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金流出新興市場」實際情況係點架?

學者Barry Eichengreen、Poonam Gupta同Oliver Masetti幫世銀做嘅2017年政策研究《Are capital flows fickle? Increasingly ? and does the answer still depend on type? 》,就整理左Sudden Stop係新興市場出現時各種外資嘅走向,令大家可以更了解邊一類資金受Sudden Stop影響最大。

中東諸國發債量倍增

一個好值得留意的走勢,是產油國在這個低油價時代國家財政有新的政策方向,例子之一是他們更積極利用國債融資。FT引述Dealogic的數據報道,中東國家在今年首五個月的國債發行量達385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多一倍之餘亦出創新高。 報道指這個情況是因為油價下跌,令不少中東國家收入減,並而發國債是相當理想的融資方法。從下圖可以見到,除了沙特阿拉伯積極發債,在期內發行多達90億美元的伊斯蘭債外,科威特、埃及與阿曼都發行大量國債。 值得留意是新興市場整體發債量,主要受中東國家的帶動而大增。下圖可見,中東及非洲國家為最主的新興市場國債發行國。

IMF再下調全球經濟增長預測 預期2017新興市場反彈

IMF公佈2016年4月的《World Economic Outlook》,整份報告的題目為《Too Slow for Too Long》 ,就是說環球經濟前景,在金融市場不穩定出現復甦放緩的情況。 IMF 2016 World Economic Outlook IMF Chief Economist Maury Obstfeld introduces the World Economic Outlook 2016 and highlights the Fund’s findings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policymakers going f… 其中較多人注目的2016及2017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測,都分別較一月時作的預測有所下調;2016年的全球增長預測為3.2%,較今年一月預測的3.4%低0.2個百份點;而2017年的增長預測則為3.5%,較一月時下調0.1個百份點。但如果與2015年全年增長3.1%相比,IMF仍預期今明兩年全球增長會有微微增速。 IMF預測成熟市場今年會維持1.9%全年增長的速度,而新興市場則會增長4.1%;報告指,中國增長放緩(預計由6.9%下降至6.5%)、石油輸出國經濟持續走弱、石油以外的商品價格續跌、拉丁美洲經濟疲弱等,都是拖累全球經濟增長的原因。 惟IMF報告相信,2017年新興市場的經濟會出現復甦,增長速度升至4.6%,預期幾個近年已陷衰退的國家,包括巴西、俄羅斯、中東及拉丁美洲諸國,都相信可在2017年出現反彈;例如巴西的2017年增長預測為0%,俄羅斯則由去年的-3.7%大幅回升0.8%。這些顯著反彈,將有助抵銷中國經濟增長進一步放緩(預期2017年增長跌至6.2%),為新興市場經濟帶來的壓力。 但成熟市場2017年增長仍只會與現時相約,微微升至2%。報告指出,日本打算2017年增加銷售稅,相信會對經濟增長帶來打擊,令2017年的增長預期大降至-0.1%,為拖累成熟市場整體增長的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