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違約,然後呢?

「希臘違約,然後呢?」長話短說的答案是:「無人知。」 但如果問:「到底希臘違約是否必然等同希臘要脫歐?」我就懂得答,而答案是否定的,希臘就算違約亦不等於該國要離開歐元區。 當然,這亦都是個簡化的答案,實際上向不同的機構違約,效果是不同的。目前對希臘最重要的債務問題,是如何在5月初向IMF償還近10億歐元(5月1日要還2億歐元,5月12日再要還7.7億歐元)。事實上,觀乎希臘政府連今個星期能否有錢支付公務員人工及退休金都未知,在五月賴賬的幾會頗大。所以最迫切的問題是:「如果希臘政府向IMF違約,是否等於希臘一定要脫歐?」 又是唔一定的。最近有不少經濟學家及外媒都指出,歐盟的條例無規定成員國在對其他機構後,有需要離開歐元區。一來歐元區本身是無退出機制的,二來希臘並不是首次對外違約,2012年五月希臘不就對大量持有希臘國債的私人投資者違約嗎?就如芝大學者John Cochrane 指出,底特律違約(更破產)後,有人要求底特律退出「美元區」嗎?雖然這類比並非100%準確,但仍道出一個道理:「為何希臘違約要脫歐?」 其實長久以來,主流媒體所述的「脫歐」是一個選擇,是希臘要應對歐元區及歐央行的某些行動時,所需要作經濟(及政治)選擇。這與簡單說「希臘違約,歐元區就會一腳踢佢出歐元區」的論述,有不同的含意,特別在理解兩方手上仍有甚麼牌,有些分別。 按OpenEurope的分析文章,當希臘對IMF違約,歐央行及歐盟都會面對一個決擇,就是會否定性希臘對歐元區都違了約(因為有部份歐元區對希臘的借貸,是受IMF監管的,IMF的債務未能收回時,可向歐元區的ESFS通報希臘違約,由ESFS再定性希臘有否違約)。如果希臘對歐元區違約,政治上希臘已比較難(但不是完全不可能)留在歐元區之內,因為其他成員國政府都會受政治壓力,要希臘作「合理交待」。在這個政治氣候,可能令「脫歐機制」順利創造出來(但這都只是猜想)。 經濟上的問題更大,因為違約本身已會令希臘銀行要對資金流走的風險,甚至而出現資不抵債的問題,又加上希臘可能已「間接」對歐央行違約,令歐央行有足夠理由終止希臘央行向當地銀行業可提供的ELA(緊急流動性援助)額度,令希臘銀行業難以再有周轉用的資金。這樣下來,希臘政府要救當地銀行業的話,就要考慮是否發行歐元以外的「貨幣」去提供流動性,到這點,脫歐的決定才正式出現!為救銀行業及全國經濟,脫還是不脫? View image | gettyimages.com 可以看到,在希臘對IMF違約後,1) 先要IMF向董事局及ESFS通報; 2)之後到ESFS及歐元區定性希臘對歐元區債務有否違約3)再到ECB決定是否中止ELA;4)最後才到希臘決定是否要脫歐,所以「違約=/=脫歐」,只是將脫歐機會倍增。 而事實上,歐元區及歐央行極大機會不定性對IMF違約,是等同對歐元區及歐央行違約。以這個前設,下一步就是希臘的銀行儲戶對違約有大反應,因為歐央行的法規不容許該行資助「資不抵債」的銀行,若情況嚴重歐央行都會可以調低甚至中止ELA額度,這都會可帶來脫歐的結局。 所以我不是說唔會有可能有脫歐,但脫歐是個複雜的過程,要達成好多條件才會出現的(當然,可笑是希歐正攜手創造出很多脫歐條件….),所以就算希臘在5月12日向IMF違約,希臘都只是創造了首個已發展國家對IMF賴賬的歴史,但仍未做到脫歐的創舉。 如果你打算在5月12日看脫歐,你極大機會失望而回。

還到錢又如何? 希臘經濟陷衰退之危

之前提及希臘政府正極力否認會在4月9日向IMF賴賬,強調會按時歸還該國欠下的4.6億歐元貸款。 希臘財長週日會見過IMF總裁Christine Lagarde,而會後Largarde 發聲明指希臘保證會準時還債。而按WSJ報道,希臘政府為求避免成為首個對IMF違約的國家,同時又希臘可以支付該國的退休金及公務員薪水,只好向為政府提供服務/產品的供應商開刀,拒絕向這些供應者付費,同時政府亦拖延支付退稅款項。 例如JP Morgan經濟師都發表報告,擔心這些政治不穩定性,會令該國消費信心受打擊,而WSJ認為政府不向供應商付款,無疑會令商界營運環境雪上加霜。 而NYT刊登路透編輯Hugo Dixon的評論報道(nytimes.com),認為希臘在4月24日與歐元集團達成新改革協議的機會樂觀大,當中有三大重要議題難解: 1)退休金 希臘雖然已經提高退休年齡以減輕退休金的壓力,但總理Tsipras仍堅持向不少退休人仕發放13個月退休金的政策,總共令開支多6億歐元,而他亦使用3.2億歐元作發放額外退休金之用。 2)稅收 在上週提交的26頁改革方案中,不少是稅收效率的改革,而希臘政府預期這些行動可在今年帶來47至61億歐元的收入。但上面都提到,希臘的經濟日漸轉差,令人擔心任以收到這樣多稅款。 3)銀行業 自Tsipras一月上台以來,希臘兩大銀行National Bank of Greece 與 EuroBank的主席都先後「辭任」,接連換上親新政府的人仕接任,而負責管理來自歐元區援助資金(Bailout Fund)的Hellenic Financial Stability Fund之主席,都在早前被迫辭任。這些都令銀行業變得更政治化,令人擔心早前政府提出的「好壞銀行」(Good Bank Bad Bank)計劃,將壞資產從銀行業買走的行動,最終會否又變成政治行動。 上述三點都是達成新協議前要解釋的憂慮,但希臘政府會否在這些「內政」中退讓,是未知數。的確,希臘政府目前在平衡國內選民及歐元區要求上,慢慢進退失據,在時間無多的前提下,出亂子的機會不細。 另外,總理Tsipras今日(4月8日)會正式出訪俄羅斯,但WSJ認為在俄羅斯身陷經濟危機,與及希臘難以向俄羅斯提供太多實質利益的前提下,兩方不會達成實際資金援助的協議,故相信俄羅斯出錢令希臘免違約的可能性不高。但希臘政府仍希望在此行達到一些小型協議,例如讓俄羅斯暫停對希臘農產品入品的制裁,及相討下調希臘入口俄國天然氣價格等。 大家亦不用擔心希臘的俄羅斯之行會為歐元區內氣氛太過緊張,例如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回應Tsipras的俄羅斯之旅時,就輕鬆回應:「我自己也在早前與法國總理荷蘭到過莫斯科~ 」(笑)

德國出口高過入口有咩問題?

自從伯南克成為博客,他的言論看法登時再成經濟學界的焦點。博客首文為一連三集的《點解利率會這麼低》系列,這文已經成功引來Larry Summers及Paul Krugman的反駁,並在學界引發一輪熱議。但伯老並不滿足挑戰這兩位經濟強人,新一篇文章的矛頭直指更強大的目標— 德國!

IMF首席經濟師Blanchard:宏觀經濟政策,呢啲值得反思

IMF將會係今個月中(15至16日) 在美國舉行經濟學政治研討會,主題為Rethinking Macro Policy III: Progress or Confusion?,將為金融海融以來第三次就宏觀經濟政策作大型研討。 今次的研討會主辦人除IMF 首席經濟學家Olivier Blanchard 外,亦有印度財長Raghuram Rajan、 Ken Rogoff及Larry Summers。而為推介這研討會,Blanchard 就在IMF的網誌上撰文,講解現時宏觀經濟政策有何問題,實不失為一個宏觀經濟現實的入門好文。 《Contours of Macroeconomic Policy in the Future》 (Link: blog-imfdirect.imf.org ) ———– View image | gettyimages.com Blanchard 在文中基本講解六大範疇,並在提出一兩個基本問題,希望與會學者可以解答 1)Financial regulation 2)Macro Prudential Policies 3)Monetary Policy 4)Fiscal Policy 5)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and Financial System 6)Capital inflows, exchange rate management and capital controls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