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爆一個銀行危機!

|原文載於《香港3.0》| 上星期寫保加利亞的銀行擠提問題,重點是想大家明白,銀行系統其實就算達到所謂「國際標準」同「資本充足」,其實仍可以是頗脆弱的。先作一個簡單的跟進,上星期仍在停業期間的Corpoarate Commercial Bank (CCB) 週五(11日) 都被保國央行奪去銀行牌照,更相信快將進入清盤程序。 剛好今個星期歐洲銀行又再為我們上「銀行危機課」, 今次的主角是葡萄牙又銀行Banco Espirito Santo(BES)。週四這家葡萄牙最大銀行的大股東Espirito Santo Financial Group(EPFG),指其母公司 Espirito Santo International (ESI)未有就其發行的債券按時付款(簡單而言係BES阿媽話阿嬤無找數),消息令市場擔心BES會受影響,而出現資本不足的問題,令其股價單日急跌17%,同時拖累葡萄牙股市跌超過4%。而恐慌情緒今次拖累整個歐洲都出現恐慌,多個歐洲股市當日都錄得顯著跌幅。 當然,我們首先要知道的是BES是否真的營運有問題?按葡萄牙央行的看法,BES的營運並無問題,而資本水平亦頗充足,持有高於當局要求的8% Tier I Capital。事實上,有財政問題應詃是ESI(即BES阿嬤),早在5月ESI 就被指其財政會計上出現「不尋常的遺漏與及帳目問題」,所以當週四一傳出ESI 遲找數,市場就好快反應,這正是因為市場早有「佢遲早出事」的預期。 所以葡萄牙央行甚至政府的做法都盡量將BES同其母公司的關係切段,該國總理更同銀行存戶同證其存款是安全的,而BES的聲明亦指出,該行的ESI相關借貸(exposure)「只不過是」11.8億歐元,細過其資本存備21億歐元,所以「理論上」安全。 但同我之前講香港的內地相關貸款細過其資本充足水平,所以「好安全」一樣,成句話的重點在於「理論上」。一方面,市場分析BSI的實際上可能資本不足夠,要多20-30億歐元資金。二來,不少評論都認為目前葡萄牙面對最大的問題,是無人清楚BES這次情況是個別事件,或是當地銀行銀行體系有隱藏了的問題。 就今次事件,IMF回應記者提問時指,葡萄牙銀行體系在歐元區的支援下,有足夠能力抵抗相關危機出現,但聲明亦有提及其銀行體系有一定的風險,需要作個別政策調整。這跟IMF對香港銀行體系的「忠告」相近,某程度上說明風險其實存在。 作為經濟學學生,每當央行同大家講:「我地的銀行系統同金融體系並無問題」時,我會「建議」大家去「相信」這些說話,因為這樣的出來結果是大家都有好處的。但問題是政府說這種話是否信得過? 我只能告訴你,就算政府明知聽日就會爆煲,佢都會出黎同市民講:「我地的銀行系統同金融體系並無問題。」

金磚五國銀行咩來的!?

所謂的金磚五國(BRICS,即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及南非)在今早(7月16日)公佈,會正式成立商討已久的金磚五國發展銀行,名為New Development Bank(NDB)。按外電的報道,NDB的初期資本金額為500億美元,由BRICS五國每人出資100億集資而來,當中100億為現金,其餘為BRICS五國的擔保款項。 有不少報道指NDB的成立,是為抗衡IMF被美歐主導而引申出來的問題。這方面,我們就先要分清IMF及World Bank在國際經濟援助上的角色,用最簡單的劃分,IMF主要負責為出現財政及金融危機的國家,提供短暫的資金援助,而平時IMF亦會負起監察各成員國的財政及經濟健康的角色。而World Bank的角色就是幫助全球各國對抗貧窮問題,行動主要有向發展中國家提供基建項目的融資援助,甚至會為個別貧窮地區制定脫貧政策。   說回NDB,其成立的主要目標是為新興市場國提供基建融資的服務,故其性質實與World Bank 相近。而BRICS真正用於抗衡IMF的工具,其實是BRICS按簽訂的Contingent Reserve Arrangement而成立的1000億美元儲備基金(下稱儲備基金)。這個儲備基金的資金來源分佈跟NDB不同,會由最多外滙存備的中國出大份,佔當中410億美元,而巴西、印度及俄羅期各自出180億,南非則只出資50億美元。儲備基金的用途,是假若BRICS成員國出現balance of Payment Difficulties (如滙率崩潰、大量外滙儲備外流等)可向儲備基金借取短期資金「應急」之用。 BRICS要成立這兩大基金,明顯是要向美歐表明「我地已經係大國,唔需要再受你地指點!」理論上,BRICS他日出事,可以先向所謂「自己友」借錢,唔需要看IMF的面色。(看歐元區內的小國,要向IMF借錢都達成大量條件便可知有幾煩: 如希臘就被這些條件搞到近年持續官民不和。) 問題是,BRICS之間真是「自己友」嗎? 除左大家都想反抗「美帝」的控制之外,五國之間其實無太多共同利益的,經濟條件不同(如印度重服務業、中國重建設、俄羅斯的財富主要靠天然資源),經濟周期亦不同(雖然近年大家一個齊衰…),而在地緣政治利益上更互有爭執(中國同俄羅斯,與及中印都成日就邊境問題有爭議),五國一齊開個「聯名戶口」某程度上只是對歐美的表態。(同泛民X 行爭普選無異。) 我早前在其他媒體訪問過IMF的中國分部前主管,現Cornell University教授Eswar Prasad,他就曾講過有關的BRICS儲備基金,將難以有效運作,因為「印度不會想由中國決定她能否得到援助,而南非亦唔想其援助金額控制在俄國手中。」當這些國家欠缺長遠而共同利益而只有共同敵人,當真係出事之時,互相猜疑對方是否「搵着數」是可預見的情況。 而這問題,在選擇NDB的總部爭議上就可見,據路透社的報道,中印兩國都想總部在自己國土上建立,而這「討論」要到最後10分鐘先有共識,就是中國拎到個總部,印度就做首五年主席。你話,長遠唔打交? 當然,如果只說成立NDB方面,其實BRICS是有共同利益的,就是「在非洲買盟友」。NDB的目標是幫「其他發展中國家」融資做基建,而主要想「幫助」的就是大量非洲國,這亦是為何南非可以成為成員國之一的原因,因為南非是區內最大經濟體,在非洲有影響力。要知道非洲可能是世界上,最不受美國影響的地區,要BRICS要對外擴張,非洲是必爭之地! P.S. 睇完這幅圖,相信你會明白點解我話南非其實無咩資格做成員國。

世界盃效應 – 德國贏左冠軍,仲可以改善失業問題!

德國成功奪得世界盃冠軍,真係可喜可賀! 而經濟學研究話你知,世盃過後德國仲有另一樣野可高興一下,就係佢地的失業人口可能可以進一步減少! University of Cologne的學者Philipp Doerrenberg同Sebastian Siegloch年初發表的一份研究《Is Soccer Good for You? The Motivational Impact of Big Sporting Events on the Unemployed》指出,世界盃同歐國盃呢啲大型足球盛事對失業人口的心態原來有正面影響的! 研究用左德國German Socio Economic Panel的就業調查問卷數據,查證1984年至2010年14次大型足球盛事完結後,失業人口的心態變化。結果顯示,在大賽過後德國國內整體失業人口平均會更大動力去搵工,而且會更為傾向搵全識,而唔搵Part Time。更有趣的是,失業人口係世界盃同歐國盃過後,會更傾向覺得「搵工,其實唔難」,而其要求人工水平(Reservation Wage)亦會較平時為高! 你會問,是咪有啲德國人因為睇要睇世界盃而唔搵工住,所以賽事一完就多批有本事的人做左「失業人口」?研究就將不同技術水平的失業人口分開分析,但仍見到上述的現像仍然在數據上出現,某程度上否定有係「高技術」人仕故意在足球盛事前失業,而令數據出現扭曲。 另一有趣的發現,是這個足球盛事效應並無出現係女性身上!事實上,女性的搵工意向、要求人工水平同搵全職的傾向,都在足球大賽之後傾向減低,同男性的情況相反! 而研究亦有觀察足球大賽對失業人口對自身健康的評估之影響,發現受訪者會在大賽過後「自我感覺」變得更好。例如在為自己的健康程度用1-5分作評估,大賽過後的評估平均高一分! 目前德國的失業率是5.1%,是歐洲中較低的一個,如果研究結果會繼續在今屆過後出現,可以預計德國的失業率可能會進一步下跌。不過,可能大家更希望這個「世界盃效應」可以出現係其他歐洲國家,解決歐元區目前仍有失業人口仍有多達1850萬人的問題。 而我幾肯定這「世界盃效應」不會在香港出現的了,至少我唔相信有港人覺得世界盃過後,自己會健康左囉!

銀行信心危機 其實話黎就黎!

在上星期的文章《大陸信貸危機一到,香港銀行真的頂得住?》中,寫了以下的一段文字:

「我雖然堅信香港銀行體系的底子是良好的(資本充足比率近16%是相當理想的),但在現代的銀行系中,「信心」兩字對銀行的營運仍具相當重要的角色。不論是存戶開始對銀行的穩健性起疑而撤資,或是銀行因對自身的信心不足而開始對借貸條件收緊,都勢會引發惡性循環,令銀行的營運及盈利受打擊。」

Read more

《Why Nations Fail》大陸版被刪 作者專訪:「為中國版改寫?寫唔出!」

今年7月1日發生了所多事,示威佔中等報道媒體上的聲勢極大,幾乎蓋過了所有其他報道。但當日有一則非香港示威新聞我相當注目的,就是《Why Nations Fail》的兩位作者James Robinson及Daron Acemoglu在網誌上表示,此書的內地簡體版被官方審查,更被告知要刪除書內所有關於中國的內容才可以出版!

大陸信貸危機一到,香港銀行真的頂得住?

|原載於《香港3.0》| 週五朋友傳來一則即時財經短文,題為《港銀持有近三萬億內地貸款》,文中無咩內容,實際上只是一堆數字,一堆香港銀行借左幾多錢予大陸相關銀行及企業,其實這則新聞無被做大,因為這短訊的性質是金管局的新聞稿一則。 但在網上的反應則相當不同,大部份網友對這則新聞感到相當憂慮,而則頁的「讚」數出奇地多至近500個(要知道正常的財經新聞讚數是單位數),今日連「知名網民」(?)健吾都以截圖分享了這新聞!(下圖) Post by 健吾. 咁這個數字是否真的值得大家的憂慮呢? 先同大家解釋,數字的來源是金管局週五公布的《季報》,而所述的是截至今年3月底,香港銀行對中國內地相關貸款總額為28,670億港元。 問題是,這個近3萬億的金額是否值得大家擔心呢? 那我們就要先答一個問題,就是這筆數到底算不算大?按金管局提供的數字,這3萬億佔本港銀行業總資產大約14.4%,而同報告亦提供了銀行的資本充足比率(Capital Adequacy Ratio)為15.9% (見註)。所以從表面看來,就算這3萬億港元的內地相關貸款聽日全數變壞帳,理論上香港銀行體系是食得落的。 但請注意,上述句子的重點是「理論上」同「表面看來」。 其實有關本港銀行的內地相關貸款問題,有不少外國機構都關注,例如本月初評級機構Fitch就發表報告,指金管局的數字其實有「估細數」的傾向!該組織自行通過大量中港貿易數據做估算基礎,得出本港銀行的中國內地相關貸款總應為7980億美元,即62244億港元(以1美元兌7.8港元計),足足較令大家震驚的3萬億多了一倍。 而Fitch的數字亦指出了一件相當有趣的事,就是香港對大陸的融資額,實為亞洲區內最多!其他地區(包括新加坡、澳門、馬來西亞等國家)對中國的融資額加超來,其實都不過4000億美元,即香港批出的3分2,可見其實中國企業相當依賴本港金融系統的! 如果你同我一樣相信Fitch提供的數字,馬上就可見到香港銀行體系是完全食唔落這批壞帳的! 那下一個問題是,中國人會不會走數?我會答你走晒3萬可能唔會,但快要出現走數是一定會出現的情況,因為大陸的經濟現時面對的是極嚴重的債務危機,而這危機會爆可說是一定的,問題只是在那個層面爆,與及誰受害。(有關中國債務危機的分析,個人推薦陸龜兄的一系列文章。詳看 這裡、這裡及這) 但無論是貪官或是個別土豪商人,誰會在內地的債務危機中受害,港銀借出的大陸相關債務都要面臨一定的違約潮,即大量內地相關壞帳會同一時間湧性。我雖然堅信香港銀行體系的底子是良好的(資本充足比率近16%是相當理想的),但在現代的銀行系中,「信心」兩字對銀行的營運仍具相當重要的角色。不論是存戶開始對銀行的穩健性起疑而撤資,或是銀行因對自身的信心不足而開始對借貸條件收緊,都勢會引發惡性循環,令銀行的營運及盈利受打擊。 另一大問題,是若大陸貸款違約潮出現,大有機會伴隨而來的是大陸人從香港樓市撤資。我之前說過香港樓市可以下跌,而對經濟不會有大影響,但大陸有信貨危機與及違約潮的話,分析就要修正,因為樓市大跌將會有可能令更多違約出現,反過來又會令銀行收緊借貨條件。這樓市下跌與香港銀行信貨緊縮的惡性循環式,將會本港的實體經濟就難再獨善其身。特別是近年以「二按」「三按」等借錢投資或做生意的港商,就最危險了。 當然這只是個「未日博士」式的預言,我想實際情況未會必會咁壞,但我希望讀者可以提高警覺。誠然,IMF早就在今年兩次就香港經濟情況發表報告時,都特別有提到中國內地相關貸款持續急升會帶來重大的風險(我早前亦曾作過報道:詳見這裡及這裡),而金管局內部對有意見表示關注,更要求銀行改善貸款的質素,但消息指相關的「新政」要到2018年才會正式推行,即係中國借貸危機玩完都未推出到。亦希望港媒同行可以在這方面多加報道,因為現時的報道實少得可憐。 ────────────── 註: 要留意資本充足比率的計算分母為Risk-weighted Asset Value(即經風險權重調整的資產值),而通常這數字會較總資產值為細,所以簡單的資本比率(即Equity/Asset) 可能不足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