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Phillips Curve回到六十年代? –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本文續《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美國的Phillips Curve有幾斜?》一文,讀者可先行閱讀該文。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美國的Phillips Curve有幾斜? | EconReporter


之前的文章講到Phillips Curve的斜度,今次就探討一下通脹預期與Phillips Curve之間的關係。

先回顧一下Blanchard的Phillips Curve方程式,通脹預期一項中,其實有兩個因素作理解,一是長期通脹預期,另一是前期通脹數字:

phillips-curve-equation-annontated

這是以往經濟學者對通脹預期的理解方向,一是所謂的Adaptive Expectation,即是預期是建基於前期數據而來的,換句話說去年的通脹是2%,就會估計今年的通脹大約也是2%;在數據的處理上,前期通脹就以之前四季的平均通脹水平統計數字。
另一個理解通脹預期方向,就是Rational Expectation的方式,認為每次的預期都是新的數字,與前期的數字關係不大。

Blanchard就在方程式中,以λ作為長期通脹預測與通脹的關係系數,及(1-λ)作為前期通脹與通脹的關係系數,亦即λ愈高,長期通脹預測對通脹的影響力愈強,前期通脹的影響力則愈低。

數據顯示,λ自80年代以來愈來愈高,由當時只有約0.3慢慢升至現時近0.9的水平,即是現時的通脹關係與前期通脹的數字愈來愈低,通脹愈來受長期通脹預期主導。


Blanchard在文中再作一個猜想,通脹愈來愈受長期預期主導的同時,長期預期又會否反過來受前期通脹影響呢?他就利用以下的方程式再觀察長期通脹預期及前期通脹之間的關係。

方程式中的β,就是用來估算長期預期與前期通脹的關係系數,而在下圖可以見到β自60年代急升,到80年代初見頂,其後到90年代下跌至近0的水平,到2000年代開始回升至0.05左右,但仍維持在極低的水平,亦即通脹預期與前期通脹的關係在近三十年都相對低。


這些數據應該如何理解?由於上述的λ及β兩個數字近年都處於低位,即不倫通脹或是通脹預期,都與前期的通脹率無太大的關係,Blanchard指可以理解這個情況為Phillips Curve回歸至60年代的版本,即是某一通脹水平大約對應某一失業率水平,而再非70年代的Accelerationist Phillips Curve,通脹預期建基於前期通脹,推高通脹的代價就是令通脹愈來愈高,而失業率則不太回落。

如果這真的是美國經濟的情況,就是說聯儲局可以盡力推高通脹,就能令失業率降低,並不太需要擔心通脹加速!

2015年聯儲局內部極度「和諧」

2015年最大的經濟新聞,一定是美國加息。全年聯儲局一直「議而不決」,講足全年才在十二月正式加息,期間聯儲局理事及各聯儲銀行主席,不斷按自己的立場對外放風,令市場多次「中伏」,以為六月或九月就會加息。 但按德銀的Torsten Slok作的研究指,其實今年聯儲局內部決議過程極度「和諧」,因為今年雖貨幣政策大變,但FOMC全年只錄得兩票反對。(全年共8次會議,每次10票,共80票)    從上圖可見,這在歴史上都屬於極低的水平,對上一次這樣低已經是2009年。Slok 指出,以聯儲局內部看法分歧程度看,這是相當「有趣」的情況。 “With such divergent views about monetary policy in the market it is interesting how united the FOMC has been in their views about policy during the year of liftoff,” 下圖為歷年各聯儲局主席任內的反對票「得票率」: 資料來源:Fed Chair Janet Yellen pulled off something remarkable in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