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dge其實好多時都會失敗架……

NYT專欄作者Aaron Carroll的文章《Don’t Nudge Me: The Limits of Behavioral Economics in Medicine
》值得一睇。

文中講述將Nudge方法用在病人身上不一定有效,例如一個新研究試驗為心臟病人提供電子藥箱,用以提醒病人食藥,而準時食藥的病人更可以參加大抽獎,而唔食藥的話又會通知親朋鼓勵他食藥,這個Nudge可謂萬無一失吧……結果是這個Nudge並不見效。

請記住,好多時Nudge的方法並不一定有效,而行為經濟學的重點正是透過嚴謹的實證研究,以分辨出那些方法是有效,與及為甚麼這些方法有效。

Richard Thaler與Malcolm Gladwell對談

Misbehaving Blog Logo

如果各位有收看上次分享過,由Richard Thaler講解《甚麼不是行為經濟學》的片段,其實除了說Freakonomics不是行為經濟學,Thaler亦講了Malcolm Galdwell的書不是行為經濟學。 在《Richard Thaler with Malcolm Gladwell on Misbehaving》這個講座就會由Gladwell訪問Thaler,沒有不看的理由。

甚麼是行為經濟學呢?

早前分享過Richard Tahler討論「甚麼不是行為經濟學」的片段,今次來一個正面的探討,分享甚麼是行為經濟學。以下是由芝加哥大學經濟學系學士生籌辨,向一眾芝大學士生解釋甚麼是行為經濟科學研究,及發展前景的講座,講座請來三位頂級行為經濟學者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Colin Camerer, New York University的Andrew Caplin及Harvard University的David Laibson,以他們的研究及見解來向學生介紹行為經濟學這學科。 由於講座的目標聽眾為學士生,內容不算深,如果你是學士生並對行為經濟學有興趣,有意進一步研究的話,這個講座的內容適合你。 三位學者的演講精采之餘,相當廣乏的簡介行為經濟學內多個課題,看完你就會明白行為經濟學不只是有趣的實驗及反對傳統經濟學這般簡單。 首先出場的Camerer為行為經濟學作以下的定義,Camerer為知名的實驗經濟學及Game Theory學者,他認為簡單而言行為經濟學是要在傳統的理性選擇學說之上,再加入心理因素假定來推測人的行為。 他在演講中就提及一個他有份參與的研究《To Review or Not to Review?》,指荷利活電影公司會將有質素的電影預先放映給影評觀看,而質素參差的則不會,因而出現有預放的電影宣傳海報上有影評字句,而無預放的爛電影海報上空白一片(如下)。 如果以純Game Theory邏輯,海報上無影評的電影應該票房較低,因為「無影評」已經是一個有用資訊,指出這套電影質素欠佳。但現實的情況是怎樣呢?我在這裏不說了,你看Camerer的解說吧。 演講中亦有提到大家可能不認識的行為經濟學分支,例如神經經濟學(是Neuroeconomics好嗎…不是甚麼神經病人讀的經濟學….)。 演講中Laibson就介紹,這學科是研究人的大腦各部份對人的行為控制力,真是將神經科學放在經濟學之內,試用腦部結構解來理解人們所作的經濟選擇。 而另一個更新的分支,就是基因經濟學(Genoeconomics),目的是研究基因對人類行為的影響,例如Laibson就提到近期一個研究顯示,有74個基因與人的學術成就有關連。   這個講座的內容極度豐富,絕對可以幫助大家正確了解甚麼是行為經濟學,掃除各位以為行為經濟學是「一門專做有趣研究的經濟學科」的錯覺,我鼓勵各位一看再看。

甚麼不是行為經濟學?

Misbehaving Blog Logo

行為經濟學始祖之一Richard Thaler去年出版《Misbehaving》一書,回顧他多年推動行為經濟學發展的多年經歷,而當時他就開設了一個與這本書相關的網誌Misbehaving Blog,不過年多來絕大部份文章都是由其他新進行為經濟學者撰寫,而非Thaler手筆。 但上月中網誌就上載了Swarthmore College的副教授Syon Bhanot訪問Thaler的片段,相當值得各位一看。 訪問中,Thaler被問到甚麼是行為經濟學,甚麼不是行為經濟學?他第一個回應就是Freakonomics不是行為經濟學。提到年多前,他與Freakonomics的作者之一Stephen Dubner討論,為甚麼有人會認為Freakonomics是行為經濟學時,Dubner回答因為人都是蠢的。 I ask @freakonometrics Dubner why people call their book "behavioral economics". He says, because people are dumb. Never thought of that! — Richard H Thaler (@R_Thaler) April 30, 2015 Thaler指這個答案令他意想不及。這個答案正好與行為經濟學的本質相映成趣,因為行為經濟學的一個中心思想就是「人是蠢的」,即是與傳統經濟學假設的「人是超理性的」相反,就是希望透過放寬理性假定來提高經濟理論的推測力。 Thaler指Freakonomics及另一位作者Steve Levitt的研究都傾向跟隨Gary Becker的傳統,假設人是超理性然後再推論人面對的動機更變後,其行為會有甚麼改變。由於Freakonomics是建基於理性假設的推論,可以說與行為經濟學大相逕庭。 有趣是,當年Stephen Dubner在接洽Levitt前,其實先與Thaler接洽過。如果在Thaler願意與Dubner合作寫書的平行空間,Freakonomics就可能真的是有關行為經濟學的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