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Phillips Curve有幾斜? –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要觀察通脹率的動態,一個簡單的方法就是估算出美國Phillips Curve,亦即是失業率與通脹之間的關係。


本文續《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通脹是如何形成的》一文,請先行閱讀該文再繼續。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通脹是如何形成的 | EconReporter


基本的Phillips Curve如下:

phillips-curve-equation

先不要見到方程式就恐慌,其實這個方程式好簡單。

簡單來說,在Phillips Curve的框架下通脹率是建基於

phillips-curve-equation-annontated

1) 美國失業率與自然失業率的距離(可理解成Output Gap);
2) 通脹預期;
3)入口通脹;

這三大因素,而Blanchard在文中就主要想探討 1) Output Gap 及 2) 通脹預期,與通脹率之間的互動,亦即是方程式之中的「θ」及「λ」兩者。

在Phillips Curve的框架下,「θ」亦即是Phillips Curve的斜度,而「λ」則會理解為令整條Phillips Curve左右移動的因素。

我們先來探討一下比較簡單的Phillips Curve斜度,按Blanchard整理的數據,自1960年以來美國的Phillips Curve斜度如下:

slope-of-us-phillips-curve

可以明顯見到,美國的Phillips Curve愈來愈平,斜度由60年代約0.4,至70年代升至0.7,及後一直下降,至現在只有0.2。亦即是通脹率對於美國的Output Gap變幅愈來愈無反應,如果失業率與自然失業率的差距擴闊1%,通脹率就會減少約0.2%。

要留意Phillips Curve是反向的關係,上圖只是將負數變成正數,以更易理解。簡而言之,美國的通脹率對失業率的轉變,反應愈來愈低,亦即是耶倫提及的情況。

續於《美國Phillips Curve回到六十年代?

點解委內瑞拉搞成咁?

Venezuela

今次介紹大家聽Podcast最近一集《Planet Money》,題目就是委爆(委內瑞拉經濟危機)是如何練成的。 Podcast開首就訪問到一位剛於委內瑞拉放棄行醫的醫生,這位醫生指當地的醫院根本難以在正常運作,繼續提供醫療服務只會害到病人。由於委國欠缺美元,難以從外國入口生活必需品,就連醫療用品都供應不足。受訪的醫生指,病人都要自備所有日用品,甚至床鋪床褥都要自備,相當恐怖。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之後節目就介紹委內瑞拉經濟危機的來龍去脈,簡而言之就是查維斯約十年前左右,把握油價急升,國家收入大升之勢,加大社會福利開支。及後油價下跌,而委國又實行固定匯率,最終美元收入不足,難以入口消費品,而經濟在多年依賴石油後又欠缺出口競爭力,加上匯率定在不合理的水平,終致經濟危機。

陸龜- 大陸放水流量圖 (2016年10月28日)

製表:陸龜 點評: 大陸逆回購沉靜接近三個月之後,到本週逆回購數量突然大增,而伴隨嘅,居然係上海拆息全條抽升。四月果三次MLF於十月十三及十八日全數續期,但仍然無法阻止上週透過逆回購投放三幾千億人仔,本週過萬億人仔。敝欄係一二月資本外流果陣指出逆回購係用黎對沖走資所帶黎嘅資金緊縮,結果一二月投放萬五億人仔左右,外儲跌千三億。唔知過去兩週投放萬三億……又走左幾多錢﹖ 之前相關數據: 陸龜- 大陸放水流量圖 (2016年5月31日) | EconReporter 製表:陸龜 結果五月真係出現左MLF代替降準呢個玩法,只不過今日又再出現過千億逆回購……估下跟住會係MLF定降準?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Hysteresis

Yellen在出席波士頓聯儲銀行的年度經濟學研討會時的演講,因為特別的是今年為這研討會第六十屆,亦可能因此今屆的講者名單亦頗為強勁。研討會的主題為《The Elusive “Great” Recovery: Causes and Implications for Future Business Cycle Dynamics》,有份主講的包括Robert E. HallAlan B. KruegerJ. Bradford DeLong等名教授,而參與討論的學者亦包括Olivier Blanchard、Gregory Mankiw、Peter Diamond、Laurence M. Ball等明星宏觀經濟學者,不少論題都相當具前瞻性。

老是常出現的衰退後遺 –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Blanchard等的研究顯示,在多個先進國家都發現有出現「衰退後遺症」(Hysteresis)的情況,而情況都頗常見。下圖為美國自1960年的增長趨勢,圖中黑色虛綫則為多次衰退前的經濟增長原有趨勢,可以見到多次黑色虛綫較代表實際經濟增長的藍色實綫為高,即是說「後遺症」的問題不時出現。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背景

Yellen

今個星期Byron在《免費早餐》會用兩篇文章,簡介儲局主席Yellen最近一篇有關她對宏觀經濟學的未來研究方向的演稿。鑑於這個題目相當重要且有趣,我亦會在本週寫幾篇文章來為詳細地了解Yellen這篇講稿的內容,及特別是當中所提及的一些研究,及這些研究的啟示。 但在一切開始之前,先為各位介紹Yellen這次演講的背景。這是Yellen在出席波士頓聯儲銀行的年度經濟學研討會時的演講,要為特別的是今年為這研討會第六十屆,亦可能因此今屆的講者名單亦頗為強勁。研討會的主題為《The Elusive “Great” Recovery: Causes and Implications for Future Business Cycle Dynamics》,有份主講的包括Robert E. Hall、Alan B. Krueger、J. Bradford DeLong等名教授,而參與討論的學者亦包括Olivier Blanchard、Gregory Mankiw、Peter Diamond、Laurence M. Ball等明星宏觀經濟學者,不少論題都相當具前瞻性,各位可以到以下這波士頓聯儲銀行網站,細閱各篇研究論文。 60th Economic Conference Yellen的演講為午餐Keynote,題目正是《Macroeconomic Research After the Crisis》,討論的就是金融海嘯後宏觀經濟學可以向哪些方向作更多研究,從災難中學習。以下次該演講的片段Youtube: 而演講內容的解讀,我會再提大家細閱Byron的兩篇解讀文章。以下為第一篇: 週三將會有第二篇,敬請留意。 本系列在《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甚麼是Hysteresis?》一文繼續: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甚麼是Hysteresis? | EconReporter 本文承接《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背景》一文,可先行閱讀該文再續。 誠如Byron在《跟耶倫主席學經濟》一文中指出,Yellen在演講內提出四個重要的宏觀經濟學研究問題,在這裏我會先詳細討論第一個問題-「經濟不景會否造成長遠傷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