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五月有好多有趣而且經濟學相關的新書出版,其中一本為Freakonomics系列最新成員—《When to Rob a Bank》。

有追看我的文章的朋友都會知,我有追看Freakonomics系列的習慣,不單是系列的三本書目(FreakonomicsSuperfreaokonomicsThink like a Freak),我連其網上Podcast亦是集集追的,而事實上我目前寫過最「廣傳」的文章,亦為Freakonomics-inspired 的。但今次出新書,我告訴自己,一定不要買。

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我自己不喜歡看博文結集而成的書,明明是一堆上網就可以免費看的文章,要付款看真的有點奇怪。(亦因此,Dan Ariely 剛出版的《Irrationally Yours》,由於都是一本專欄結集,我都不會買)

二,就是其實Freakonomics系列,某程度上並非經濟學書目,而且愈出新書愈明顯的。這個問題,經濟學Blogger Noah Smith 說得較好

他回顧首集Freakonomics,書中有六大章節,其中三章是寫 1)由社會學家研究的毒犯文化;2)利用簡單統計學找出「作弊」教書及學生;3)美國KKK黨的歷史。

Smith指,這某程度反映非經濟學家的作者Dubner(原職為記者),當年可以找其他社會學者亦能寫成內容相似的書,因為Freakonomics實際上是一本社會科學研究集匯,只是當中放入幾個Steve Levitt自己的研究,最終定性為 「-onomics」類書目。

Smith認為一大問題是,讀完這本書的人是無法學到經濟學理論,只會讀到一些「有趣的社會科學研究」。

說到這裡,容我加入自己的意見。事實上Freakonomics多年來宣傳的Law of Unintended Consequences ,我認為可以是一個幾好的經濟學原則,而書中亦有適當的論述,特別是用Steve Levitt的犯罪經濟學研究作樣板,不算太差。

問題是,當Levitt自己愈來愈少做研究,你出的新書,到底可以放入甚麼內容?就是更多社會科學研究。問題是,Law of Unintended Consequences 本質是一句廢話,放於四海皆準,到底你新書如何與經濟學緊勾,是一大問題。

好像我去年寫文,提到《Think Like A Freak》引述的Nigerian Scam的研究,事實上亦非經濟學研究,而是資訊科技研究。

  

早前林行止先生寫過有關經濟學者不愛引用其他社會科學研究,Freakonomics不斷引用其他社會科學研究,不反過來做了件好事嗎?是,亦不是。多看其他社會科學是件好事,問題是怕讀者誤解了甚麼是經濟學。

例如,眾多讀者都誤以為Freakonomics是一本有關行為經濟學的書,連行為經濟學大師Richard Thaler都大感不惑。

  
問題就是,Freakonomics系列對經濟學的劃分做得不足,或者說,他們將所有能放在Law of Unintended Consequences 的研究,都歸納在Freakonomics之下。這對初學經濟學的朋友,可能有不好的影響,對好多經濟學術都多了重誤解。

說了這麼久,跟你不買新書有何關係?想來又沒有直接關係,我大概是想說,我已經過了那個甚麼有「-onomics 」都會追捧的時候了,故找不到理由支持自己這本新書。

這不代表我反Freakonomics,如文首所述我仍是Freakonomics Podcast的忠實聽眾,每集都聽。但心態不同了,現在我明白實際掌控這系列發展的,是記者Dubner,而非經濟學者Levitt,而聽Freakonomics Podcast,是要學如何成為一個出色的「學術記者」。這方面,Dubner在全球可說是專材中的專材,每集的Freakonomics podcast都是有趣而知識並重,我仍會推介。

最後結論,我會跟Noah Smith,就是如果讀者你是一位初學經濟學,例如在過大學前的暑假,想讀一些經濟入門書,我會建議你遲一些才讀Freakonomics,你現在應該讀的是Tim Harford的《The Undercover Economist》。我就是在大學前暑假讀到的,當時的感覺是「大開眼界」。經濟學是個很廣的領域,要對每個Field都有一定的認知,你才能真正了解經濟學之能,而Tim Harford做到這一點,至少我當年是這樣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