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星期的文章《大陸信貸危機一到,香港銀行真的頂得住?》中,寫了以下的一段文字:

「我雖然堅信香港銀行體系的底子是良好的(資本充足比率近16%是相當理想的),但在現代的銀行系中,「信心」兩字對銀行的營運仍具相當重要的角色。不論是存戶開始對銀行的穩健性起疑而撤資,或是銀行因對自身的信心不足而開始對借貸條件收緊,都勢會引發惡性循環,令銀行的營運及盈利受打擊。」

我之後翻看這段文字,心諗:「嘩,會唔會寫得大左?信心是咪真係咁重要?」但上星期一段歐洲新聞,令我放下心頭大石。

根據The Economist的網誌Eastern Approaches的報道,上月27日保加利亞第三大銀行First Investment Bank (FIB)在幾個小內,錄得高達4億歐元的存款流走,某程度上出現短暫擠提,並迫使該銀行要停止營業直至30日才再營業。

The Economist 有關保加利亞擠提的報道截圖
The Economist 有關保加利亞擠提的報道截圖

發生咩事? 其實近期保加利亞的銀行系統面對幾個問題。

首先,在再早一週時間,該國另一大型銀行Corporate Commercial Bank (CCB),因為銀行其中一名主要存戶(該國商人 Delyan Peevski)與銀行主要股東(俄羅斯公司VTB Group)與有私人糾紛(前者話後者的主席想暗殺佢!),該大存戶突然一下子從銀行提走佔該行總存款額20%的資金令CCB被央行命令暫停營業,至今仍未能重新開業。

之後,保加利亞國內開始出現大量電郵、短訊(唔知有無Whatsapp)流傳該國銀行體系頂唔住啦,叫所有國民為安全起見要提錢出來云云。結果,就令至FIB銀行出現上述的擠提。

保國政府在27日之後高調拘捕多名「散佈流言」人仕,而央行亦強調這次是有心人刻意要政擊該國銀行系統!最終在6月30日,歐盟委員會通過向保加利亞批出17億歐元的臨時貸款額,事件才開始平息。

你會問,講左咁多同香港有咩關係?「上面的都是個別例子,新興市場銀行體系唔穩健,發生呢啲事好平常!」但我想話,其實保加利亞的銀行體系,較香港的更為「穩健」!

按The Economist 引述Open Society Institute in Sofia的數字,保加利亞銀行體系的資本充足比率高達20% ,為全歐洲最高之一! 更甚的是香港都只係有16%,相對下非常唔安全!

保國的總統Rosen Plevneliev週六接受彭博的訪問表示:「這不是銀行危機,但這是一場信心危機!」 (“Let me make this very clear: there is no banking crisis in my country, but there is a crisis of confidence,”)而The Economist 的評論就直指信心危機是源是保國政府欠管治能力!

就在同一個星期(6月29日)該國總統宣布要解散國會,原因是由總理Plamen Oresharski領導的社會主義政府,自去年5月上任以來,一直受着貪污的指控,更多次出現大型示烕。The Economist指,保國人民對國內制度無信心,才是「信心危機」的來源。

回看香港,我們同保加利亞相似嗎?「保國人民對國內制度無信心」,Check! 「大量電郵、短訊及Whatsapp 傳播虛假訊息」,check! 「國內主要商人,因為驚被暗殺而撤資」,che…好在未有!

但我想話,16%的資本充足比率不是免死金牌,當一個地方的政治混亂到一個點,信心危機其實話來就來的!

|原載於《香港3.0》|

登記本網Newsletter,就可以不定期收到專業嘅經濟學術及經濟時事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