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封城抗疫重創中國及環球經濟 | Econ記者 Podcast with 曾國平

一份新嘅經濟學研究《How Much of China and World GDP has the Coronavirus Reduced?》顯示,單單係湖北封城就已經可以令中國經濟跌4%,全球經濟跌1%。 今集Podcast 我地就搵黎研究嘅學者之一,講下呢個研究結果嘅啟示。位學者係邊個?

咪就係曾國平(Byron)囉:

武漢肺炎拖垮大陸經濟嘅端倪 | Econ記者Podcast with 曾國平

武漢肺炎殺到黎,中國經濟無得避? 雖然話「傳染病學者都估唔到個疫情下一步係點,經濟學者又點會知呢?」,今集曾國平(Byron,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都試下用現有嘅證據,同大家分析下個疫情對大陸經濟嘅影響力。

首先係大陸股市新年假後開市首日嘅大跌,跌幅集中係製造業、重工業股,就可以反映湖北係呢一類供應鏈嘅重要角色。另外,國際油價都隨住疫情跌唔少,反映嘅好有機會係大陸嘅生產停頓,對能源需求急降。

呢啲都示意唔少中國公司至少會錄得短期虧損,咁跟住嘅問題就係有幾多大陸企會因此而資金流不足,出現違約等嘅金融問題? 而中央政府可唔可以出手救市? Byron 嘅回應就係「唔樂觀」……


Music Credit:
– Bright Side by Evan Schaeffer

Is China heading for a Japanese-style bubble? — 呢篇文其實有Podcast版本的…

尋日係 經濟新聞記事錄 & Econ記者研究室 share左FT呢篇名為《Is China heading for a Japanese-style bubble?》的分析長文,唔少朋友都有興趣。但因為FT有Paywall,我相信唔少朋友都睇唔到全文。

Read moreIs China heading for a Japanese-style bubble? — 呢篇文其實有Podcast版本的…

禁IPO救唔救到中國股市? 三藩市聯儲銀行研究指…

留意開中港股市的朋友都會知道,大陸的監管當局每逢出現股災,就會禁止新股上市,認為這是防止新股抽走市場資金,舒緩跌市的好方法。問題是,都的有效嗎? 這就是三藩市聯儲局銀行在本月的《Economic Letter》探討的題目。 從上圖可見,滬深兩地股市的IPO的數量,與兩條指數的升跌有相當直接的關系,這當然主要是監管當局造作的情況。研究指,大陸自2005年以來試過暫停IPO五次,最近一次為去年七月。 如果將IPO數量與之前三個月的中國股市表現放在一起,可以見到兩者之間正向關係,研究指之前三個月股市的回報每上升一個Standard Deviation,就會有多5宗IPO出現。 當然,上述的研究是先排除了禁制IPO的月份,但仍見到大陸股市愈跌就會愈少IPO的情況。要留意這正向關係不一定反映中國監管當局的干預,因為在其他成熟市場都可到股市升會令IPO增。 其實不少研究都指出在新興經濟的股市發現,IPO會從部份市場上流通的股票中抽走資金,令市場上的股價估值下跌。但這個情況的一個重要條件,是新發行的股份佔整個市場的比例顯著,例如由學者Braun及Larrain在2009年的研究就指,樣本中的22個新興市場發現新股會抽走資金,推低大市,而當中IPO金額平均相等於整個市場的0.25%。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相比之下,2015年的IPO浪潮下,新股的規模亦不過相當於上海股市的0.06%及深圳股市的0.14%,比例明顯較低,這令三藩市聯儲銀行的研究員傾向相信在中國股市暫停IPO對舒緩跌市的效果有限。研究再將IPO的數量及當月的中國股市放在一起觀察,發現兩者間並無明顯的關係。 這都令研究員相信,其實中國監管當局的干預行動其實效果不大,放鬆IPO亦未必會令大陸股市更為波動。

英倫銀行解構:中國經濟放緩對英國有無影響?

英倫銀行早前在季報中有一個有趣的研究名為《How could a shock to growth in China affect growth in the United Kingdom?》,主題就是如果中國增加放緩,英國經濟會受多大影響。 研究首先要找出中國經濟影響英國經濟的渠道,而首要考量的渠道為貿易渠道。目前出口佔英國GDP三成,所以若果出口受打擊將,英國經濟必然受影響。 但其實英國直接出口中國不多,只佔總出口不足4%;所以中國放緩對英國影響不大? 但中國同時為全球最大的出口國,所以中英之間又會有著無數的間接貿易關係,例如美國及歐元區的出口中,就各有約一成是出口往中國,當中國經濟放緩影響歐美經濟,歐美又是英國主要出口地區,英國經濟亦會隨之受影響。 另一個中國可以影響英國經濟的途徑就是金融市場。雖然英國銀行業與中國直接的關連不多,只有1.6%英國銀行海外貸款(Foreign Claims)是借予中國銀行體系,但與上述貿易問題一樣,間接渠道的響力可能更大。 其中一個所謂的「間接渠道」就是香港,研究指出,如果將香港包括在「中國關連」之內,英國銀行予中國的借貸額高達5300億美元,相當於英國銀行體系外借貸的16%。而中國經濟放緩亦可能令中國及世界各地的資產價格下跌,例如去年夏天的中國股災所示範,這令以短期內令英國企業的融資成本急升及令英國人的財富減少。 主要商品價格會隨中國經濟下跌,亦會轉過來影響英國經濟。中國的需求佔全球石油需求近一成,亦佔全球銅需求及鋁需求近50%及40%,所以中國經濟放緩將會拖累這些商品的價格。英倫銀行的研究指,商品價格下跌,會令能源及生產成本都會下降,理應對英國經濟有支持,可抵消上述負面效應的一部份 。 講了這麼多研究方法,是時候講估算數字。下圖為英倫銀行的估算數字,淺藍綫為如果中國GDP減少1%,於之後20個季度對英國GDP的影響。可以見到長綫而言只會令英國GDP減少0.1%,但短期則可令英國的GDP減少最0.15%。 這幅度絕對不算大,相比之下美國(紫色)及歐元區(黃色)GDP減少1%的長綫影響都超過0.3%,而歐元區經濟問題帶來的短期打擊更可高達0.5%。 為了令讀者更易明白影響的幅度,研究以IMF去年10月對中國經濟增長所作預測作基礎,假設今明兩年中國經濟增長較預期低1.5個百份點(如下圖),跌至約4.5%,再計算英國經濟增長的變幅。 下圖為推算結果,首兩年因中國經濟放緩1.5個百份點,英國經濟增長率(下圖黃綫)會放緩0.14個百份點,但到第三年就可回復正數;藍棒則顯示中國放緩對英國GDP總額的打擊,長綫而言這打擊只會有0.2%,而最嚴重只是在第二年,對英國GDP帶來0.3%的打擊。 總括而言,英倫銀行的研究指出中國經濟放緩對英國經濟的打擊有限,但提醒讀者上述的推算模型可能忽略了個別間接影響因素,例如中國對歐美經濟的潛在影響,令估算低估了中國經濟的影響。 以下為英倫銀行研究員講解這個研究:

FT: 中國負債達163萬億人民幣

FT的新一篇報道為中國負債總額算帳,得出至今年第一季中國總負債達163萬億人民幣的估算,而負債對GDP比率則升至237%。數字低於BIS計算出的249%(下圖),但仍反映出中國的債務水平迫近歐美的水平。 而在今年首季中國的淨負債增長達6.2萬億元人民幣,為史上最大的季度增幅。 上週著名投資者George Soros就表示「中國負債問題與2008年的美國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