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再下調全球經濟增長預測 預期2017新興市場反彈

IMF公佈2016年4月的《World Economic Outlook》,整份報告的題目為《Too Slow for Too Long》 ,就是說環球經濟前景,在金融市場不穩定出現復甦放緩的情況。 IMF 2016 World Economic Outlook IMF Chief Economist Maury Obstfeld introduces the World Economic Outlook 2016 and highlights the Fund’s findings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policymakers going f… 其中較多人注目的2016及2017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測,都分別較一月時作的預測有所下調;2016年的全球增長預測為3.2%,較今年一月預測的3.4%低0.2個百份點;而2017年的增長預測則為3.5%,較一月時下調0.1個百份點。但如果與2015年全年增長3.1%相比,IMF仍預期今明兩年全球增長會有微微增速。 IMF預測成熟市場今年會維持1.9%全年增長的速度,而新興市場則會增長4.1%;報告指,中國增長放緩(預計由6.9%下降至6.5%)、石油輸出國經濟持續走弱、石油以外的商品價格續跌、拉丁美洲經濟疲弱等,都是拖累全球經濟增長的原因。 惟IMF報告相信,2017年新興市場的經濟會出現復甦,增長速度升至4.6%,預期幾個近年已陷衰退的國家,包括巴西、俄羅斯、中東及拉丁美洲諸國,都相信可在2017年出現反彈;例如巴西的2017年增長預測為0%,俄羅斯則由去年的-3.7%大幅回升0.8%。這些顯著反彈,將有助抵銷中國經濟增長進一步放緩(預期2017年增長跌至6.2%),為新興市場經濟帶來的壓力。 但成熟市場2017年增長仍只會與現時相約,微微升至2%。報告指出,日本打算2017年增加銷售稅,相信會對經濟增長帶來打擊,令2017年的增長預期大降至-0.1%,為拖累成熟市場整體增長的主因。

歐元急跌、盧布(更加)急跌

Mario Draghi從來不會令市場失望超過一次。 Draghi: Circumstances have changed considerably since cut off date of previous projections — ECB (@ecb) January 21, 2016 上次議息會議,歐央行加碼QE,被市場認定做得不夠,今日(1月21日)再議息,Draghi有備而來,在不減息無加碼的前提下,只說出一句:「有需要在三月議息會議可檢討貨幣政策立場。」 Draghi: It will be necessary to review and possibly reconsider our monetary policy stance at our next meeting in early March — ECB (@ecb) January 21, 2016 市場就解讀成下次可能量寬再加碼,歐元應聲下跌。 Notable #euro currency move weaker as … Read more

還到錢又如何? 希臘經濟陷衰退之危

之前提及希臘政府正極力否認會在4月9日向IMF賴賬,強調會按時歸還該國欠下的4.6億歐元貸款。 希臘財長週日會見過IMF總裁Christine Lagarde,而會後Largarde 發聲明指希臘保證會準時還債。而按WSJ報道,希臘政府為求避免成為首個對IMF違約的國家,同時又希臘可以支付該國的退休金及公務員薪水,只好向為政府提供服務/產品的供應商開刀,拒絕向這些供應者付費,同時政府亦拖延支付退稅款項。 例如JP Morgan經濟師都發表報告,擔心這些政治不穩定性,會令該國消費信心受打擊,而WSJ認為政府不向供應商付款,無疑會令商界營運環境雪上加霜。 而NYT刊登路透編輯Hugo Dixon的評論報道(nytimes.com),認為希臘在4月24日與歐元集團達成新改革協議的機會樂觀大,當中有三大重要議題難解: 1)退休金 希臘雖然已經提高退休年齡以減輕退休金的壓力,但總理Tsipras仍堅持向不少退休人仕發放13個月退休金的政策,總共令開支多6億歐元,而他亦使用3.2億歐元作發放額外退休金之用。 2)稅收 在上週提交的26頁改革方案中,不少是稅收效率的改革,而希臘政府預期這些行動可在今年帶來47至61億歐元的收入。但上面都提到,希臘的經濟日漸轉差,令人擔心任以收到這樣多稅款。 3)銀行業 自Tsipras一月上台以來,希臘兩大銀行National Bank of Greece 與 EuroBank的主席都先後「辭任」,接連換上親新政府的人仕接任,而負責管理來自歐元區援助資金(Bailout Fund)的Hellenic Financial Stability Fund之主席,都在早前被迫辭任。這些都令銀行業變得更政治化,令人擔心早前政府提出的「好壞銀行」(Good Bank Bad Bank)計劃,將壞資產從銀行業買走的行動,最終會否又變成政治行動。 上述三點都是達成新協議前要解釋的憂慮,但希臘政府會否在這些「內政」中退讓,是未知數。的確,希臘政府目前在平衡國內選民及歐元區要求上,慢慢進退失據,在時間無多的前提下,出亂子的機會不細。 另外,總理Tsipras今日(4月8日)會正式出訪俄羅斯,但WSJ認為在俄羅斯身陷經濟危機,與及希臘難以向俄羅斯提供太多實質利益的前提下,兩方不會達成實際資金援助的協議,故相信俄羅斯出錢令希臘免違約的可能性不高。但希臘政府仍希望在此行達到一些小型協議,例如讓俄羅斯暫停對希臘農產品入品的制裁,及相討下調希臘入口俄國天然氣價格等。 大家亦不用擔心希臘的俄羅斯之行會為歐元區內氣氛太過緊張,例如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回應Tsipras的俄羅斯之旅時,就輕鬆回應:「我自己也在早前與法國總理荷蘭到過莫斯科~ 」(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