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先算係Long Run,點先算係Short Run?

讀經濟學其中一個最令人疑問的問題,一定是這個:「點先算係Long Run,又點先算係Short Run?」 事實上,Long Run與Short Run這個分野,本身很大程度與Keynesian Economics 與及Classical Economics對經濟運作的不同看法有關。普遍總的來說,Keynesian Economics是主要看經濟體的Short Run需求管理,而Classical Economics的焦點則是解讀Long Run 供應管理的。(至少這是基礎MacroEconomics教科書所講的) 但幾耐是Long Run? 6個月?1年?5年?10年? 某程度上,這可能是個(Empirical Question)實證問題,你幾時見到classical model有效,大約幾時就是Long Run。(哈~至少這是我的睇法。)不過其實我對這看法一向不太滿意,直至今日我終終看到一個更有意思的理論看法,來自TheMoneyIllusion的Soctt Sunmer: “1. The long run is now: I used to have a lazy belief that the term “in the long run” meant something like “in the future,” and short run meant the present, or … Read more 點先算係Long Run,點先算係Short Run?

John Nash 係個點嘅Professor?

係Quora上,其中一位曾經跟John Nash做一份Paper的Jon Hersh,分享左同佢生活的一段經驗。 (同A Beautiful Mind入面的羅素高爾,或者唔係好同) In 2007 I spent a week with John Nash in Barcelona. Ostensibly I was assisting with a paper he was writing (The agencies method for coalition formation in experimental games) but in practice I was his bit of American familiarity in a sea of Barcelonan otherworldliness. …… John Nash … Read more John Nash 係個點嘅Professor?

想「左膠」變右?其實唔難!

看到這個標題,大概你會以為這是一篇本土主義文章。唔好意思,那是個標題黨,其實這是篇經濟學術報道。

經濟學界對政治選舉議題一向有探討,因經濟學在美國某程度上是件政治工具,故經濟學者對政治往往頗有興趣。對於選舉,經濟學者都一小小的疑問,就是選民的投票取向左或是右到底是由甚麼決定的?市民主張自由經濟減少規管(較右),或是主張增加福利、大愛包容(傾左),是因為道德感召、價值觀主導,還是經濟生活需要使然?

Read more想「左膠」變右?其實唔難!

「喂細路,我地唔收毫子架」外傳之經濟分析

睇完「喂細路,我地唔收毫子架」一文後,我就忍不住要為這文添上一個番外篇,這可能是因本人是一位認真的「毫子用家」。每次出門口前,我都會到「散銀盆」處拿起一手的散銀,然後我會認真點算,確保我手上有至少一個五毫、兩個兩毫及兩個一毫,我才會出街,因為只有這樣才可以確保可在買東西時,用「準確」金額來支付,令毫子「幣盡其用」。 我說的:「管理家中的毫子,與管理一間公司一樣難。但同樣地管理得宜是可以為你賺到錢的。」 其實,毫子在市面上不受歡迎不是香港獨有的問題,美國也面對相同的問題。始終,在銀包電子化的年代,加上長年物價上升,毫子及散銀在先進國家的應用都受到討論。近年美國便有不少關於散銀的經濟討論,值得我們了解一下。 先說毫子帶來的經濟損耗。先要明自一個簡單的道理,放在「散銀盆」多年不動的散銀,某程度上等同向政府作出借貸,而且還不收利息。因為在貨幣政策的基本原理下,要穩定經濟便要維持穩定的貨幣發行,這是經濟學上重要的概念QTM的推算(QTM即 MV=PY 這恆等公式,說的是貨幣量乘以貨幣流轉次數,必定等如國民的開支總和,唔明的可以睇Wiki)。 假如有大量貨幣不再流轉,(即V大跌),將會拖累經濟,政府(或央行)便要增發貨幣(即增加M來穩定經濟)。當然,我相信大家的「散銀」存量不足以拖垮經濟,惟問題是政府會因為流轉的毫子減少,而增發新毫子,這批新貨幣實際上是政府的「隱性稅」,因為理論上貨幣量越多,每一個貨幣的實質價值(即買到的東西)會下降。故此,當大量散銀停滯在大家的家中時,某程度我們都在交額外的稅予政府! 所以,如果你唔滿意政府表現,其中一個表達不滿的方法是用晒家中的毫子佢!!!!(笑) HuffPost係一月就呢個議題做了一個調查,結果顯示34%的美國人希望廢除1仙硬幣,但同時有51%的人反對!(唔知係香港做呢個調查會點?) 個別反對廢除毫子的人擔心無左毫子,所有價格都會上調至最近的整數(例如10.99元會變11元),咁咪會引發一次「物價上升」。不過,2006年Wake Forest University經濟學教授Robert M. Whaples發表的研究,認為如果美國(當年)廢掉毫子後,當地百姓大約只會每40次才會俾多1仙,所以根本唔會有明顯的影響。而由於在美國鑄1仙的成本係高過1仙的(好有趣吧,現在美國是要用成本2.41仙才造到1仙出來的)。所以,他估計為果廢除1仙幣,美國人總得益為3億美元一年!! 所以千析唔可以睇少毫子帶來的經濟效應!

印象模糊的香港經濟

開首,我想先問大家一條問題:  香港最新的失業率數字是幾多?  A) 3.2  B) 3.3  C) 3.4  D) 3.5    唔好Google住!俾10秒自己諗下,到底你上次留意香港失業率數字是幾時。    答案(12月經季度的為答案)。  ————–  誠言,就算本人亦覺得這是一條一百萬的題目,因我通常只會在RTHK的即時新聞看到這數字的報道,報紙入面…..財經版唔係好覺有報道,咁更不用想在Facebook上可以看到這個數字。而看完,「哦」一聲,然後便唔再記得囉。反而美國失業率我就記得,財經新聞有報啊!    咁點解……報美國的 都唔報本土的呢?  Come on! 我諗你唔洗問一個財經記者,就算問你媽媽都識得答你:「你幾時見過香港失業率Move到個Market啊?」  財經,睇過名都知係馬經同波經啲Fd﹙「經」字唔是等如「經濟」,你知道的,對吧?﹚,失業率作為一則對「投資」一點影響力都無的新聞,某程度上「出已經好俾面」,故好多時都轉到平常較少處理經濟數據的港聞版做。我個人對此是明白的,因為在「財經版經濟學」上看來,這是合理的選擇。而係港聞版,通常的做法就一定係找一位「經濟學者」問一句bite,然後抄抄抄,收工(例子)。 但要問的是,這又是否解析香港經濟的數據,有無問題?  ————  個人認為,不了解本港經濟數字,是不了解香港經濟的一個反映。而不了解本港經濟,就會令港人變成易受政府或個別政黨的廢話主導,進而出現的問題,是令社會內的經濟討論有時去錯重點。  這,可是極度危險的,特別是在現下的香港。    當社會大眾對經濟實況印象模糊,有人就會講香港正處全民就業,似是大家都有美好的就業環境般。  當社會大眾對經濟實況印象模糊,政府就可以隨意以扶貧為由,推各種政策進行利益輸送。  當社會大眾對經濟實況印象模糊,討論財政政策時,往往淪為政治角力,消除異己的場地。  ———–    當然,亦有人會同我講,香港人不了解本地失業率不是問題吧,就像大部分紐約人都不會知道紐約的失業率是多少啦,香港只是個城市,要知就知中國的失業率就好了(雖然我相信你不知這個數字的機會更大)。 這番話,我不認同合理。說句實話吧,大家真的當香港只是中國內一個普通城市嗎? 先不說這看法到底算不算放棄「一國兩制」。我就常常問自己,努力在經濟層面上發展出自己的獨有性,為何新加坡能香港不能?又會是甚麼樣的領導人,會想香港變成廣西,而不是瑞士?  我不甘心。  ____________  當上了財記一段日子了,我開始相信事情是時候有一點改變啦。   感謝容總為我提供一個平台,給予小人一個輔仁特約經濟記者的名份,去實踐我的想法,努力為本港的政經討論消去一些盲點。未來我會在輔仁作多方面的經濟報道,建立幾個不定期的欄目。目前的構想是三條腿走路﹙!?﹚: 一,就本港的經濟數據作簡單的分析報道,希望鞏令令讀者對本土經濟有更多了解。誠言本人實非香港經濟專家,故希望可以廣邀學者與讀者提供分析協助,請多多賜教。  二,我將與大家分世界經濟新聞,既為令讀者對外圍大勢有較多了解,亦令大家可多以國外經驗對比本港經濟發展如何走錯路。   三,我會為為大家介紹較新而又與本土議題有關連的經濟學研究,及學者專訪。事實上,香港人對經濟學的了解表面,特別是新聞報道常輕視經濟學之用,往往是上述問題形成的主因。不難發現,市民皆自行解讀經濟現象,各自修行下,結果令經濟討論變得表面及意式形態無可避免,可能一點真正專業的意見會有幫助。  ———  此文的用意,一為決志,二為招同路。 決志,是我對將來的自己作的Commitment Strategy, 以防我日後縮沙。招同路,則因為這是一個龐大而難度極高的項目,一個人不知可以走多久,要大家多多進言及提供資訊。 事實上我只是位普通的財記而非經濟學者,往後的分析報道「肯肯定」會有錯有漏,先請見諒。 亦希望藉此機會,請各界有識之仕為往後的文章多賜教,令此系列可日益改進。  ————-    聯絡方法:可以電郵至[email protected],或是在我的Facebook專頁留言。當然,大家過往常用的向容總Facebook投訴及在輔仁網炮轟,亦為方法之一。(對吧,容總?) -------------- PS. 剛寫好文章,我看到我在《經濟3.0》的專頁上對徐家健教授的留言得到回復:  雖然這回復同本文同這件事完全唔關事,但我好像覺得有點啟示。  

當經濟學教授在唱「莫道你在選擇人~」

從一個「50幾歲、失婚無耐加上有兩個仔女,遇上溝唔到女同佢過埋下半世這『中年危機』」的經濟學教授之角度,去分析Online Dating的運作並教讀者簡單的經濟學理論。

由GTA Online講到Happynomics

最近我相當在網上打字變得相當不努力,一星期都弄不出一篇文,FB主頁的更新,更只是一日一個。無他的,最近GTA Online的網上環境變得穩定,本人的心就已由混亂不堪的香港,移民到Los Santos 了。 作為宅男自白,我認為最近的生活素質,其實因為GTA Online而提升了。要知道,在那個虛擬世界大家都可以隨心地做各種有趣事,而在Online環境中,更重要的是you are not alone! 你實際上可以同老朋友,與及新識的老朋友一起歡度時光,輕輕鬆鬆幾個鐘。以下的youtube可以給大家一個示範~ 而本人的現實生活都因而起了變化。我最近多了時間在家休息,多了時間在家煮食。食得住家飯多,個人都健康左囉~ 所以這完全是整體Well-being 的提升。 近年在經濟學界,有一個新的方向,就是要找尋優化GDP這個經濟指標的方法。 要知道GDP本來的目的,就是要量度一國之民的Well-being。只是由於量度Well-being有一定難度(正所謂子非魚,點知魚HAPPY~),所以經濟學者就以Income 作為量度上的Proxy (替代單位)方便處理。 但讀過下中學經濟學的朋友,可能都學過下以GDP量度的問題,例如GDP怱視了環境保護的價值。最為人知道的例子是中國的經濟增加近十年好強勁,但同時環境被破壞的程度也很嚴重,日日在毒氣環境生活,難言當地的市民的Well-being有如GDP般有強勁增長。而更大的問題,是不少國家(如強國就是好例子)都以提高GDP這個Proxy為一國之目標,結果是只有計在GDP內的項目得到支持,而不少沒有計算在內,但又對地球人的well-being有影響力的項目,例如環境及藝術發展等,都無法得到應有的資金緩助,令經濟增長與實際人民生活的改進,出現重大的分離。 所以近年學者開始提出改善的方法,例如管理學大師Michael Porter近年提出的Social Progress Index就是其中一個改善方法。 不過,本文想講的是經濟近年開發的另一條路線,Happynomics! (我明白不少人會將之譯為「開心經濟學」,但係…真的有譯的需要嗎?) Happynomics的目的,是將一個國家的人民的Happiness直接量化,希望在GDP這個proxy以外,重新回答最重要的問題:「這個國家到底有幾Happy?」他們成立了不同的量度指標,例如Gross National Happiness及Genuine Progress Index。 不過個別的開心指數質素參差,例如曾評選瓦努亞圖「為全球最開心國家」的Happy Planet Index,就被經濟學者Tim Harford批評,由於計算方式只為 (平均life satisfaction x life expectancy)/ ecological footprint 該機構就可以在從未踏足過瓦努亞圖,亦未訪問過一個當地人的情況下,就評選該國成為最開心的國家。而事實上,他們根本就是在宣揚要減少ecological footprint,即係碳排放。而所謂瓦努亞圖是最開心的,根本只係講當地的碳排放低而已。 講番GTA online,如果由GDP的角度切入,本人如此這般的在醉心網上虛擬遊戲世界,實在對世界貢獻不多。我可以想象到的National Income貢獻,從支出的角度看,可能就只有我當日付出的500港元買GTA 5光碟的價值。(或從收入的角度,就是生產商Rockstar開發遊戲員工所得到的收入加上,Rockstar公司的收入,總計下兩者理論上是一致的。) 不過如果從Happynomics的角度看來,GTA Online給予我的Well-being 提升明顯高於500元,這樣下來GDP的量度與真實的Well-being就出現分離,GDP的估算明顯出現低估。 但更大的思考問題是,假如有一個Happynomics的指標真能成功量度我打GTA Online的Well-being提升,而又成功取替GDP成為國家重要的進求目標,那變相令「鼓勵人打多些機」成了國家追求的目標? 嘩,這樣的話,俾D離地中產家長睇到,點會讚同Happynomics取替GDP啊!「啊仔!唔好學啊呢D!」 首先,我唔明白點解打機提高Well-being 就係唔好,讀書提高Well-being就先係好事,Well﹣being應該無分種類的~ 其次,請不要怱視,「鼓勵人多打機」若真的成了政策目標,其實不只會令人花更多左時間打機。同時會出現的效應,就是就是遊戲製造業會受到更大的政策重視。情況有如增大政府投資可以增加GDP,令中國政府有理無理,唔計投資效益及對百姓的影響,一味收地起樓搞基建;所以如果靠叫人打多D機就提高可以國家Well-being,咁中國政府重唔會加大對遊戲業的投資? … Read more 由GTA Online講到Happynomics

佛利民話「後生仔唔洗儲咁多錢」

Milton_Friedman

Freakonomics 最新的Podcast “How to Think About Money, Choose Your Hometown, and Buy an Electric Toothbrush”,係另一次的FREAK-quently Asked Questions,係一個值得推介的Podcast。 當中經濟學者Steve Levitt的一段話吸引到我的注意,我認為所有年青人應該留意下。 LEVITT: One of the best pieces of financial advice I ever got was from a senior economist at Chicago when I got here named José Scheinkman. What he told me is actually something that he said … Read more 佛利民話「後生仔唔洗儲咁多錢」