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提及希臘政府正極力否認會在4月9日向IMF賴賬,強調會按時歸還該國欠下的4.6億歐元貸款。

希臘財長週日會見過IMF總裁Christine Lagarde,而會後Largarde 發聲明指希臘保證會準時還債。而按WSJ報道,希臘政府為求避免成為首個對IMF違約的國家,同時又希臘可以支付該國的退休金及公務員薪水,只好向為政府提供服務/產品的供應商開刀,拒絕向這些供應者付費,同時政府亦拖延支付退稅款項。

例如JP Morgan經濟師都發表報告,擔心這些政治不穩定性,會令該國消費信心受打擊,而WSJ認為政府不向供應商付款,無疑會令商界營運環境雪上加霜。

而NYT刊登路透編輯Hugo Dixon的評論報道(nytimes.com),認為希臘在4月24日與歐元集團達成新改革協議的機會樂觀大,當中有三大重要議題難解:

1)退休金

希臘雖然已經提高退休年齡以減輕退休金的壓力,但總理Tsipras仍堅持向不少退休人仕發放13個月退休金的政策,總共令開支多6億歐元,而他亦使用3.2億歐元作發放額外退休金之用。

2)稅收

在上週提交的26頁改革方案中,不少是稅收效率的改革,而希臘政府預期這些行動可在今年帶來47至61億歐元的收入。但上面都提到,希臘的經濟日漸轉差,令人擔心任以收到這樣多稅款。

3)銀行業

自Tsipras一月上台以來,希臘兩大銀行National Bank of Greece 與 EuroBank的主席都先後「辭任」,接連換上親新政府的人仕接任,而負責管理來自歐元區援助資金(Bailout Fund)的Hellenic Financial Stability Fund之主席,都在早前被迫辭任。這些都令銀行業變得更政治化,令人擔心早前政府提出的「好壞銀行」(Good Bank Bad Bank)計劃,將壞資產從銀行業買走的行動,最終會否又變成政治行動。

上述三點都是達成新協議前要解釋的憂慮,但希臘政府會否在這些「內政」中退讓,是未知數。的確,希臘政府目前在平衡國內選民及歐元區要求上,慢慢進退失據,在時間無多的前提下,出亂子的機會不細。

另外,總理Tsipras今日(4月8日)會正式出訪俄羅斯,但WSJ認為在俄羅斯身陷經濟危機,與及希臘難以向俄羅斯提供太多實質利益的前提下,兩方不會達成實際資金援助的協議,故相信俄羅斯出錢令希臘免違約的可能性不高。但希臘政府仍希望在此行達到一些小型協議,例如讓俄羅斯暫停對希臘農產品入品的制裁,及相討下調希臘入口俄國天然氣價格等。

大家亦不用擔心希臘的俄羅斯之行會為歐元區內氣氛太過緊張,例如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回應Tsipras的俄羅斯之旅時,就輕鬆回應:「我自己也在早前與法國總理荷蘭到過莫斯科~ 」(笑)

登記本網Newsletter,就可以不定期收到專業嘅經濟學術及經濟時事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