士官方的披露,當中有2.3萬億美元存放在瑞士,其餘就分散於包括香港及新加坡在內的「金融中心」作投資。

Hidden Wealth of Nations Figure 1

而放在瑞士的2.3萬億美元中,只有少數真的留在瑞士,大部份都是投資在盧森保及愛爾蘭注冊的基金,或直接投資在股票及債券市場。

Hidden Wealth of Nations Figur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